“胡说八道!”白小蝶脸上黑气涌动,阴沉的吓人。

    “胡说八道?当年我爹千里赴南疆向我娘解释清楚,才得以解除两人之间的误会,当初百花台上留有我爹娘对天发誓的誓言刻字,详细的记载着当年的事情,还会是假?”小烦的眼中也露出了仇恨的光芒。

    “百花台?听所未听,闻所未闻,一派胡言!”

    “你是圣女吗?你不过是圣女的候选人之一不是吗?没有扶正的候选是什么,失败者而已,你知道的当然有限,还有就是那个花弄鱼,也不过是一个假货而已,你们知道的太有限了。”

    “告诉你也无妨,那是属于圣女的禁地,乃是圣女祭祀祈祷以及传下道统之所在,乃是最接近上天的位置,在此立誓或者任何祭祀、祈祷之语都被上天直接听取,若有半句虚假天降神雷天火,瞬间化体为虚无。”

    “我爹娘就在此地立誓刻言,还能有假吗,还会有错吗?”

    “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吧,我问你你爹娘可是留给你了什么东西?”

    小烦扁了扁嘴,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当然,要不我怎么知道这一切,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下的丑事,难道还想万世隐瞒下去不成?”

    “我并不关心这些,你身处我的蛇阵之中,而且已经中了蛇毒,难道我还怕你飞了不成,只有你死了,再是事实再是真相,也会万世沉沦,不过我比较是你的姨娘,不想为难一个孩子,只要你回答我的问题,我就留你一命。”

    “哦?贱女人还大发善心了,收起你的一套虚伪吧!”小烦看了看紧紧围绕着自己的蛇阵也是不由得一阵寒颤,“不过你先将这些爬虫弄走,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

    “让我把蛇阵撤走,那你不是就要逃走了?我百花仙说话算数,怎么会欺骗一个孩子,我答应你,只要你实话实说,我就放你走。”

    小烦看了看左右密密麻麻的蛇,不由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你问吧,问吧,问吧,快问,快问···”

    “十年前天道山上的花清影是不是你?”

    “我能说不是吗?能吗,能吗,能吗?”

    “不能,虽然你的身材样貌大变,但是我可以确信你就是花清影,知道为什么吗?”

    小烦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诈我啊,哼哼!”

    “不是诈你,你既然是南宫玉的女儿,她留给你的《百花札记》遗书中难道就没有提过有一种圣药叫培婴丹。”白小蝶目光阴寒,嘴角挂着冷笑,让人见了不免彻底生寒。

    “你在我身上下了培婴丹?”小烦目眦欲裂。

    小烦知道培婴丹,这是六道之中的百花道开始衰败的一个重要诱因,萧云所得南宫倩《南宫札记》之中,也曾有过记载,当然南宫玉的《百花札记》之中也有着详细的记载。

    百花道中没有男子,怀孕的女子更是不多,道内从小养大的婴孩多是弃婴,而喂养婴孩的奶水就成了最大的问题,培养丹本是为了增加乳妇身上的奶水而研制出来的丹药。

    但是随着乳妇服用培婴丹却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所以这培婴丹就被列入到了禁药的行列,从此培养丹绝迹百花道。

    但是数年之后一种新的培婴丹再次被使用,而这次使用的目的不是为了增加母乳,而是···

    女子服用之后会出现胸部异常的发育,而且变得情绪亢奋,难以自持,即使女子未婚未孕,也会出乳,更是身体迅速衰老,一个十六七岁的花季少女,服用培婴丹数次之后不过三年,就状如五旬老太。

    但是服用培婴丹之后能使女子情绪亢奋的不能自持的药性,让许多心生邪念的男子津津乐道,这种药被大量的用在了百花道女子和幽冥道女子的身上,致使百花道和幽冥道迅速的衰落。

    从此之后六道之中都视这培婴丹为毒蛇猛兽,在一阵严格的查杀之后,竟也是销声匿迹,却不料突然出现在了天道山上。

    小烦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才不过二十年纪,看起来却是二十七八有余年纪的面容,岁月的痕迹早早的爬上眉头,尤其是她的一对饱满,已经严重的超出了正常人的范围,原来竟是中了培婴丹的毒。

    当初在天道山上的时候她还怀疑是自己整日在各种毒药之中打滚引起了身体的变化,后来在天道后山遇到了追杀自己的圣女双护法,当时双护法说过自己中毒了,但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所中的毒居然是这么恶毒的药,也无怪乎小烦的眼中几欲喷火。

    “你的警惕性还是很高,即使是你们下山的时候也要在茅屋周围布下毒阵,只可惜你的用毒道行远远不如我,所以我还是将培婴丹下在了你的屋中,同时我还可以告诉你,现在这培婴丹名**风百日散,一个女人一旦中了此毒,也就有百日的好日子,之后会迅速的衰老,成为一个老妪。”

    “哼,百日,我都活了十年了,不还是活的好好的,还百日?”小烦的嘴还是很硬的。

    “你的确让我很是出乎意料,不过没关系,只不过让你多活十年罢了,我问你,十年前你在天道山上干什么?”

    “避难,找东西!我就不好诉你,我是找我娘留给我的宝物,我气死你!”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对百花谷动手,所以你假借着天道盟大会召唤的名义,易容改名前来我天道山,真是想不到,你还真是大胆。”

    “贱女人就是贱女人,不但人贱,就是脑子也不好使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你都不懂,想不到吧?哼哼哼,要是我还在百花谷的话死都不知怎么写了?”

    “果真是萧百荣和南宫玉的女儿,继承了你父亲的果敢、坚决和你母亲的狡黠又多嘴多舌,不过只可惜她们很快就要见到她们的女儿了。”

    “你个贱女人,有什么脸面评价我娘,我娘那是聪明、伶俐,不是狡黠,我继承了我娘的天生丽质,就是这么美艳动人,不说别的,就凭这身材,这样貌,啧啧啧,也难怪当初我爹看不上你,也无怪乎你只能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

    小烦的言词犀利数落着白小蝶,会让白小蝶做出怎样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