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的言词犀利,数落着白小蝶,一口一个贱女人。

    “在多言,就撕烂你的嘴!一口一个贱女人的,难道你不是女人?”那红衣女子早已对小烦忍无可忍。

    “闭嘴!”白小蝶怒喝道。

    “再不闭嘴,圣女就让你后悔在世一遭!”红衣女子颇有狗仗人势的味道。

    “啪!”巴掌声清脆,却是白小蝶一回身狠狠的甩了那红衣女子一巴掌,“我是让你闭嘴!”

    小烦一句数个“贱女人”她可以忍,但是绝对不能容忍下属如此称呼,白小蝶不是圣女,自然也就没有圣女的气量,她现在只不过是不能杀了小烦而已。

    那红衣女子一手捂着脸,不但在说话,诺诺的退了出去。

    “哈哈,挨打了吧,活该,活该,活该,让你多嘴多舌,挨打了吧,挨打了吧,哈哈···”

    红衣女子肺都要气得爆炸,但是耐于白小蝶在前不敢发作,只得对着小烦咬牙切齿,若是目光能杀人,小烦早已是粉身碎骨。

    “避难我可以理解,你刚说你在找东西,在找什么?”

    “哈哈,终于问到正题了,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你们不是也一直再找吗?哼哼····”

    “禁宫秘钥你找到了?”白小蝶有些激动,身子也是在微微颤抖。

    “你猜啊,我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我急死你!”

    “伶牙俐齿,你若乖乖交出来今日我就放你一马,若是不叫出来,今日你必死无疑?”白小蝶终于露出了狠色,高贵圣洁的气质陡然一扫而空。

    “哈哈,穷图匕现了,本姑娘就站在这里,你能拿我怎么着吧?”

    “我也可以告诉你,禁宫是我爹一手建立的,禁宫秘钥自然也是我爹传给我的,你们这些人还妄想着占为己有,做不到!”

    “贱女人就是贱女人,你之所以破坏我爹和我娘的感情,硬生生的插一手,还不惜搭上自己的清白,其实还不是为了这禁宫秘钥?贱女人就是贱女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说你是不是贱女人,是不是贱女人,是不是···”

    “够了!看我撕烂你的嘴!”

    白小蝶真的是受够了,她之所以到现在还不对小烦出手,就是因为她还有事情不明,现在一切都清楚了,还要忍吗?

    “杀了她!”白小蝶对小烦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阴寒刺骨。

    “嚯嚯嚯,真动手啊,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四剑使到底把四季剑阵修炼到了何种程度,可不要想阴风谷的那四个一样,不堪一击!”

    花清影说着玉手一颤,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奇刃,剑身颤抖,绵软异常,而且竟是数个剑身重叠,这竟然是一把多身剑,正是小烦的千幻流刃。

    那红衣女子早已忍耐不住,当即一声娇喝,挺剑就刺。

    “哈哈,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到没有····”

    小烦嘴不停,手中的剑已经出手,剑身一颤千幻流刃划过道道流影想那红衣女子卷去。

    原来这四季剑阵之所以成为剑阵,乃是合四人之力出剑,一剑紧接一剑,剑剑相连剑出不断,毫不停歇,不给人留下任何的转圜余地。

    同时四剑剑势互不相同,互相照应,让人在四种不同的剑势之中疲于应付,同时四人配合之下,互补缺陷,可谓是完美的一剑。

    以四剑之力合为一剑,这就是以四抵一,这本就是越级挑战的战阵。

    但是这红衣女子却是早已被小烦气的难以忍受,气恼之下难以自控,居然跳将出来摆剑就刺,这一下子却是脱开了剑阵的衔接。

    连绵不断的剑阵出现了衔接上的漏洞,这让熟悉四季剑法的小烦一眼就看穿,当即哈哈一笑,嘴上嘲笑,手上加劲,绝技千幻流影毅然出手。

    千幻流影,流影千幻,看不出那道剑光是真,那道剑光是假,真中有假,假里又又真!之见一团剑光蓬起,瞬间就将红衣女子罩住。

    千幻流刃变化诡异,不仅仅是多个剑身,而且剑身在握手之处来回移动,剑身倾斜,变化多端。

    身后三人大惊失色,从三方入手想要救出那红衣女子,只要组成四季剑阵,合四人之力挡下小烦问题不大。

    屋中狭小,也实在是不利于腾挪,同时一蓬银芒自万千剑光之中射出,却是射向三人。

    三人大吃一惊连忙躲闪,却也是彻底的失去了救援红衣女子的机会。

    人倒飞而出,全身都喷着鲜血,竟是不知身上有多少处伤。

    红衣女子惨叫一声身子已经穿窗而过,将门窗尽数撞碎,同时也惊动了周围的人。

    剩下的三人一见大惊,万没想到四人之中武功最强的红衣女子竟是一招败北,就在这一愣之时小烦又出绝招。

    “不堪一击,百花谢了,吃我一招百花剑!”

    百花剑没出,出手的居然是一把银针。

    “哈哈,我说是百花剑,你们也信,真是蠢女人,一群蠢女人!”

    小烦嘴中不停出手的赫然是她的另一绝技花影针锋。

    似是一朵盛开的鲜花,却是针锋上的寒芒,花虽艳却是夺命,花无色却也妖艳,因为无色的花瞬间就染鲜红。

    针锋上的寒芒刺人二目,让人目不能视物,能见的就只有那一团盛开的灿烂!

    “噗、噗”两声轻响,绿衣女子和那黄衣女子先后也步入了红衣女子的后尘,眨眼间小烦杀死三人。

    那白衣女子一直没有上前,到现在为止更是没有说一句话,当她见红衣被困之时,也只是佯装营救,如今四使仅剩一人,也让她无从躲避。

    存了私心的人,到头来却是害了姐妹,害了自己!

    那白衣女子嘴角冷笑,手握骨哨放在口中吹奏不停。

    骨哨发音的音节不被人所知,但却是惊动了蛇阵之中的万条毒蛇,本已安静下来的的毒蛇阵重新发动,万条毒蛇蠕蠕而动,让人见了头皮发麻。

    小烦再不向从前一般的怕蛇,她向前一步迈去,竟是跨入到了蠕蠕而动的蛇阵之内,说也奇怪这些毒蛇竟是变得烦躁不安起来,顿时乱作一团。

    小烦持剑扶腰咯咯咯的一阵娇笑,“小小毒蛇阵也想困我,岂不是龙王爷庙前玩水,徒增人笑。”说话间,一把白色粉末洒出,洒洒洋洋落在蛇身,片刻之间万蛇肃静。

    小烦出手控制住了蛇阵,只是她能顺利的脱出重围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