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烦洒下白色药粉,一下子控制了蠕蠕而动的群蛇,任凭那白衣女子如何吹奏骨哨群蛇依旧盘卧,仰首吐信,丝丝作响,却是像极了在向小烦朝拜。

    白衣女子一见不妙,转身就走,小烦也不追赶,却是冷笑练练,“现在想走,迟了!”

    小烦口中说着“迟了”人却是没有动,只是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仿佛像是看热闹一般的看着那白衣女子远去。

    但是难白衣女子却没有能够远去,一道剑气从她的背后攻入,自胸前射出,剑气犹如一朵盛开的鲜花,这一道剑气却是百花剑诀剑气。

    小烦没有动,自然也没有放出这一道剑气,射出这一道剑气的是百花仙子白小蝶。

    白衣女子艰难的回头,临死之前眼中犹自不信,她的眼中充满了疑问的看着白小蝶,但却是没有问出一句话来,人就已经软软的倒下。

    “呵,我就知道她们活不成,你明明知道她们各怀心思,四季剑法练得也是不伦不类的,还是让她们前来送死,而且你本来能救那穿红衣的,你却是没有,我就知道你是故意让她们死在我的手上,所以最后一个我不杀她,他也活不成,就看我猜的对不对,没想啊,还是被我猜对了。”

    白小蝶脸色阴寒,眼睛盯着小烦,但是她的耳朵却是清晰的捕捉到了周围的人声,已有不少的人注意到了这里的大战,都来围观。

    白小蝶冷冷不语,但是小烦却一直是说个不停。

    “看看看,我猜对了吧,猜对了吧,像你这样睚眦必报,又心肠歹毒的女人,还假装的人模人样,假装圣洁的贱女人又怎么可能让你的属下知道你做下的不要脸的事情,在你打那红衣一巴掌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们死定了,你就是这样的人。”

    “别以为我没见过你就不知道那你是什么样的人,别忘了最熟悉你的人是你的敌人,是你伤害最深你的人,而他们却是我得亲人,你想瞒我,休想了,你转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呦呦呦,看你这可怕的眼神是动了杀心了吗,是不是被我触动了内心的秘密,想要杀我灭口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你可敢与我决斗?圣女之间的决斗?”白小蝶紧握着双手,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决斗?你配吗?那你只不过是圣女候选人,还是失败者,你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成为圣女,就连假的也不是,而我是上代圣女指定的此代圣女的传人,我就是将来的圣女,你想和我进行圣女之间的决斗,你配吗?”

    圣女之间的决斗,可不是动刀动枪,比试武功,而是斗毒,这也是百花道的决斗之法,同门决斗,就是斗毒。

    五杯酒五根针,酒是毒酒,针是银针,酒是对方的,针是自己的,每人同时饮下毒酒一杯,以一根银针解毒,一杯毒酒分不出胜负,酒同饮第二杯,直到第五杯饮尽,若是不分胜负,再填五杯,直到一方倒下,乃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白小蝶要与小烦斗毒,小烦却不同意,两者之间会发生怎样的决斗?

    一个是当年的圣女候选人,拥有了圣女所有的神通,一个是上代圣女指点的继承人,有着上代圣女的传承,两个圣女之间又将发生怎样的决斗?

    百花艳开,毒艳无情,青蛇口中信,黄蜂尾后针尚不及人心毒,人心虽毒却是不及妇人之毒,两人都是妇人,都是一样的毒,到底谁更毒?

    丰寰城梅剑山庄。

    萧云闭目而坐,他已经可以轻松在意境巷内来来回回,血仙蝶留在墙上的剑意隐隐与他有着相合的感觉。

    三日之后血仙蝶应邀而来,只是她却没有单独前来,而是带来一个八九岁大的女童。

    女童天真烂漫至极,扑闪着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灵气十足,左看右看的对这里十分的好奇。

    “没想到姐姐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萧云上前摸了摸那孩子的头顶。

    本来浅笑嫣然的血仙蝶骤然一怔,随机脸上泛起了红晕,半晌才道:“胡说什么?她不过是我刚刚从收入门下的孩子,也是一个可怜人,被父母抛弃,恰巧被我所救而已。”

    萧云微微一笑,正要向血仙蝶请教意境的奥秘,不料血仙蝶却是向那孩子道:“从这小巷之中走过去!”

    萧云大惊失色,这么小的孩子,从这意境巷中通过,那不就是找死?

    萧云刚要拦截,不料血仙蝶已经来到他的身前,“看仔细,仔细体悟!”

    萧云一愣,而此时那孩童却是已经迈步走入巷中,一步一步,稳稳的,没有丝毫的停顿,更是没有丝毫的一样,就像是走过了一条本来就什么都不存在的小巷。

    小巷依旧是小巷,那孩子依旧是那孩子,毫发无损的,从这小巷之中穿过,没有丝毫的异样。

    “可是看仔细了?”

    萧云张大着嘴巴,简直都能塞入一个鸡蛋,他实在是惊讶的无可附加,这怎么可能?

    不可能吗?事实就在眼前,那小女孩还在晃头晃脑的左看右看,就这样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是不是这留在墙上的剑意已经失去了作用?

    萧云疑惑不解的上前,仅仅是上前一步,那扑面而来的剑意攻击仍旧是连绵不绝,凶狠而猛烈,丝毫没有一点的失去作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萧云一步退出,面上带着疑惑之色看向血仙蝶,而此时那孩童却是一步步的从小巷的那头走了回来,一来一回,居然是毫发无损。

    “仔细体悟,如果你能够走过在意境巷而不催发我留下的剑意,则意境大成。”

    血仙蝶说着看了看不远处的阴暗角落之处,浅笑着拉着那小孩远去,只留下一脸迷茫的萧云。

    丰小依从暗影处走出,看着一脸迷茫的萧云道:“那小孩没有武功,没有丝毫的内力流转,或许这就是那小孩能安然走过去的原因。”

    “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懂武功,更是不知什么意境,她看那墙上的剑意不过就是一道剑痕,所以感受不到意境的攻击。”

    到底萧云能不能参透其中奥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