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懂武功的孩童,有若闲庭信步从意境小巷通过,这样萧云吃惊非常,同时丰小依也解读出了这孩童能够通过意境巷的原因。

    “要忘却?”萧云疑惑不解。

    “这我也不懂,我只能给你这些帮助了,要不飞鸽传书问问夫人如何?”

    萧云摇了摇头,“夫人的行踪最好不要暴露,现在我们梅剑山庄已经处在了风口浪尖之上,暗中不少的人已经盯着这里,若是一个不慎暴露了夫人的藏身之地,她怕是凶多吉少。”

    丰小依点了点头,“叶姐姐来了,要不要见见!”

    萧云一愣,自从他和叶可卿云雾城一别之后,按时间来算她是马不停蹄的来回赶才能够在这个时间赶回来,她这么急的赶回来,却是为何?

    当下萧云不再耽搁,起身向着议事大厅而去。

    萧云到的时候见到了一身紫衣的叶可卿,更是看到了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两人。

    萧云面带微笑上前,“叶姐姐怎么这么快就赶回来了?可是有什么急事?”

    叶可卿也是微笑道:“大事到没有,不过是想与小依妹妹参悟一下武学,正好我有一套相互配合的武功,就像是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一般的武学,想要与小依妹妹印证一番。”

    丰小依上前与叶可卿印证武学不提,却说萧云又回到了意境巷前,仔细的体悟着那孩童走过意境巷的时候的状况,并且仔细的分析着各种可能。

    远远看去萧云身上腾起了血红色的劲气光芒,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血的蚕卷将人裹住。

    此时的萧云全身进入到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之中,忘记了自我,忘记了周围,更是不知风声、鸟鸣,即使是打雷、地震都是毫无知觉,整个人就似是灵魂离体。

    就在此时两个身影悄然欺近,竟是伤势回复了的姬红霞和云梦生。

    当初三人下山之后按照长辈的吩咐前来相助萧家后人,却不料正遇到刚刚遭遇了萧云屠戮替天行道的恶行。

    三人也是自幼就被云梦阁的前辈带到了隐居之地,在数位前辈的教导之下,又服用了前辈留下来的意境种子,并且苦修二十余载,自以为是天下无敌,此次出山自然是想要出人头地。

    萧云的屠杀让替天行道的人感到震惊很害怕,若是此时将萧云斩杀,那么萧懿航甚至是整个替天行道都要高看三人一眼。

    只是三人没想到的是以为轻易就可建功,却是一死两伤,这让活着的两人心中感到憋屈异常。

    姬红霞和云梦生终于打破了原有的关系,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两人春宵一度之后,姬红霞提议再来寻仇。

    云梦生自然也是同意,随后两人一起前来刺杀萧云。

    此时萧云已经进入到了空明之态,身心都已经沉浸入了对意境的理解之中,完全的没有感知到身后到来的危机。

    锋寒刃冷,一个失神的人,两颗必杀的心。

    急急急,危危危,身心陷入意境参悟之中的萧云将如何面对这突来的袭击?

    血仙蝶的马车向着北地冰山疾驰,她已经从陆金岚处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自由联盟确实是放出了消息,说十大神兵的埋藏地就在冰山之下。

    当年的冰宫之主南宫倩与萧百荣有着暧昧的关系,江湖上几乎人人尽知,而萧百荣将十大神兵藏到冰山之下的可能性越让人琢磨也是可能。

    武林人士蜂拥的涌向北地冰山,这让血仙蝶又恨又怒,她恨的是萧云真会给她找麻烦,怒的是这群不长脑子的江湖人,怎么就这么相信自由联盟散布出来的谣言。

    马车急速前行,就在此时一道劲气飞来,“咔嚓”一声响,却是将车轴轰断,与此同时马车的车篷被血红色的气劲冲击的粉碎,血仙蝶揽着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从马车之中飘然而出。

    迎面走出四人,其中一人青衣长衫,手中一把青云剑,正是天道盟的盟主元浪,在她身边一女子,身披着粉红色的斗篷,头上戴着粉红色的斗笠,让人看不清真容,只是她的手中却是持着一把铁尺。

    在两人下手一人,美艳动人,只是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的妖媚之气,血仙蝶见过此人,正是百花圣女花弄鱼,在花弄鱼身边却是一个面相极其丑陋的男子,男子手中一把巨剑扛在肩上。

    巨剑太过巨大,之所以还称之为剑就是因为还有一个剑形,巨剑居然有半尺七寸之宽,两米之长,被这人扛在肩上,显得沉重无比。

    此人看着面露不削的看着前方,但是转而变得目光迷离,露出了赤·裸·裸的侵略目光。

    血仙蝶衣衫飘摆,血红色的衣裙飞舞,就像是展翅的蝴蝶,偏偏落地,衣衫落下露出了面带着浅浅笑容的容颜。

    什么是倾国倾城,什么是艳美无边,那男子显然是没有见过如此美艳的女子。

    血虐斜阳绽艳华,蝶影飘飘醉天涯,浅笑迷离风流韵,含怒也是夕阳霞。

    即使血仙蝶身上笼罩着浓厚的血煞之气,也遮掩不住她如花的艳丽,岚儿飘飘飞舞,让人如痴如醉,浅笑迷离也是蕴含风韵,即使现在心中恼怒,脸泛红晕也如夕阳的霞光一般的让人迷醉。

    男人看着血仙蝶口水都已流出,正要上前,元浪却是一步跨出。

    “血仙蝶我们又见面了!”元浪看着血仙蝶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想要见面还不容易?今日并非偶遇,有事就说吧,我现在没工夫和你们玩。”血仙碟浅笑间,却是杀机凛然。

    元浪哈哈一笑,“血仙蝶,你我的约定可还作数?”

    血仙蝶点了点头,随机看了看他身边的女子,“我答应过你,你若是胜我我就想下嫁与你,而且我只给你三次机会,而这次就是第三次了,你真的觉得有把握?”

    “自然是有把握,我绝对不会浪费这最后一次机会!”

    “即使你有把握,难道你就可以抛弃你身边的那位可人,你们不是夫妻吗?”

    元浪哈哈一笑,“大丈夫三妻四妾实属正常,不过今日我却不想与你相斗,我不想因此受伤,影响我夺取十大神兵。”

    元浪拦住血仙蝶的去路,到底欲预何为,到底血仙蝶面对着几人的围攻能否顺利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