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浪、千幻琉璃和花弄鱼以及一个神秘男子在血仙蝶回冰宫的路上拦截,血仙蝶面对着元浪问到:“嗯,那你想要什么?”

    “一把钥匙,开启禁宫的钥匙,传说中的禁宫秘钥!”元浪郑重的道。

    “禁宫秘钥?呵呵呵呵···你们怎么会想到我手上有禁宫秘钥,我怕你们失望了?我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禁宫秘钥?”

    元浪冷冷一笑,“天下之大,也只有你最可能手握着禁宫秘钥,难道不是?”

    “我最可能手握禁宫秘钥?凭什么这么说?”血仙碟似乎是被问迷糊了。

    “就凭着你的身份,你要是不想让你最后的亲人再失去的话,就将禁宫秘钥交出来?”元浪再次逼近。

    “呵呵···我的亲人,我哪里还有亲人?”血仙碟笑着,但是紧接着脸上就是一变。

    “没有嘛?难道你没有一个妹妹叫萧懿影?实话告诉你,你的身份我已经掌握,你就是萧百荣的遗孤:萧---懿---岚!”

    血仙蝶的神色就是一怔,脸上的笑容依旧,只是眼中却是阴寒森森,血仙碟不介意别人打她的主意,但是绝对不允许动她的家人,这已经是触动了她的底线。

    “你知道吗?你的亲生母亲、我的好姨娘携带百花道圣物,亲自出手并带领春秋四剑使前去擒杀萧懿影,你以为她还能逃出生天吗?”

    “敢动小影,你···找死!”血仙蝶话落人影翻飞,一道血影向着元浪扑去。

    元浪冷哼一声,“我说过,今日不与你战!”他说话的同时身形已经飞退,而那肩扛巨剑的丑陋男人已经欺身上前。

    “我来与你一战,我若胜你,可否下嫁?”那人话出如霹雳,巨剑携带着万钧之力怒砸血仙蝶。

    血仙蝶一声怒喝,手中日月光辉相交相映,一掌拍出,正是一招啸日落月掌。

    “好雄浑的掌力,接我一招泰山崩!”

    那人一声大喝,巨剑硬撼血仙蝶的一招极招。

    “嘭”的一声巨响,顿时人影两分,血仙蝶也是被震得气血翻涌,她从未遇到过如此强悍的对手。

    “好掌力,好内功,这一仗打得爽快啊,哇哈哈哈····”那人手中巨剑一摆,一道劲风横扫,吹的沙石乱滚。

    “你是谁?”

    “手持崩岳并六·合,无战不胜胜掌乾坤:御宇天骄,春不败!”

    “名字又臭又长!”血仙蝶说着再次栖身上前,日月光辉再次闪现。

    “同样的一招,必定败北!”春不败依旧是一招泰山崩硬撼血仙蝶。

    日月光辉一合,血仙蝶竟是急速变招,月光融入到了日光之内,让日光大耀,就如一轮大日耀空而来,正是一招烈阳神鉴。

    巨剑崩岳具有崩山碎岳之威,与血仙蝶的一掌相交,“嘭”的一声大响,竟是被这一掌排开。

    巨剑势重,被血仙蝶一掌拍开,顿时空门打开,胸口重要部位露出破绽。

    血仙蝶娇喝一声“死来···”,手中血影重重,似是一团燃烧的火焰,携带着燃星粉铁之炙热威赫然拍出一掌“燃石光闪”,紧接着一拳“闪光百裂”携带着摧山断岳之威能重重的砸到了他的胸口之上。

    春不败一声闷哼,人倒飞了出去,巨剑崩山却未曾撒手,在地上划出深深的一道沟壑。

    “好招,痛快!”春不败落地,却是没有想象到的吐血而亡,反而是哈哈大笑。

    他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竟是毫发无损。

    “我这不败罡气如何?”春不败大笑着,再次栖身上前,手中巨剑一摆,一排剑影就如一道城墙一般的向着血仙蝶拍来。

    “连城诀!”

    连城剑诀施展出来,顿是在春不败的身遭形成一道剑气城墙,带着无坚不摧的气势裹向血仙蝶。

    血仙蝶不敢与之硬撼,身形连连闪动,路边一块一人多高的巨石被血仙蝶一拍,顿时其上覆盖着一层血气向着连城剑影轰然撞去。

    重大数吨重的巨石被血仙蝶一拍之下,其威力最可以撞裂城墙,但是撞上了连城剑影,却是轰然爆碎。

    同时爆碎的碎石四射,烟尘四扬,让人不能目视。

    血仙蝶闪身出去,就在此时一道撼天剑气从烟尘之中爆射而出,剑气未至已将周围的烟尘、碎石尽数的催动向着血仙蝶卷来。

    “再吃我一招一剑荡山河!”春不败再发极招。

    血仙蝶不敢硬撼,身形再次一闪,同时秀发飞扬,血红长发如鞭似刃,正是趁着他的极招出手的收招之际施展出来攻入。

    如此的重剑,如此的强悍的极招,一招施展而出想要瞬间变招实在是艰难,血仙蝶等的就是这一刻。

    秀发如丝如缕将巨剑裹住,与此同时她的手中也是血气丝丝,就如春蚕吐丝一般,激射春不败,正是一招天地血牢催发到极致的变异功法血丝无极劲。

    血丝无极劲如针四剑刺在春不败的身上,却是难破不败罡气。

    春不败手中巨剑被缚,竟也是挣脱不出,一个劲的催动劲气想要将发丝震碎,奈何却是越挣脱也是难以挣脱。

    血仙蝶掌中再运劲气,却是施展出了穿透攻击,一掌拍出血气翻涌,血煞神功中的一招最为阴毒的强悍杀招白骨七煞血溶掌。

    一掌拍出,粉骨碎肉溶血,极其残忍,乃是一招极其阴狠毒辣的魔功,同时焚化气劲凝聚在掌上伴随着这一记恶掌的拍出骤然间释放出来。

    “可恼···”

    春不败被这一掌拍中,身子横飞了出去,同时巨剑崩山撒手!

    血仙蝶目光一凝,预料之中的呕红没有出现,她知道这一击重击居然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

    花弄鱼见春不败落败,一晃手中的九曲剑就要出手,却被元浪一把抓住。

    此时血仙蝶身形一震,背后背着的朱漆锦盒被她一震而开,顿时五色光华大盛。

    一道剑光自五色光华之中射出,却是一招银光落刃。

    “噗”一剑刺中春不败,却是不见红,这一剑居然也是无功。

    血仙蝶赤手空拳,手中无剑,但是剑光却从何而来?她的右手虚握,似乎是握着一把剑一般,仔细看时却是仅仅是一段剑柄,她的手中居然只有一段剑柄。

    剑柄自然是发不成剑光,这只是说明剑身看不到!

    看见的剑,隐藏的杀机,血仙蝶能否安然脱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