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中有这样的其剑,一者承影,一者暗影,只是不知血仙蝶手中的剑是承影还是暗影?

    春不败从地上爬起,欲再次冲上,却被千幻琉璃拦住。

    春不败大怒,却听花弄鱼笑道:“今日罢了,省些气力,今晚奴家与你大战三百合,以解你心中的不甘。”

    花弄鱼媚眼如丝,嘴角含春,又出此言语,顿时春不败也败下阵来,一把将花弄鱼揽在怀中,毫不避讳的在她身上上下揉捏。

    血仙蝶面上微微一红,随即恢复正常却再也不被其影响,将剑收入背后的朱漆锦盒之内。

    “我可以走了吗?”血仙蝶浅笑嫣然,丝毫没有因为方才的大战而有所不适。

    “你若走得了,我自然不拦着。”元浪微笑着道。

    血仙蝶一愣,眼前的元浪没有丝毫的内力流转,完全是没有动手的意思,而那千幻琉璃离得赏远,及时出手也是鞭长莫及,但是元浪为什么这么说?

    莫名的危机袭来,血仙蝶却是茫然不知危机来自何处,直到后腰一凉,一柄利刃已经刺入,后腰喷红,给她的衣裙更添了几分妖艳。

    未曾察觉的危机,已然受伤的身体,面对着四大意境高手,血仙蝶又将面临怎样的危局?

    急急急,危危危!

    南临城客栈之内,双圣女四目相对。

    白小蝶衣袖一摆,五杯酒,五根针,酒分五色,针是银白,她内力一吐,五杯酒已经被推到萧懿影的眼前。

    原来小烦就是当年天道山是与萧云在一起的那个黝黑丑陋满脸痘疮的花清影,未来的百花圣女花弄影,真实姓名却是萧懿影。

    萧懿影看了看眼前的五杯酒,撇了撇嘴,“天毒塌天、地毒陷地、人毒绝亡、仙毒醉仙、魔毒灭魂,居然是天地人仙魔五毒,此五毒无解,乃是百花道禁用毒药,也只有在禁方之中才有记载,你却是可以配的出来?”

    “噢···,我想起来,培婴丹也是禁用之药呢?我娘留下来的《百花宫札记》其中有记载,说是在她刚刚当上圣女的时候有人潜入圣地去、盗取了《百毒秘籍》,原来那人是你?哎呀···不对,在那之前培婴丹的配方就流失了,难道···”

    萧懿影说着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没错,你猜的很对,当年盗取培婴丹的人就是我的师祖,就是她告诉了我进入百花圣地密道,我才盗取了《百毒秘籍》。”

    “只可惜《百花秘籍》和百花蝴蝶刀却是不在,更是我所下之毒被那该死的南宫倩破去,救了你那早该死的母亲一命,不过也不错,倒是成功的离间了她们南宫姐妹的关系,更是让南宫倩终生不能与自己心爱男子行房,让她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亲热,痛苦一辈子。”

    “咦?真有意思,还有这种毒?有意思,有意思,我不信哦,不信,不信,就是不信!”

    “很奇怪吗?又有什么不可相信的,只不过是一点点春风百日散,她虽然解了数种毒药,却不防其中的一味春风百日散,意乱情迷之下到底做下了什么事情,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萧懿影心中莫名一痛,《百花宫札记》上记载过,本来母亲和姨娘都是爱着父亲的,后来不知为何姨娘却是突然间的出走,离开了父亲,而成全了爹与娘,原来···

    萧懿影心中痛苦不堪,同时也想到了若不是姨娘,受害的就是母亲了,毒物害不得姨娘,自然也害不得母亲,唯有这春风百日散···

    是了,白小蝶原本也不是要毒死娘亲,而是要让她失身,让她无颜面对着父亲。

    “其实我本想是让南宫玉中毒,而恰到好处的我与你的父亲萧百荣“偶然”路过,发现她正与别的男人···,呵呵,如此一来你爹必然离开她,她也无颜在待在百花道,更是无颜做这圣女,这圣女之位始终还是我的,只可惜中毒的却是南宫倩,而你父亲与我“偶然”路过看到的却是南宫倩与人在苟合,真是天算不如人算。”

    “你好狠的心,那个男人是谁?”萧懿影牙关紧要,咯吱吱的响,双手紧握,青筋暴跳。

    “是谁重要吗?你只知道是我安排下的就好了,不过临死前我可以告诉你,那人就是我现在的夫君也是我的大师兄元松竹,当初他经过我的易容,萧百荣又是心中怒急认不出来罢了。”

    白小蝶看着怒气冲天的萧懿影,心中高兴,“怎么?还有疑问?如果没有,拿出你的毒酒、银针与我决一死斗吧。”

    “元松竹,白小蝶,你们好毒辣的心,我定不会如你所愿!”

    “不让我如愿?也罢,只要你将禁宫秘钥给我,我就不难为你,毕竟我也是你的姨娘。”

    “你?你也配,你不但是贱女人,更是一个狠毒的女人,我不会给你禁宫秘钥,也不会跟你斗毒,你能拿我怎办吧?”

    萧懿影伸手捋了捋额前的秀发,居然摆出了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你要我不给,你要跟我斗毒我不和你斗,想要硬来,我不怕你,你能拿我怎么着吧。

    “给你一个机会,你不要,就不要怪我下手无情了。”

    白小蝶说着一伸手却是掌中多了一物,此物居然只有拇指大小,五彩斑斓的,颜色极其的艳丽,让人一见就知道这是剧毒之物。

    那拇指大小的东西一现身就“咕嘎咕嘎”的叫了两声,这一叫的时候在两侧还各自鼓起一个彩色的肉泡泡,这居然是一只小蛤蟆。

    五彩斑斓的小蛤蟆,这是九幽彩蜍,一只传说是来自九幽地狱的彩色蟾蜍,剧毒无比。

    在百花道毒兽大战之中这九幽彩蜍位居第三,曾经以弱小之躯咬死了拳头大小的黑纹蜘蛛,并且战败了比自己体型大了数倍的七尾剧毒蜈蚣,随后挑战紫电貂遭遇滑铁卢,惨败,不敢战赤练闪灵蛇,而紫电貂战败赤练闪灵蛇,按此排位紫电貂第一、赤练闪灵蛇第二,而九幽彩蜍只能排第三。

    虽然只是排在第三,也是相当了不起的毒物,他所过之处数年之内寸草不生,活的草木沾身瞬间枯萎化灰,人若触碰皮消肉烂,化为枯骨,霸道无比。

    面对着如此剧毒之物,萧懿影是否能够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