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道人影施展出了一记嗜血斩轰破了姬红霞的灭地一剑,同时他的血气席卷,犹如一座牢笼从天而降,“天地血牢,困天封地,困!”

    萧云一见大吃一惊,这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天地血牢,自己曾经施展的天地血牢不过是激射出组成血牢的封印血柱而已,而血仙蝶所施展的天地血牢却已经具模具样,但也不如这人影所施展的形状完整。

    “天地一叹!”姬红霞又出极招,同时天下、地下剑气交错而来,最终所有的剑气汇聚成为了一剑,豁然向着血牢劈去,剑气骤起之间,地面为之开裂,砂石飞卷···

    与此同时云梦生也施展绝学,凌尘、卷龙,双招先后而发,却是后发先至,卷龙怒卷,剑气化龙扑向天地血牢,随后凌尘一剑劈至,这一剑精妙之威,可以劈砍到空中飞舞的尘土,两剑骤然出手,却是一剑轰开血牢,一剑刺向人影。

    “可恼!”天地血牢在天地一叹与卷龙的轰击之下骤然碎裂,与此同时一剑凌尘斩出,刺穿那黑影的身躯。

    “我不甘啊···血煞天地!”一招极招,血煞滚滚而来,幕天席地,席卷八方整个世界都成为了血的世界。

    “我要你们沾染我血,血煞意志万古长存!”

    随着那人影的一声大喝,顿时黑色人影轰然破碎,与此同时碎裂的碎片四处激射,数道渗入到了姬红霞和云梦生的体内。

    “轰”

    紧贴着萧云后背上的双手骤然间分离,同时萧云身上的血色气劲消散不见,他的意识又回来的身体,他感觉到了身后的杀气,面对着武功突飞猛进的姬红霞,还有一个实力本就高深莫测的云梦生,萧云将如何面对两人的围杀?

    萧云识海之中的发生的诡异事情又将带来怎样的江湖巨变?

    前往北地冰山的路上。

    血仙蝶遭遇到了元浪、千幻琉璃以及花弄鱼和春不败的截杀,莫名的袭击直到利刃加身才发觉,没有杀气,没有一丝的征兆,直到一把匕首刺中后腰,血仙蝶才意识到危机来自何处。

    血仙蝶的脸上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回头看了看吓坏了孩童,她的双手已经松开,战战兢兢的看着血仙蝶。

    “姐姐,我,我···”

    “呵呵,你做的很好,很好···”骤然间一道血气轰入孩童的体内,顿时将他全身经脉尽数轰断,人斜飞了出去,身在空中就已死去,落地的只是一具尸体。

    无知的孩童,莫名的卷入本不该她的世界,尚未绽放的花蕾就此枯萎。

    “血魔女此名果真不虚,连一个不懂事的孩子都下得去手?”千幻琉璃冷冷的道。

    “她··啊,不是你们害死的吗?”血仙蝶震死了那孩童,丝毫不觉得自己残忍,“你们布的局还真是深,要钓大鱼,这鱼线也确实够长。”

    “我们只不过杀了她的父母,然后告诉她她的父母落在我们手中,只要听我们的吩咐,就能够见到她的父母,我们可没有说谎,不是吗?”

    千幻琉璃脸上带着笑容,只是隔着红色的斗笠丝纱看不到此时她冷冽的眼神。

    与此同时四人围了上来,竟是将血仙蝶包围在内。

    “你的武功造诣非是等闲,你的意境更是强悍和完善,但却有一个严重的缺陷,所以我们只能寻找一个不会武功又没有杀气的孩子对你出手,再加上我们吸引你的注意力才能不被察觉暗算到你,更何况让你上当实在是不易,不是吗?”元浪的算计得逞,得意洋洋。

    “也是煞费苦心了!”血仙蝶虽然依旧在笑,但却是心中暗叫一声不妙,因为血流不住,竟是止不下来,而且一股灼热、麻痒的感觉自伤口向全身蔓延,似乎正在抽走自己的体力。

    “这刀虽然是普通的刀,但是刀上的剧毒麻仙散会让你全身的气力快速失去,而且让你的伤口加速出血,即使我们不出手,就是流血也要流死你。”

    “哈哈,看我再战与你,定将你擒拿,到时娶你为妻!”春不败哈哈大笑着,将手中巨剑一摆,一道劲风席卷,竟是一招一剑荡山河。

    血仙蝶笑容嫣然,“莽夫!”斜身一跃就跳将开去,只是一路之上献血滴滴,溅到地上点点鲜红,像是绽开的桃花。

    血仙蝶说春不败是莽夫一点也没有说错,本来血仙蝶身受刀伤,刀上又染剧毒,即使她内功身受也是战力大损,本来四对一,对方就立于不败之地,又被一刀刺中要害,身中剧毒,对方本就是稳操胜券,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出此极招。

    一剑荡山河本就是大招,剑扫八方荡六合,大开大合之间,摧毁眼前阻挡的一切,这一剑不但是扫向了血仙蝶,即使是元浪三人也在这一剑的笼罩范围之内。

    紧接着一招九曜天袭,仿佛九日耀空排空而来,这一次的目标更是明确,却是直指元浪、千幻琉璃和花弄鱼。

    元浪和千幻琉璃本就是一流高手,面对着强霸无比的九曜天袭也是有应付之力,而花弄鱼前不久还是刚刚踏入伪意境,依照她的力量根本就抵挡不下这九曜天袭,只是没想到现在她居然也是轻易的化解了这一极招。

    原来自从花弄鱼中了阴·阳·合·欢印之后已经彻底的沉沦在了阴·阳·合·欢印之下,而元浪又传她了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才补功法让她出去才补男子武功,之后再传给元浪。

    阴·阳逆乱天元道的武功可不是才补,而是获得对方的武功心得和武功体悟,以及吸取对方的武功、内力为己用。

    被逆乱阴·阳天元道的武功吸取完内力之后在短时间**力大失,只会觉得特别的疲累,但是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失去的内功就会恢复,但若是双方同时施展这种邪功之后,双方只会感到精力充沛而不会疲累,因为都从对方身上才补到了精元,除非是两人之间的武功差异太大。

    功力大增的花弄鱼又将给血仙蝶造成怎样的麻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