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弄鱼凭借着女色不知道才补了多少的内力,然后与元浪互相才补,如此一来双方的内功都是增长迅猛。

    春不败本是狂剑门精心培养的弟子,自小服用了意境种子,山谷学艺二十余年,江湖传闻十大神兵将要出世,而其中有一柄原泰山派的镇派神剑五华泰若山剑乃是一柄奇重之剑,正适合他使用,所以春不败出山欲要抢夺。

    花弄鱼四出打猎,遇到春不败,一个有意勾引,一个色迷心窍,两人一拍即合,就这样春不败就成了元浪的最强打手。

    这次要围捕血仙蝶,而春不败的绝学不败罡气正是其克星,不败罡气护体万法不侵,正好对付血仙蝶的强悍攻击。

    同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预先埋下鱼线,终于让血仙蝶上当,将那“可怜”的孩童带在身边,最终偷袭得手。

    春不败一招九曜天袭竟是逼退了三人,这让飞退的血仙蝶大感震惊,仅凭着三人地挡下春不败的这一极招她知道三人的武功居然不低于自己。

    “这怎么可能,他们的武功怎么可能进步这么迅猛?”血仙碟心中惊讶无比。

    春不败一招九曜天袭施展过后,顿时连城剑诀施展开来一下子竟然将三人罩住。

    “不败,你疯了不成?”花弄鱼娇喝一声,顿时春不败身子一怔,随机再次施展连城剑诀,剑势如城墙一般滚滚袭来。

    但是就在春不败身子一怔之间,连城剑诀施展出现了缝隙,千幻琉璃的铁尺瞬间从缝隙透入,一尺砸到了阔剑之上,竟将阔剑砸落与地。

    这一尺之威居然如此凶猛,竟可将巨剑砸落。

    “不败,你到底怎么了?”花弄鱼又是喊了一声,但是这次确是没有收到效果。

    春不败一招毁天烈掌悍然轰响千幻琉璃,同时一手一招气劲裹住了重剑想要将重剑拉回。

    “意境破心!”顿时元浪发动意境攻击,春不败骤然停手。

    “他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向我们攻击?”花弄鱼问到。

    “看他的眼睛。”千幻琉璃手中铁尺悍然轰出,一招震天阙,铁尺携带着震天之威,竟是一尺震开了毁天烈掌,还插言提醒花弄鱼道。

    此时花弄鱼这才发现春不败的眼中居然有着五彩的氤氲的旋转,原来春不败竟是不知何时的中了血仙蝶的幽冥魅力。

    “追血仙蝶,别让她跑了。”元浪一边施展意境破心,一边向千幻琉璃和花弄鱼催促道。

    血仙蝶武功高深莫测,这次布局许久终于伤了她,若是此时让她逃走,再难寻这等大好时机,三人也都知晓,当下不敢怠慢追向血仙蝶。

    血仙蝶身中刀伤,这一刀虽不重,但却是伤及脏腑,而且其上的麻仙散药力和其他毒药让她伤口出血不知,并且不断的抽走他身上的力量,麻痒的感觉不断袭来,让她忍不住的伸手来挠,但是她知道不能挠,如此就更加加快毒性的发作。

    身后两道身影快速的接近,其速度大大的出乎了血仙蝶的意料之外,与此同时花弄鱼一声娇叱,数点寒光闪烁,竟是一把银针打向血仙蝶。

    血仙蝶闻听破空声响,身形疾闪,躲闪过银针,但却是因为运动加速血流更多,毒性发作更快,更是因为躲闪毒针之际耽误了时间。

    就在此时数道剑气急速袭来,这剑气速度奇快就仿佛是划破了空间的距离,就好像血仙蝶就在千幻琉璃的眼前,她这一招发出不似剑气攻击而是用剑直接攻击一般,这剑气像极了神女剑派的神女荡魔剑气。

    但是这的确不是神女荡魔剑气,无论是剑气光泽还是威力都不相同,更是发招姿势更是与之不同,无论如何,这数道剑气就这么直接的轰响血仙蝶。

    血仙蝶避无可避,因为神女荡魔剑气的亮点就是一个字:快!而这一尺挥动间释放的剑气也如神女荡魔剑气一般的快,铁尺挥出,剑气已到眼前。

    血仙蝶秀发飞舞,身上似是荡起一阵的涟漪,数道旋涡在身上浮现,道道剑气射入到了旋涡之内,就消失弥尔,竟是万海归流大气功。

    但也就是这么一耽误的功法,花弄鱼和千幻琉璃已经前后夹击的围了过来,挡住了血仙蝶的去路。

    前有花弄鱼手持九曲剑,后有千幻琉璃的铁尺,已将去路、来路尽数堵住。

    滴滴答答的血滴落地的声音似是催命的丧钟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

    身前是夺命的剑,身后是催命的尺,滴滴答答的流血不止,而且不远处两个站立不动的身影突然间的动了,春不败恢复了清醒,发出一声愤怒的长啸。

    血仙蝶被困险境,面对着四大强者,将如何破局?

    白小蝶剑起波澜,小小的客栈瞬间就成为了百花园,如此惊人的内力着实让萧懿影感到一种强烈的压迫,不过她并不惧怕,因为她发现白小蝶居然只是伪意境。

    “哎呀呀,我说你啊,年龄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到现在为止还仅仅是伪意境,呀啦啦啦,丢死人咯!”

    “牙尖嘴利!”

    白小蝶决定要让她闭嘴,只要将她活捉,哪怕她身上没有禁宫秘钥,也可以逼迫着血仙碟交出。

    长剑携带着刺山穿岳之威而来,她脚踏百花,身形飘逸,转瞬已到萧懿影身前,剑光缭绕刺向萧懿影。

    “哎呀呀,你啊,真是失败···”

    萧懿影口中说着,手中的千幻流刃舞动,周身腾起了的劲气化作点点光芒罩住之身,点点劲气像是无数的花粉围绕,不断的击打着白小蝶刺过来的这一剑。

    点点气劲攻击力并不强大,但却是胜在一个多,每点花粉都带走剑上的一点气劲,点点花粉无穷无尽,白小蝶的剑尚未刺到,其上附着的劲气就被消磨殆尽。

    “看到了没有,看到没有,看到你多没用,有没有,没用的,没用的,一点也没用的···”

    千幻流刃挥动,劲气化作的的点点光芒向外一个膨胀,裹向白小蝶,白小蝶脚踏百花闪了出去,而她脚下的百花却被裹住,瞬间凋亡。

    老少两代双圣女之间的交锋,到底胜负如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