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与萧懿影客房生死大战大战,千幻流刃挥动,劲气化作的的点点光芒向外一个膨胀,裹向白小蝶,白小蝶脚踏百花闪了出去,而她脚下的百花却被裹住,瞬间凋亡。

    百花本是剑气所化,如今凋亡却是不留一丝痕迹。

    “哎呀,哎呀,你说这里这么狭窄,我们为什么不出去打啊!很多招数都是施展不开呢,你说是不是啊,是不是啊,贱女人?”

    白小蝶怒急,当下脚踏百花一招“玉蝶穿花”施展出来,顿时满屋之中玉蝶飘飞,剑身化作玉蝶迅疾如电疾刺萧懿影。

    萧懿影也不敢怠慢,一招“百花碎玉”顿时身前百花乱花,犹如玉碎光闪,手中千幻流刃的剑身分为多股,竟是夹住了白小蝶的剑。

    千幻流刃剑身弹韧无比,有时候分为多股,而且剑身还在握手之处内外滑动,诡异异常,她的玉指一弹最外一股骤然自剑身分离刺向白小蝶。

    “我刺你眼、刺你手、刺你小肚子、刺你腿···”

    白小蝶手中长剑受制,玉腕翻转间荡起层层的剑波,想要抽出长剑,奈何萧懿影得千幻流刃剑身绵软,竟是随着白小蝶的长剑而动,让她难以将剑抽出。

    “贱女人,贱女人,现在知道本姑娘的厉害了吧,还想抓我,真是妄想,看看,你有多失败,今日终于领教了什么是百花剑诀了吧,你学的那全是垃圾,垃圾你懂不懂,那是只能等待着扔掉的东西,垃圾的下场那只有一个···”

    白小蝶简直是气得要死,奈何剑抽不出来,而且随着两人不断的地上行走,百花剑气都被打碎,化作虚无。

    不远处拇指大小的九幽彩蜍“咕呱咕呱”的一个劲的跳来跳去,而紫电貂老鼠一般化作一道紫影不断的扑咬,很显然一时半刻这九幽彩蜍也是帮不上忙。

    “感到无力了吗?是不是感觉全身无力,哈哈,这就对了,本姑娘的毒可不是摆设!”

    “什么时候?”白小蝶大惊失色,心中一惊之际却是被萧懿影一剑刺破肩头,献血染红她的白衫。

    “你和血仙碟什么关系?你可知她已深陷死地?”白小蝶突然道。

    “哎呀呀,你闭嘴吧你,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想留住姐姐,你做梦吧你?”

    “你不信,我们已经布下陷阱更是在她身边埋下了棋子,你知道麻仙散吗?现在怕是她早已中毒,浪儿夫妇亲自去捉拿与她,她焉能逃出?”

    这次换做是萧懿影大惊失色,她可是清楚的知道麻仙散的厉害,若是血仙碟真的中了麻仙散的话,还真的有性命之忧。

    萧懿影精神一分,却不料就在此时千幻流刃夹着的剑骤然间化作碎片,片片光闪片片利刃激射萧懿影。

    萧懿影距离太近,更加分神之际,根本就无法躲闪,若不是有着周身的花粉劲气的围绕,这一击定会千疮百孔。

    尽管如此她也是大惊失色,骤然间眼前的光闪再现,却如一道流星划过,星星点点。

    道道星点划过优美的轨迹,居然近乎完美,攻防一体,攻中有防,防中带攻,一道轨迹划过防备森严将全身笼罩没有漏洞,同时轨迹弯曲,又是必杀的一击!

    “百花幻刃决?”萧懿影大惊之际,身形连忙后退。

    道道星光轨迹落地,却似是一条长鞭,寸寸相连,原来竟是蹦碎了的长剑,长剑崩碎内中有坚韧无比的蟠龙丝相连,原来长剑内含机关。

    “百花道至高武学百花幻刃决!你以为我手中没有百花蝴蝶患刃就无法使用者百花幻刃决不成,我这剑鞭威力如何,可是堪称完美?”

    萧懿影伸手摸了摸脖颈之上,湿漉漉黏糊糊,竟是流下一串鲜红,原来这一剑鞭竟是险些刺破她的咽喉。

    百花幻刃决被称为六道之中最为完美的武学,奈何三十年前原本秘籍被盗,只留下上代圣女的手抄本,此事被称为六道奇案,直到六道破裂此案也未告破,今日重现却也是终于揭开了一桩尘封的六道迷案。

    面对着施展百花幻刃决的白小蝶和他手中的剑鞭,萧懿影直到已经完全的没有胜算,能够逃走已经万幸。

    “多嘴多舌,一直的以言语扰乱别人精神,今日却不料被我一句话扰乱心神,可见你对血仙碟还是很关心的,不过相信你们很快就能相见,因为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虎毒不食子,你比虎还毒!”

    这次萧懿影没有在说话,打了一个响指,紫电貂“叽叽”叫了一声,化作一道流光窜上她的身上,最后从衣领爬入钻入温暖的山沟之中,只露着头,一双小眼睛骨碌碌的盯着九幽彩蜍。

    “嗯?什么意思?”

    萧懿影撇了撇嘴,骤然间银光乍现,恰似流星急雨般数百道银茫刺向白小蝶,正是她骤然间施展出了最强绝学葬花三绝:影千流、落花星雨和千针穿引。

    抬手间就是数百道银针爆射,同时夹杂着百花劲气,有针有影,有落花有星雨,千针飞舞其中上下穿梭左右穿引,交错飞移,漫天针雨。

    “雕虫小技,在我百环幻刃决之下一切都是浮云!”

    流星般的剑鞭弯曲流转,瞬间形成剑刃风暴,密集如雨的阵雨竟是无法穿透,随着“叮叮当当”的响声不断,空中剑鞭与银针相撞激发的火星闪烁就像是下了一场火雨。

    千针皆落地,插满了地上、床上、墙上、柱之上就是九幽彩蜍的身上也插了两支。

    千针落地,剑鞭也不再飞舞,眼前却也失去了萧懿影的人影。

    “可恶!失败了!”

    白小蝶气恼至极,冷哼一声,剑鞭一抖,片片银光闪烁,瞬间组成长剑握在手中,同时将九幽彩蜍身上的银针拔掉,将其收起。

    楼上楼下的人皆被惊动,不少人探出头来,探出身来观瞧,白小蝶一步跨出萧懿影的屋子,顿时这些人大多缩了回去,倒是尚有几人还在探头观望!

    “九幽彩蜍,寸草不留!”

    白小蝶一张手数道寒芒爆射,顿时数人已中针惨叫,与此同时拇指大小的九幽彩蜍“咕呱”一声叫,竟是口喷五色烟雾,顿时弥漫开来。

    萧懿影遁走,白小蝶怒而杀人,武林之中将又发生怎样的惊天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