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小蝶怒而杀人,一瞬间客栈之中数人殒命。

    数天后不少人谈论着南临城一把出乎意料的大火吞噬了一座客店,店中无论客人还是店家竟是无一生还,尽数被烧死其中。

    不少人叹息着水火无情,更是叹息近百条人名就此消逝,却是无人谈论再此曾经发生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萧懿影担心着血仙碟,急急的向着北地而去,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南临城为南方的一个城市,而距离北方冰山之地,即使快马加鞭,马不停蹄也需数月,原水解不了近渴,她也后悔为何此时离开姐姐。

    萧云自识海大战之中转醒,豁然见到眼前的姬红霞和云梦生不由得心中一颤。

    是真,是假,是实,是幻?那人影是什么?识海中的大战又是为何?

    萧云越想也是摸不到头绪,越想也是心中烦躁,又见两人不由怒从心头起,没来由的杀意让他难以自持,杀,杀,杀···

    骤然间一道冰路自萧云脚下蔓延而出,朵朵冰花沿途绽放,逼向姬红霞和云梦生。

    两人也是不知为何胸中一口气难平,心中的杀念重生,眼中血红似是要一杀为快!

    面对着自萧云脚下蔓延而出的冰路、冰花,两个人两把剑豁然踏着冰路围杀向萧云。

    萧云沉入意境之中,全身淡蓝色气劲光芒笼罩,出手间漫天的飞雪席卷。

    云梦柳宝剑一阵低鸣,萧云脚踏冰花一剑刺向云梦生。

    云梦生手中剑格挡出去,却不料云梦柳宝剑韧性极强,借着云梦生格挡的一撞之力云梦柳宝剑竟是剑身大幅度的弯曲刺向姬红霞。

    姬红霞一脚踏碎数朵冰花,身影疾退,与此同时云梦生却是栖身上前。

    云梦柳大幅度弯曲之后骤然回弹,一簇血花飞溅,云梦生肩头受伤。

    一剑退一人,伤一人!

    姬红霞手中剑起,剑光缭绕竟是直指萧云空门。

    萧云眼中空洞,剑招一变直刺姬红霞,不料姬红霞手中剑尖倾斜,微微转动间,璀璨的剑光竟是随着萧云剑招的变化又指其空门。

    剑随人动,萧云剑势一沉刺向姬红霞手腕,姬红霞却是一剑直指萧云胸口,却是要一腕换一命。

    萧云骤然身退,岂料姬红霞手中长剑挥动,剑气纵横从天而降,却是开启极招毁天。

    “冰甲!”萧云周身淡蓝色劲气顿时凝结成冰,整个人被封在寒冰之内。

    “咔嚓、咔嚓”剑气纵横切割冰甲,片刻之后冰甲出现道道龟裂。

    毁天剑势一收,下一极招未至,萧云震破冰甲,一股玄冰冻气喷薄而出,顿时将姬红霞冻成乐意大冰疙瘩,同时萧云身上劲气一转,顿时化作血红之色,转身一剑却是斩向云梦生,正是一记嗜血斩。

    云梦生肩头受伤之后后退数步,却是欲要拉开与萧云的距离,却不料萧云的目标始终都是他。

    面对着云梦生和姬红霞,只有先杀死武功最弱的那个才有胜算,开始的时候一剑直刺随后中途变力,却是要借助剑身弯弹之力斩杀云梦生,不料只刺伤他的肩头。

    姬红霞受困玄冰冻气之中也不过是一瞬之间,萧云却是抓住这一瞬的机会欲要斩杀了云梦生,否则等两人都缓过手来,自己必死无疑。

    “凌尘、卷龙!”云梦生连开两大极招,卷龙开招似是狂龙怒卷,地面砖石随之卷入,气势一时无两,同时凌尘剑气犀利无匹,斩杀微尘,精确攻击。

    萧云不与之硬碰,硬碰硬的战斗不是他的特长,身形一转躲闪开卷龙和凌尘之威。

    却不料本已躲开的卷龙骤然一个回转,一扭头,整个龙身冲向萧云。

    云梦生竟是控制着打出去的极招卷龙,完成了气劲的旋转,这么短的距离,萧云躲不可躲,避无可避!

    整个人被卷龙的劲气裹住,猛烈的撕裂着他的身体,冲击着他的经脉,人翻滚着在空中竟是突然间的消失不见。

    下一刻萧云骤然出现在了云梦生身后,手中剑寒光闪烁直刺云梦生后心。

    这一变故实在太突然,云梦生也是没有预料得到,但是他凭借着感知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动,这就是他的意境能力,整个人如风一般的向前飘去,萧云这一剑最终只在他的后背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

    与此同时姬红霞栖身上前,挥剑时星光点点,似是碎星缭绕,竟然是漫天花雨剑气。

    萧云深陷漫天花雨剑气之中脱不开身,与此同时云梦生手中宝剑发出灿灿金光,金光一阵扩展却是将整个院落都变成金色的世界,竟是此时云梦生开启剑阵:剑之领域。

    萧云身处漫天花雨剑气之中,又被困剑阵之中,疯狂运转着万流归海大气功,将射在自己身上的劲气尽数吸纳到体内。

    之所以他遭受了卷龙的一击而未受伤,其实就是他催动着万流归海大气功将击在身上的劲气尽数吸纳吸收,而后施展出了百花七星步,按照七星位置移动到了云梦生背后,发动一击。

    而这次身处剑阵之内,剑之领域之内道道剑气纵横其中,又有漫天花雨剑气,萧云虽然极力运转着万流归海大气功,但是很快就达到了他的极限。

    最先到达极限的竟然是他的经脉,虽然有着逍遥诀内功心法的平衡,但也是难以支撑如此多的劲气冲入体内,冲入那身体之中的异物之中。

    萧云浑身剧痛难以忍受,全身无一处不通,全身经脉都欲爆裂,身上七窍之内渐渐的溢出血来。

    萧云此时面临死境,欲要打开那神秘世界,却也是不能,他能做的只有忍受着剧痛,拼命的催动着万流归海大气功。

    心中再无所想,再无所思,意识渐渐模糊,就在此时萧云却是全身进入空明之状,身形骤然消失。

    暗红的世界,这是血的世界!

    血云翻卷,血浪怒吼,在血海之中一个血色的人影挺身而来。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

    萧云大惊,看着眼前的血色人影。

    奇奇奇,怪怪怪,无边的血海何来,诡异的血影又是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