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幻琉璃和花弄鱼围杀血仙碟,此时突来的救援来到。

    “想走?”千幻琉璃手中铁尺荡出浩瀚的威能,一尺挥出顿时山石崩碎,大地崩裂,狂霸的劲气怒扫血仙碟。

    血仙碟回身一掌,掌中现出太极之状,却是一记云掌化解这狂霸的气劲,同时借着这气劲的推动之力,身体犹如飘絮,逃得更远了。

    自然之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环境,这就是它的特性.

    千幻琉璃一尺未能建功,反而让她逃得更远,顿时大怒,正要提尺追赶,不料一道剑影飞扑而至。

    “可恼!”千幻琉璃一声娇喝,铁尺一搅,一股气势将飞剑罩住,随即铁尺舞动气势竟将远处一人罩住。

    那人藏在暗处居然被千幻琉璃察觉,连忙躲闪却不料她已陷入到了持势之中,紧随着第二势尺势再次卷来。

    那人无法破除,只得随着尺势行走,自然而然的陷入到了第三尺的尺势之中···

    那人顿时大惊失色,她已经被尺势套牢,自己的躲闪、回避无一不是在尺势之下牵动而行,若是躲闪不及一尺毙命,即使躲闪也只能随着尺势陷入到更深一层的尺势之中,就像是陷入沼泽的马儿,不挣扎是死,挣扎亦是亡。

    这是···

    “姑娘,快逃,这是绝剑剑势?”声音阴鸷难听至极,却似猫头鹰半夜啼叫,难听至极。

    “绝剑剑势?神女十三绝剑气?”血仙蝶心思电转,“她是谁?绝剑传人居然违背誓言早早出世了不成?”

    “前辈!”血仙蝶不但没逃,反而欲要营救此人,原来这人正是全真天阴子刘月梅。

    当初天道山后山天阴子随着血仙蝶而去,随后不知去向,却是随着她回到了冰宫之上。

    血仙蝶化去她体内的血气回春功带来的不良影响,从此她在冰宫之内修习武功,如今却也是武功大成,除了声音尚未改变之后,样貌却也是越发年轻,看起来不过半百的年纪。

    这次冰宫外围突现无数的武林人士,引起了冰宫众人的不安,此时白菲不在宫中,蓝冰儿当初受到萧云寒气入体如今竟是因祸得福参悟出了寒冰意境,再加上红衣,仅有两位意境高手,而紫衣和绿衫此时却是未踏入意境之内。

    这些武林人士强势而来,被十大神兵所吸引,开始有人进行试探性的调训。

    经过冰宫四魔女和天阴子一商议,必须对这些武林人士进行残暴的镇压,不能显示出一点的的妥协、软弱,否则这些武林人士定会以为冰宫魔女徒有虚名,冰宫之内尽是女子,软弱可欺,如此一来后果更加严重。

    十数只信鸽腾空而起,但是这些鸽子虽多,飞得也高,却是飞不出有心人的拦截,十数只鸽子竟然是尽数被击落。

    几人一商议,先有四魔女挡住众武林人士,由天阴子突出重围唤回血仙碟。

    天阴子刘月梅不敢耽搁,当即下了大雪山,出了北地一路向南来寻血仙蝶,正巧遇到了血仙蝶被困这才祭出飞剑一线牵给血仙蝶营造出一分逃跑之机。

    本来以天阴子的武功即使被绝剑剑势笼罩也是有着逃生之机,但是如果自己一逃,血仙蝶受伤之躯再难活命。

    血仙蝶虽然凶残,但却不是冷血,她杀死无辜之人哪怕是妇孺孩童也是不眨一眼,但是面对着自己人却是不肯放弃一丝营救之机。

    “姑娘,快走,记住天阴子没有违背誓言,没有···老婆子即使是死也是为武林做出贡献了,老婆子死得其所,嘎嘎嘎····”

    血仙蝶面上带笑,眼角却是似乎有些湿润,“嗯,老前辈,岚儿记住了!”

    血仙蝶一咬牙,一手扶腰,转身就走。

    “哪里去?”花弄鱼一声娇喝,屈指一弹一道碧烟激射而出,血仙蝶一侧身这道碧烟从身边滑过。

    同时血仙蝶身形不停急速向前奔去,而那碧烟落地,“嘭”的一声爆炸开来,血仙蝶一下子闯入到了碧烟之内,与此同时一道银茫射入碧烟之中却是正中血仙碟一处要穴,顿时内力流转被租,身子一动也不能动。

    现在的血仙碟真的是如砧板上的鱼肉,等待着的唯有任人宰割。

    天阴子一见血仙蝶一头扎进碧烟之中,心道不妙,“桀桀”怪笑一声,气势陡然间攀升,“北斗七真剑合击七寰荡天地!”

    顿时七道无匹的剑气腾空而起,骤然间七剑一散,四处劈扫而去。

    大地颤动,剑气激荡起的土石飞扬高起,身遭大片面积成为沙暴海洋,遮日月闭乾坤,竟是一剑硬生生的打断了连环不断的绝剑剑势。

    “泰山崩!”春不败终于赶到,对着刚刚脱困的天阴子就是拍出一记悍招。

    “北斗七真剑合击浩日风雷斩!”

    七道无匹剑气再次显现,七道巨大的剑气腾空而起,一个旋转,布成北斗之势,七道剑气却是同攻四人,竟是无视这一记崩山击!

    七道无匹劲气携带着风雷之威竟是一击挡住崩岳剑,二击轰飞花弄鱼,三击与梦幻琉璃铁尺对撞,将其震退五步,当即呕红,四击怒扫元浪,使其不能上前。

    其余三道剑气凌厉飞击,却是要将尚未退却的春不败当即斩杀。

    三道剑气接连飞出,一击轰飞春不败,却不见红,又是一击,春不败飞得更高更远,三击之后,就闻“咔嚓”一声,春不败身上像是玻璃碎裂一般,竟是不败罡气被轰散。

    天阴子一连打出两记悍招全身气力都被抽干一般,也是苦笑,就在此时千幻琉璃已经栖身上前,手中铁尺横扫而至。

    此时天阴子已经再无一战之力,勉强提气,一个跃纵竟是跳入碧烟之中,双掌间光华闪动印在了碧烟之中血仙碟的后背之上。

    “姑娘,我命不久矣,传我仅存内力,保你性命。”

    在刹那间,天阴子竟是将浑身的内力系数传到血仙蝶身上。

    血仙蝶一声大喝,周身血气翻涌,“哧”的一声轻响,却是将身上的银针逼出,衣袖一摆之间荡去碧烟,怀抱着气力已失,并且中毒已深的天阴子。

    一个身中刀伤身中剧毒,而另一个气衰体虚,更是剧毒缠身,能否安全脱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