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和天阴子双双受制,此时的血仙碟虽然穴道被封已解,但却也是无力回天,麻仙散的药力已让他再也提不起半点气力,更是这碧烟剧毒将她最后的希望磨灭。

    花弄鱼摸了一把嘴角的献血,手提九曲剑缓缓上前,千幻琉璃也是面带着防备之色上前,倒是春不败已经将轰飞的巨剑崩岳寻回,再次扛到肩上,还有一个完好无损的元浪。

    血仙碟心中凄然,脸上依旧是带着浅笑,不理会围上来的四人,只是看着怀中已经奄奄一息的天阴子。

    “姑娘···是···老太婆···无能了,三十年前,老太婆···可以一口气打出····六记···七势合击···剑,可是···现在···只有两记···老太婆就···咳咳···”天阴子断断续续的说着竟是一阵的咳嗽,最后吐出一口黑血。

    “前辈不老,前辈做的很好,就是晚辈也打不出那等威势的剑击,可以想象前辈当年是多么的英姿飒爽,迷倒众生。”

    “姑娘···竟会···哄···老婆子···开心,咳咳···姑娘,老婆子···求你··一件事!”天阴子用尽最后一丝气力仅仅的拉着血仙碟的衣服。

    “老前辈请说,岚儿定当竭力而为。”

    “姑娘···,如果再次遇到···施展一线牵的人···请善待,若他对···姑娘不利···还去姑娘···饶他一次···性命,同时··把我手中···这把剑··给他!”

    血仙蝶练练点头,脸上依旧带着笑,心中却是无比的痛。

    “老婆子···感觉到了···姑娘的···哭声,不要···伤心···人···都是要死的。”

    “对了,姑娘···颜无杀···并非···良配,他与···多名···女子···有染,还请姑娘···”

    天阴子没有说完,最后身子一挺,嘴角之上还带着满意的笑容,奔赴酒泉。

    “你还以为你能走的了吗?”花弄鱼恨恨的道。

    “血仙碟,你我有着约定,交出禁宫秘钥,然后嫁我为妻,尚可活命。”

    “元浪,让我嫁你不难,难道不就不怕我伤势好转之后反噬与你?”血仙蝶看着元浪浅笑道。

    元浪摇了摇头,道:“血仙子可是知道阴·阳道?阴·阳道中有一门神功名曰阴·阳逆乱天元道,机缘巧合之下被我所得,仙子只要中了我这神功,不管仙子愿不愿意,在神功之下只能心甘情愿做我的妻子。”

    元浪说着右手缓缓抬起,一直伸出,指尖一团粉红色的光芒凝聚,缓缓向着血仙碟的眉心点来,“仙子还没有尝试过男欢女爱的滋味吧,从现在起就让仙子日日体会。”

    血仙碟的脸上依旧浅笑嫣然,“阴·阳逆乱天元道?你们把它当宝,我却是视之如敝履,他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大,至少对我血仙碟没用。”

    “是吗?那就试试?”元浪的指点正在缓缓的点向血仙碟的眉心。

    “你知道为什么前辈会和我说这么久的话吗?”

    “嗯?”元浪缓缓前进的手居然停住。

    “那是因为她在为我拖时间,因为我···我要有人陪葬!”血仙碟说着手中居然多了一物。

    “不妙,快闪!是五雷霹雳子!”千幻琉璃大喝一声,身子急速飞退。

    元浪再也顾不得施展阴·阳·合·欢·印,当即飞身而退,与此同时花弄鱼和春不败也是骤然疾退。

    血仙碟张身而起,一拍后背,朱漆锦盒排开一道五彩光华从锦盒之内溢出,瞬间五彩光华向外延展,瞬间将四人覆盖,同时四人眼中尽是五彩之色。

    “小心!”元浪四人小心戒备,五彩世界之内目不能视物,此时却是袭杀的最好机会。

    四人小心戒备,片刻却是不见动静,元浪身上劲气骤然释放,一招天月斩骤然释放,向着血仙碟先前站立之地劈去。

    天月斩释放出来的一道无匹的剑气凌空而落,似是一轮弯月横扫怒卷,顿时五彩的世界就像是一卷五彩的布帛被一劈而开,竟然是将血仙碟所施展的五彩世界一剑劈开。

    “嗯?”五彩世界消失不见,而眼前也失去了血仙碟尸体,地上只有被一记天月斩斩碎了的尸身,是天阴子尸体。

    “上当了!”四人疾追,只是刚刚上前却见地上蹿起一流火光,同时强大的能量爆裂开来,居然血仙碟将这五雷霹雳子藏在了天阴子的身上,只要一动她身,霹雳子落地引爆。

    “轰”剧烈的爆炸之声震耳欲聋,大地都颤了三颤,四道身影骤然分离,本来就受伤呕血的花弄鱼和千幻琉璃再填一抹血红。

    元浪也是狼狈不堪,受了些许内伤,倒是春不败运气不败罡气虽然被狂暴的能量卷飞,但却是并未受伤。

    “可恶、可恨、可恼!”春不败厉喝一声,上前追去,同时千幻琉璃和花弄鱼服下伤药、盘膝打坐,而元浪也是一道青影疾追血仙碟。

    元浪轻功高绝无比,血仙碟虽然算计得逞,但毕竟是强行提运功力,如此一来中毒更深,仅仅几个呼吸就要被两人追赶,再次面临着死亡的威胁。

    血仙碟最终苦笑一声,“到头来终是难逃死劫,难道这就是我的命?”

    血仙碟伸手一摸又将一颗五雷霹雳子握在手中,“就是死也不会落在他人手中!”她将心一横,就要引爆这五雷霹雳子。

    就在此时她感到一阵的心跳不止,体内一物疯狂震动,一股血煞气息自身上开始弥漫,一个咆哮怒吼之声自体内那物之中发出也传入她的识海之中。

    就在此时天空一道血云排空而来,瞬间将血仙碟罩住,而血仙碟身上也是血气涌动,身上似是燃烧着血色的火焰。

    “觉醒了,觉醒了,终于成功的觉醒了,真是我的好弟弟,真是天不亡我血仙碟!”

    血仙碟身上气势陡然一涨,无边的血气从身上涌出,瞬间弥漫方圆数里之遥,同时在她的头顶之上形成了一个血色旋涡。

    异象再次显现,血仙碟的危机能否顺利解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