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象陡生,震慑着在场的四人,看着身处异象之中的血仙碟。

    血仙碟身上澎湃的血气在翻涌着,与梅剑山庄之中的萧云遥相呼应,两人似乎都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一般,血气涌动的更加狂暴,直到半刻钟后血气渐渐的向着血色旋涡聚拢。

    丰寰城,漫天的血气渐渐的向着梅剑山庄聚拢,最后全部全部收入漩涡之内,尽数收到他的体内,他的身上血色火光闪耀,将一片天地都映照成为了血色世界。

    同样的异象同样发生在了血仙碟的身上,与此同时血色的火焰燃烧之下丝丝黑气、碧烟从她身上溢出,腰间的伤口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千幻琉璃和花弄鱼双双站起,看着不可置信的眼前异象,同时身上充满了戒备之色。

    血气渐渐收拢,血仙碟血衣飘摆,此时全身上都燃烧起了血色火焰,随着飘摆的血衣更显仙子之态,远远观去正如一只展翅飘飞的血蝴蝶。

    满夕赤血人独影,仙蝶过处日月红,笑依旧,血横流,赤蝶飘飞随风走!

    血仙碟面带着惯有的微笑看着四人,此时夕阳斜照,将整个世界都似染上了一层红,尤其是那孤独的身影,显得一片的肃杀与凄凉。

    春不败肩扛巨剑哈哈一笑,“血仙碟,临死还在故弄玄虚,看我一剑砸破你的把戏!”

    春不败说着手中巨剑一挥,顿时一道罡风扫荡,挂的沙土飞扬、石块乱滚,威势十足。

    血仙碟依旧是浅笑嫣然,玉手轻轻捋了捋耳边的一缕青丝,“春不败,你不要过来。”

    “嗯?怕了?哈哈哈哈····是不是被本尊的气势吓住了,不要怕,本尊看似粗犷,但是对床上的女人却是十分的温柔,倒时候你就知道。”

    “春不败呀春不败,我是看你修行不易,不想让你数十年的苦修一朝华为浮沫,你的虚实我已看穿,你不值得我出手杀你,因为那会脏了我的手,蝼蚁一般的人物,懒得一指碾死。”

    “你说什么?”春不败顿时大怒。

    “我说,你不值得我再出手,你太弱了,你的意境缺陷太过明显,我不肖与你出手,你走吧。”

    “啊,呀呀呀呀呀啊,···小娘皮,欺人太甚···”这一刻春不败却是戏台上的张飞附体。

    春不败手中巨剑一摆,凌身一跃,双手握剑,顿时剑上气劲暴涨,一道宽过数米的剑气骤然砸下。

    血仙碟面带着笑容身形已退,就如蝴蝶飘飞穿花庭,美艳世无双。

    一个浅笑犹如岚儿飞,飘逸凌动谪仙人,一个怒吼恰似猛虎跳,横眉立目鬼附身。

    两人看似是一追一逃,在路上只留下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和粗狂的咒骂之声,人已远去。

    “春不败,不要追,小心有诈!”元浪大惊一见血仙蝶退走,而且退的这么从容,就知道其中有诈。

    春不败闻言脚下一停,血仙蝶浅笑一声,“蝼蚁”,仅仅是两个字就让春不败暴怒不已,再也不停怒吼连连,来赶血仙蝶。

    “不要让他出事。”千幻琉璃道。

    元浪点了点头,“你们小心。”当即身化一道青光疾追而来。

    血仙碟的速度其实并不快,否则依仗春不败的轻功怎能赶得上?

    血仙蝶已经成功的激怒了春不败,鱼儿已经上钩,自然不能让他轻易的逃掉,血仙碟越是如此,春不败越是紧追不舍,仅差一步,一步就能一剑砸死她。

    骤然间,血仙蝶急速转身,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春不败的对面,两人险些就要撞到一处。

    春不败大吃一惊之下,血仙蝶已出必杀绝技。

    “幽冥百裂影杀!”一声娇喝一掌已经印在了春不败的胸口。

    春不败早已开启不败罡气护体,一掌无功,只将他打的身形一滞,但却未曾受伤。

    “你的招数对我无效,受死!”春不败举剑欲劈,只是血仙碟已经贴身,剑太过巨大,短距离之间却也是难以发挥威力。

    顿时春不败感到胸口一闷,本来欲要挥出的这一剑没能挥出,劲气一阵的反噬,让他十分难受,但是最难受的还在后头。

    眼前只留下一道血色光影,此时血仙碟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道快速移动的血影紧缠在春不败身侧。

    幽冥百裂影杀豁然间发挥威力,这影杀绝技可不是一掌即止,而是掌掌连环,接连不断,即使铜打铁铸也会打的四分五裂。

    “嘭”一掌集中春不败的胸口打的他身形一滞,紧接着第二掌切在肋下,紧接着第三掌、第四掌···

    只见血影飘荡,围绕在春不败身遭,接连不断的发出“嘭嘭嘭”的响声。

    春不败身形再难战力,被一掌紧接着一掌的掌力硬生生的打的双脚离地、身子飘起,同时在春不败身周出现犹如巨钟一般的劲气护罩,这一刻不败护体罡气被打出原形。

    “明明是金钟罩大气功,还在故弄玄虚!”

    血影旋转不休,掌力浑厚无双,“嘭嘭嘭嘭···”不断的击打在春不败的身周,与此同时金钟罩只是开始出现细小的裂痕。

    “嘭嘭嘭···”又是几掌之后,金钟罩上的裂痕越来越大,此时已经布满整个金钟罩,金钟罩破裂在即、

    原来天阴子临死之前施展出了绝技七星合击剑术,竟是轰破了春不败的不败护体罡气,那一刻血仙碟就已经看穿春不败的虚实。

    天阴子逆转经脉透支体力,强行运转内力发出悍然的一击,三剑碾碎不败护体罡气,血仙碟已经判断出自己施展出幽冥百裂影杀定然一役而建功。

    “咔嚓”一声大响,金钟罩破裂,春不败再受血仙碟一掌,身子被打飞,当空呕红一片,血洒尘寰。

    血影消失,现出血仙碟身形,“一招破你功体,再一招取你性命!”血仙蝶说着抬手就要发出绝命一击。

    也是春不败命不该绝,一道沛然劲气强势攻入,正是元浪射出一道剑气即使赶到救了他一命。

    “幽冥魅力!”血仙蝶与春不败四目一对,同时血仙碟的眼中五彩光华闪烁瞬间印在了春不败的眼中。

    血仙碟眼中的五彩已收,恢复了正常颜色,只是春不败的眼中却是蒙上了五彩之色,春不败再次身中幽冥魅力。

    血仙碟谋算布局,布局的真实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个春不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