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施展出了幽冥魅力魅惑住了春不败,随机抽身疾退,春不败翻飞着向着地面落去,此时元浪人已赶到竟是拖住春不败,避免了他再遭重摔伤上加伤。

    只是让元浪没有想到的是春不败一拳竟是拍在了元浪的胸口,顿时元浪也是吐血三升,身形倒退数步才止。

    “嗯?可恶!”元浪一声怒哼。同时一道涟漪荡起裹住春不败,破心之术再次施展。

    千幻琉璃和花弄鱼担心元浪有失,两人稳住身上伤势想来支援,却不料一道红光一闪,血仙蝶竟是挡住去路。

    原来杀死两人才是她的目的,春不败并不可怕,只是一个没有脑子的存在,任何手段都能致他与死地,倒是会用脑子而且武功又高的人对她的威胁更大,所以血仙蝶设计引开元浪,要将受伤的花弄鱼和千幻琉璃抢先斩杀。

    “你们设计杀我,又能奈我何?”血仙蝶话落强沛无匹的劲气已经轰出,血气翻卷咆哮似是吞天的血龙吞噬一切。

    “轰”劲气爆发,虽然没有轰中两人,但却是成功的将两人分开。

    “死来!”血仙蝶一掌轰开两人的配合,身形一转杀向千幻琉璃。

    日月光辉交相呼应,一轮耀阳一轮圆月交相呼应,旋转交叠而出一招啸日落月掌轰然拍落。

    千幻琉璃冷颜一笑,“就让我看看你的掌力有多浑厚!”手中铁尺一挥,劲气澎湃而出,打出一招烈日乾坤。

    烈日乾坤硬撼啸日落月掌,一轮烈日硬轰耀阳圆月,一尺一掌轰然撞击到了一处。

    两道身影骤然分离,竟是不分上下,血仙碟感觉气血翻涌,稍一运功即平和下来,倒是千幻琉璃被震得刚刚稳定下来的伤势再度受创,嘴角之上现出一线的艳红。

    一道碧烟激射血仙碟,花弄鱼趁机施毒。

    “死开,你是我妹妹的,我不杀你。”血仙碟说着衣袖一摆,一道劲气将那道碧烟催开,使得毒气不得近身。

    血仙碟再次起掌,掌上血红色劲气翻腾,毫无花俏的一掌拍向千幻琉璃。

    千幻琉璃拖着受伤之躯闪身而过,同时星星点点的剑气犹如漫天花雨一般的卷来,血仙碟也是身形急转之下躲闪开去。

    血红色的长发飞舞,像是索命的绳索,根根是刃丝丝是杀,卷向千幻琉璃。

    千幻琉璃手中铁尺旋转,荡开长发,同时血仙碟栖身上前,变掌为抓抓向千幻琉璃的脖子。

    千幻琉璃一矮身,躲过这一抓,血仙碟手腕一沉立起一指只戳千幻琉璃的太阳穴···

    血仙碟不在发动极招,而是招招直奔要害,招招狠辣,招招阴毒势要力毙她与掌下。

    “你太小瞧我了!”千幻琉璃一声娇叱,身形如龙似蛇绵软异常,竟是施展出了特殊功法,血仙碟数招疾攻却是不见效果。

    “不发极招,是不是你的伤势根本就没有表面上见到的这般强势,你身上的毒厄其实并未完全的解除?”

    千幻琉璃也是眼光毒辣,竟也是一眼看出来血仙碟的虚实,想想也是本已是重伤之躯怎么可能突然间无药而愈?

    “你的功法我很喜欢,你还是乖乖的沉沦在我的阴·阳逆乱天元道之下吧!”

    千幻琉璃身上亮白色的气劲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粉红色的奇异劲气,与此同时她身子软转黏上血仙碟,竟是缠丝揉身术。

    缠丝揉身术本是一种缠住对手近身进攻的体术,就像是植物藤条缠绕而出,又似长蛇绕身紧缠对手,这本是百花道上的武学,乃是利用揉身术近身之际趁机下毒,不料被千幻琉璃施展而出。

    血仙碟被千幻琉璃缠住,粉红色的奇异劲气袭来,让她身形一滞,顿觉这股内力竟是无孔不入,而且不可抵挡,不似剑气、刀气、拳劲、掌力可以撼破。

    奇异的劲气袭体,顿时血仙碟感到杂念丛生,一股奇异的感觉自心头升起,身体之内似是刮起了一阵欲·念的风暴,眼前人影晃动,似是见到了颜无杀的身影。

    她突然有一种想法一种冲动,很想扑入他的怀着,得到他的爱抚,彼此之间进行豪无间隙的身体交流。

    “是不是很想男人,要不是你受伤精神力大损,我这神功或许还拿你没办法,但是现在···哼,任你清高如仙圣洁如雪也要在我神功下沦陷!”

    血仙碟感到意识渐渐模糊,她摇了摇头勉强还保持着一丝的清明,骤然间她脸上的笑容消失,换做了一幅冰冷之状,眼神也变得犀利、狠毒,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变化,就似是圣洁的仙子瞬间堕落成嗜血的恶魔野兽。

    “都给我,死来!”

    血仙碟身上血色火焰再次燃烧而出,同时她身体之内一个龙形之物练练颤抖不止,在这龙形之物上出现数个旋涡竟是吸收着进入她体内的粉红色劲气,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精神之力自龙形之物上涌向出来。

    “我自由了,我自由了···”血仙碟居然发出了类似疯狂的野兽般的声音。

    面对着如此巨变,千幻琉璃和花弄鱼都不知所措,就在此时血仙碟一声惨叫,“啊···胆敢利用我,可恶···我不甘啊···我还会回来的···”

    随着那声音变弱,血仙碟眼中的冰冷散去,嘴角又浮现出了惯有的微笑。

    “死来吧,你们激怒我了!熔岩血海吞九天,熔岩血炼!”

    血仙碟居然在一瞬之间打出两大悍招,而且还是血煞与至阳融合而出的极强悍招,只是悍招一出顿时血仙碟呕血三尺,反噬之力让她本来就已经受伤的躯体难以承受,打出的两大悍招威力骤然间失去三成以上,不足七成威力的两大悍招轰向了千幻琉璃和花弄鱼。

    “强弩之末!”千幻琉璃在血仙碟身上气势一涨的时候就身形疾退,奈何虽然口中说着强弩之末,但也是不甘硬撼,因为血仙碟身上的气势实在是太盛也太强。

    血仙碟打出来的强弩之末的悍招极势能否奏效,她是否博得这次大战的最后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