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打出来的强弩之末的悍招极势,而花弄鱼与千幻琉璃皆在这悍招的笼罩范围之内。

    花弄鱼被血仙碟推开之后没有上前,一直的冷眼旁观,她太想千幻琉璃死了,但是她又不能出手对付她,若是此时千幻琉璃死在血仙碟的手上,那就太完美了,所以她打出灭魂烟剧毒之后没在出手。

    花弄鱼离得血仙碟距离稍远,这也救了她的命,她一见血仙碟发动悍招率先跳出,但依旧被血仙碟不足七成威力的悍招轰中,整个人身子横飞出去,九曲剑也远远飞出,同时一抹鲜红飘洒落地。

    千幻琉璃本来对血仙碟施展着缠丝揉身术,那可是紧贴身子施展的武功,再想避让哪里躲得开,顿时人做柳絮飘,一道血箭喷出长许远,沉重异常的铁尺翻飞而出,最后插到地面之上,居然直末尺柄。

    “咔嚓”沿着铁尺插入的地面骤然间裂开数道裂痕,竟是山石崩、大地裂。

    “噗”血仙碟又是连连呕血,但是她身子仍旧未倒,玉手翻飞间在自己身上连点数下,身上一处穴道形成一个漩涡,将体内的剧毒吸入漩涡之内,以内力压制。

    与此同时另一处穴道也形成一个漩涡,漩涡之中一团粉红奇异之气也被封印。

    血仙碟脸上的潮红逐渐的褪去,但是依旧是心中砰砰乱跳。

    阴·阳逆乱之气乱人阴·阳,血仙碟虽然没有迈出那最后一步,但是她已经感受到了逆乱之气给她带来的异样感觉,让她本来一颗早已深深掩埋、沉寂下来的儿女之心又再次复活,渴望与爱人共枕眠的渴望不可遏制。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血仙碟看起来尚是年轻,实际上却已快入三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又受到阴·阳逆乱之气的影响,一颗女儿心不安的躁动了起来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眼下血仙碟将身上的毒物、逆乱之气皆被封印,所受的内伤也被平缓了下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收获这次大战的成果。

    杀人夺命!

    血仙碟正要上前取了千幻琉璃的性命,此时沛然剑气又至,元浪再此前来搅局。

    “可恶!”

    元浪一声怒吼,青云剑带定青光怒斩血仙碟。

    血仙碟强提内力纵然一跃,嘴角带笑飘然而去,人去远,声音却已传来,“元浪,你还是那样的虚伪,你手中的剑伤不了我,用刀吧,遮掩,在我面前毫无用处。”

    随着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血仙碟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元浪的眼中,元浪不能追。也不敢追,因为在血仙碟的逃跑上他看不出血仙碟有伤势在身,更是不知她身缠阴·阳逆乱气,只是被方才两记内力沛然的悍招所震撼。

    元浪不仅是被震慑于血仙碟的战力,更是担心千幻琉璃和花弄鱼的伤势,若有人趁机袭杀,或者血仙碟再杀一个回马枪,两人必死无疑。

    元浪情急之下扶起千幻琉璃输功渡气,不料千幻琉璃浑身血气缠绕而且身体热辣无比,整个人似是一块烧红的炭,散发着血气的红碳。

    不是血也不是烧红的碳,而是血之熔岩灼身,血仙碟所发出的浑厚内力犹如附骨之躯粘附在千幻琉璃身上,不断的吞噬着她的血液,灼烧着她的经脉、功体。

    “噗”

    元浪一动千幻琉璃的身体,顿时她又吐出一口血来,千幻琉璃强打精神睁开眼睛,进入眼中的是一双关切的眼神以及一脸焦急的神色。

    “快追血仙碟,她已是强弩之末,更中我逆乱气···”千花琉璃断断续续说完,竟是又呕鲜血。

    现在耽误这么久的时间已经失去了追杀的最佳良机,而且元浪现在也不急着追赶了。

    “琉璃,放心,血仙碟既然身中逆乱气,再次遇到之时定然乖乖入我彀中,你的伤势才是我最关心的。”

    不远处春不败带伤的身体,拖着沉重的巨剑一步一步的走来,而花弄鱼也已经缓缓起身,尽管她也是假装着身受重伤不起,但却是挽不回元浪哪怕是一眼的留意。

    春不败与花弄鱼互相搀扶,而元浪却是将千幻琉璃横腰抱起。

    四大高手围攻血仙碟,又设下精妙的陷阱,最终却仍是不能留住她,血仙碟的力量到底有多强?

    丰寰城,梅剑山庄。

    萧云身上的血气缓缓收于体内,身上却是涌动着滔天的血色气劲,此时一股强大的意念正在冲击着他的识海,在他的识海中他正在进行着天人交战。

    萧云一下子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庄内人员的注意,丰小依和叶可卿正在切磋武功也被打断,慌忙向着意境巷赶去,与此同时白菲也是匆匆而来,丰小冉与柔姑娘也至。

    其余庄员也纷纷赶来,鬼骷髅曹贺以及于浩光以及各大堂主也纷纷到来。

    丰小依唤过大管事胡古月,让他安排下去继续梅剑山庄的正常运转,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胡古月安排下艳倾心、卢长川、陈天辰和孟渊等人继续保持梅剑山庄的正常运转,同时驱散众人,但却是驱不走梦倪裳。

    梦倪裳不走,丰小依也不愿理会,她毕竟还是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有着大把的理由留下来。

    萧云识海中天人交战,他正与一个血色人影杀得难解难分,身体之中一物“嗡嗡”颤抖不止。

    与此同时一旁的柔姑娘胸口一阵俱震,同样的感觉再次浮现出来。

    就在前不久月前她胸口莫名俱震,那时候是萧云还是身在昆仑之时,体内异物初觉醒之时,而就在今日他的胸口震动剧烈无比,萧云身上散发出来的血气居然落在了她的身上,在她的头顶也形成了一个血气旋涡。

    柔姑娘像是受到了什么神秘的召唤一般,召唤着她前来,一者就在身边,一者却在远方。

    好不容易那心中震动之物平静下来,却是发现了山庄诡异的景象,而且身受召唤的牵引本来不想露面的她也悄然现身。

    本来平静下来的异物似乎是受到了互相的吸引,再次震动起来。

    “不好,云的意海遭人攻击,他又遭遇心魔反噬!”白菲一眼看出端倪。

    萧云遭受莫名的心魔反噬,他能否安然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