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一眼道出萧云又遭受心魔反噬。

    “嗯?”丰小依刘海遮住的眼睛骤然间变得血红,却见萧云全身真气急速流转,诡异而有着章法,不似走火入魔却似是修炼着莫名武学。

    骤然间她却是发现萧云胸口之处似有异物颤抖不止,竟是一只凤形,凤形之上血气丝丝溢出,侵入到了萧云的识海之内,在他的识海中汇聚成一个血色光球。

    “嗯?”丰小依再次运转玄功,左眼之下竟是留下一滴泪,一滴红色的泪,血泪!

    再开眼,丰小依清楚的看到那血色光球似是一个世界,其中两人拳来剑往,却是进行着一场生死大战。

    “怎么会这样?”丰小依不由皱眉,而其余之人却依旧是一无所知,看着身现异象的萧云。

    “姐姐,可是看出了什么?”丰小冉上前问道。

    丰小依未及回答,柔姑娘已经缓步上前,完全是身不由己的被莫名吸引。

    梦倪裳大喝,“妖女,你要干什么?”

    叶可卿闻言皱了皱眉,毕竟柔姑娘是客人,而梦倪裳身为主人以“妖女”称呼与她,这与她的庄主夫人身份十分的不合适。

    丰小依没有阻止,因为她惊奇的发现在柔姑娘的体内居然也有一物震动连连,此物却是不知何物,却像是一个带扣,其中一端似乎与那凤形的切口吻合,而另个一端···

    “柔姑娘的幽冥魅力正是意识之剑,可助云脱困!”白菲神情激动,看着柔姑娘,希望柔姑娘出手救助,同时也是提醒众人不要阻止柔姑娘。

    柔姑娘面现痛苦之色,体内那物颤动连连,居然与萧云的凤形震动相互契合,萧云身上的血色气劲骤然间膨胀起来,却是将柔姑娘罩住,顿时柔姑娘体内那物却是散发出淡淡的清光。

    “幽冥魅力!”柔姑娘身上五彩光华闪烁,顿时眼中五彩光华凝聚成刃,却是两把形状怪异的剑,五彩光华一闪,两把剑化成一道凛冽的意识之剑直斩萧云识海。

    剑身弯曲却也流畅,中间却是握手,剑刃倾侧,却是从握手之处两相对。

    在萧云的识海之中骤然一记剑气轰入,加入战局。

    两把利刃旋转,连消带打,柔姑娘双手握刃强势入局。

    “嗯?你也出现了?三分之数尽现,本尊也要现世了,哈哈哈哈····”

    萧云手中剑光频闪,柔姑娘利刃一合,两边弯曲的利刃居然合成蝴蝶之状,蝴蝶飞旋斩杀,再配合上独特的运刃之法,却是攻守之间不见破绽。

    “嗯?百花道蝴蝶幻刃?先是裂空道背叛本尊,今日就连百花道也敢与我为敌,可恼,和恨!嗯?不对,你是幽冥道主?三道同判本尊,该死!”顿时识海中大战又起。

    “叶姐姐,如何施展出意识之剑?”丰小依问到。

    “意识之剑乃是有由意而生,是精神力的攻击,意境攻击亦是精神力的攻击,稍有不同而已,姐姐博览群书虽然懂得,但却是不会!”

    丰小依转眼看向柔姑娘,瞬间看破她体内劲气的流转,稍加体悟已经领会,当下凝神聚气一道意识之剑轰然射出。

    “嗯?小依妹妹的领悟能力果然不俗。”叶可卿也是赞叹不止。

    “多谢姐姐夸奖,这其实是小妹的能力而已,并非领悟之力。”丰小依淡淡的道。

    意识之剑穿入萧云识海之中,顿时一道雄霸的剑气骤然斩出,剑气悍然从血影之中穿过。

    “是剑道!难道六道尽数背叛本尊不成?还有阴·阳道和刀道的人呢?”

    血色人影被一剑贯穿居然毫发无伤。

    “云的心魔到底是何物,如此诡异?”丰小依不由得看向白菲。

    “并非心魔,而是他的意境,云曾经偶得意境种子,那却不是好事物,其中蕴含着一道亡者的意志,意志不散,六识不亡。那道意识想要占据云的识海,然后借体重生。”

    “嗯?意境种子之中还能留有意志?”叶可卿感到难以置信。

    “可以的,别人做不到,我知道有一个人知道,血煞魔尊默苍离!”

    “难道···”

    “你们在说什么?还不救救云,还在这里喋喋不休?”梦倪裳对几人深感不满。

    柔姑娘缓缓的上前,她的身子微微颤抖,她的手缓缓抬起,不知为何她的心中突然有一种感觉,这是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怎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幽冥魅力反噬之后一颗心反被对方吸引的结果吗?

    她身子颤抖着一只玉手缓缓的在萧云的脸际滑过,心中莫名的感觉再次奇袭心头,血肉相连的感觉直冲识海。

    萧云丝毫不知,意识之中四人已经大战见酣,却是丝毫奈何不得那血色人影。

    剑来剑往虽然剑刃加身却是难以伤其分毫,总是被一剑贯穿,被一道震碎,但是血气无形又无质,竟是伤他不得。

    “嗯?该将如何?”丰小依身上剑势凌然一爆,眼中血泪再滴,同时一道意识之剑再次攻入,顿时股剑气合一,萧云的识海中的丰小依剑势更加凌冽。

    丰小依的剑势一放,顿时荡起四周烟云,梦倪裳居然被推飞出去。

    “姐姐,不可强运功体,你的眼睛···不可过度运用。”

    “不要管我!”丰小依不听劝阻,欲要在开血眼。

    “没有用,找不到解决办法,杀不灭这种意志,我有一法可用,只是我却不会意境之剑,同时需要五阴之力联合布阵方成。”

    “我不会交你们意识之剑,那是我的秘密。”柔姑娘毫不犹豫的拒绝。

    “这里又不止你一个人会意识之剑,不用你教,只是何为五阴之力,所布亦是何阵?”丰小依看了一眼柔姑娘道。

    “呵,不要如此对我针锋相对,我不是你的情敌,你的情敌在那边,还有你的身旁。”柔姑娘浅笑间看向刚刚从地上爬起,满脸尽是尴尬的梦倪裳又看了看一旁紫衣飘摆的叶可卿和白衣胜雪的白菲。

    “不要斗口了,还是说说五阴之力和所布阵法,时间紧迫!”婉媚幽兰叶可卿状如幽兰,婉媚众生,但却露出焦急之色。

    暗生的情愫,焦急的心情,萧云能否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