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媚幽兰叶可卿心中焦急,阻止众人斗口。(书=-屋*0小-}说-+网)

    丰小依叹了口气,见她如此模样如何不知她对萧云的心意,也只能叹气情海无边,何处是岸?

    “五阴者为五名女子之体,阵者为五行阵,却不是普通五行,名为五行聚阴灭煞阵!”

    “为何要偏偏五名女子之体?”叶可卿问到。

    “女子属阴,即使你练就纯阳劲气也改变不得身为女子的特性,所以必须是五阴之体方可,以五阴之体承载五行之力,聚阴气入体,成无尽煞气,与血影对冲。”

    “这里正好有五名女子,倒是正好!”丰小冉对此很是乐观。

    “我不想与你等为伍,除非救了云后,你们就此远离与他!”

    梦倪裳不是不想救萧云,而是她认为眼前这些人都与萧云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她们定然不会见死不救,她乃是要以这个条件要挟众人。

    “不必,云虽是男身,但却是纯阴体质,与女子体质无异,当可吸纳阴气。”丰小依却是看也没看梦倪裳。

    “好,那如何释放出意识之剑?到时候由我引到布阵,当可破敌。”叶可卿道。

    丰小依伸出右手,同时白菲和叶可卿的手搭在其上。

    丰小依运劲出招,顿时气劲冲入到了两人的经脉之中,同时逍遥诀劲气运转一同输入,却是以逍遥诀气劲平衡、引导着对方的劲气行走经脉,顿时三女身上同时劲气一爆,大地震、山河崩,土石翻飞,地面道道裂痕延展而去。

    三道意识剑气骤然释放,同时柔姑娘一愣,竟没想到她也会意识之剑,而且可以以劲气引导而不会遭受反噬,这到底是什么功法?

    柔姑娘也来不及细想,当下施展出幽冥魅力,顿时四女入战局。

    “五行布阵!”五人之中白菲武功最弱,也是唯一没有进入意境之人,但此时却是战局总指挥。

    当下五人各占方位,四柄剑一把蝴蝶刀寒光凛冽的将那道血影围困。

    “水火升降五行求,白虎锁入青龙窟。龙虑一会神气生,再运六六三十六。

    三十六兮少人知,窍妙分明在坎离。颠倒配合妙通玄,来似金刚去似绵。····”

    白菲口念阵词,顿时五人劲气相连,阴气骤然凝聚,成五方之状向着血影罩落。

    “他不过是一个残留的意志,非是本体,收到阴气一冲即散,若是遇到本体再此怕是难以奏效!”白菲解释道。

    “一举灭杀!”丰小依言语冷冽,同时一声娇喝,再注阴力。

    同时四人也是接连运力,顿时煞气凝聚已成实质之化,冲击着血色人影。

    “嗯?本尊记得这阵势,大意了,不过本尊不会死,我等着你变强,变强之后我再躲你躯体,更是省去了本尊不少的气力,哈哈哈····”

    在一阵大笑声中那血色人影轰然崩碎。

    与此同时四道意识之剑也消弭无形,萧云身上的血色劲气才缓缓收拢。

    “云,怎么了?”丰小依关切的问到。

    萧云摆了摆手,众人也都不再问。

    丰荫城。

    陆雪云乃是名门陆家的大小姐,陆家也是一大势力,与点苍关系密切,两者在势力上有着密切的纠葛,属于互生互惠的关系。

    陆家大小姐陆雪云与陈天成时常相遇,二人渐生情愫,后来结为夫妻。

    这日陆雪云策马独身出城,原因就是她突然接到飞鸽传书,其上却是带着一封信笺,这是一封来自家族的信笺,乃是家中小弟突然来访,却是被困半途之中。

    陆雪云寻陈天成不到,知道他定是为着十大神兵之事奔波,陈天成为了吸引大量的武林人士到北地冰山,却是亲自带着联盟四剑为饵去北地,至今未归。

    情急之下陆雪云怀雪云神剑策马而出,按照信笺上的指示地点疾行。

    刹那间,一道宏伟掌力骤然轰至,陆雪云举掌相迎,顿时雪云飘荡,掌中一浮雪花状的劲气爆射而出,顿时轰破那来袭掌力。

    人虽无事,但是坐骑却是经受不住这沛然掌力的对撞,轰然一声惨嘶,胯下桃红马的脊柱被硬生生的压断。

    陆雪云一跃而起,雪云神剑豁然出鞘。

    面前两道人影已经拦住去路,为首两人,其中一人凶神恶煞,手中一把血色长刀,闪烁着嗜血的光芒,而另一人却恰似书生,纸扇摇摆间倒也显得风流倜傥,原来是天道盟的血刀门妖刀和星宿海毒公子。

    “为何拦我去路?”陆雪云怒道。

    妖刀手持血刀哈哈一阵大笑,“一只信鸽就将那你引出,难道你还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吗?”

    “嗯?大胆,可知我是谁?我乃自由联盟盟主夫人,识趣的话就赶快把路让开。”陆雪云此时也知上当,借助说话的时间稳定心神。

    妖刀闻言哈哈一阵大笑,“正是要擒拿与你,以你相要挟换取神兵两件,其实我们也很好奇在陈天成的心中是你重要还是两件神兵重要。”

    妖刀话落间掌中血刀摆动,顿时漫天的血茫纵横的刀光交相辉映。

    妖刀一刀落斩向陆雪云,陆雪云雪云神剑动化作一片云气,夹杂在漫天的飞雪之中,似是消失不见。

    雪云神剑飞雪飘动间荡开血刀,同时一剑揉身刺入直取妖刀心窝,二人刀来剑往站在一处,真是刀光红光闪,飘雪剑影过。

    血刀刀法诡异异常,施展开来总是从让人想不到的地方劈斩而出,只留下一道道的血影刀光。

    雪云剑法也非平常剑术,劲气催动间漫天飞雪,雾霭丛丛形成云朵,云在身边,周身浮云,陆雪云就似是云中仙子漫步剑舞。

    刀光如血,赤红一片,妖艳而诡异,剑影似雪如雾,清白而圣洁。

    刀起荡起块块石块凌空飞爆,剑落激起道道黄沙,沙土越空飞扬。

    数招不能克敌的妖刀心中焦躁渐起,越是焦躁越是不敌,最后露出破账被陆雪云一剑透入,肩头之上一剑斩过,给战斗增加第一道鲜红,为了挽回败势,妖刀骤然间施展出了悍急刀招。

    “吞天血影!”骤然间的极招,刀气化作万道血光激射陆雪云。

    极招之下陆雪云又将如何化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