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雪云大战妖刀,妖刀负伤,为了挽回面子悍然间发动了大招吞天血影。

    “快雪云斩!”

    雪云剑急速挥舞,剑刃之上朵朵雪花剑气释放,汇成快雪之刃硬撼吞天血影。

    轰然一声爆,血光飞舞,一道妖异的血影高高飞上高空,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最终向着大地落去。

    快雪之刃轰然崩碎,但是崩碎后依旧是化作片片雪花剑气席卷妖刀。

    纸扇挥舞,瞬间荡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将雪花剑气吹散,同时雪花倒卷,只是雪花已非雪白而成妖异的碧绿。

    陆雪云目光一凌知道毒氛来袭,当即纵身一跃,同时手中剑起刺向毒公子。

    毒公子折扇一合荡开一剑,同时纸扇压剑顺剑点向陆雪云的手腕。

    陆雪云手腕一沉,剑身一颤将纸扇弹开,同时剑光一闪,裹着一片雪花横削毒公子的咽喉。

    纸扇一开,立在身前,竟是挡住这一剑,原来扇面非是纸糊,乃是天山雪蚕丝而成,坚韧无比,刀枪难伤,乃是制作宝衣神甲的最好材料。

    纸扇挡住这一剑,扇子一闪,顿时一股黑烟窜出,被一扇之下急速扩展。

    陆雪云屏息身退,不料妖刀已将失落的血刀寻回,转手间就从后直袭陆雪云。

    前后夹击直下,陆雪云转身对抗,面对着夹击之势,骤然间雪云剑急速旋转间,漫天而落的雪花化作杀人利器。

    “映雪寒霜!”

    陆雪云再出大招,漫天的飞雪化作利刃飞扬,周身的云气化作彻骨的寒霜,同时飞雪、寒霜在陆雪云狂暴的劲气之下轰然一爆,卷向四面八方。

    “你们太小瞧我了!”陆雪云怒急一招,却是一招败双雄。

    “噗、噗”两道血箭喷射,伴随着漫天的血雨落下,两个倒飞的身影也轰然落地。

    雪停云散,陆雪云傲然而立,目光阴寒,看着两人。

    “宵小之辈,也敢染指十大神兵,神兵你们得不到,今天也要把命留下,怪就怪你们是天道盟的人,你们也敢将主意打到我的身上?”

    陆雪云举剑就要取了两人性命不料却听一阵笑声,笑声生毒公子所发,他强忍着痛苦,虽然是在笑,但却是气息微弱。

    “你杀的了我吗?你的映雪寒霜果真厉害,也实在是没想到你的意境之力如此强悍,不过真当我毒公子是纸糊的不成,我这一个‘毒’字可不是白叫的。”

    陆雪云一惊,顿感不妙,体内一股邪异的力量在体内乱窜,横扫经脉,尤其是气海丹田一阵剧痛,似是有人拿着一把刀在里面乱搅一般。

    陆雪云骤变的脸色,以及颤抖的身体,脸色黑气浮现,豆大的汗珠颗颗滚落。

    “你的映雪寒霜虽强,但是极招之后的收功却是更长,而我的毒招也趁机而入。”

    “怎么会?我···并未发现你的毒···”

    陆雪云感觉到气海丹田被封,全身经脉也尽数锁死不能流转精气,全身气力都似是被抽空了一般,手中的雪云神剑都不能握住。

    “我的毒与你相合,我施展的一招叫寒雪毒影,本就如霜似雪,早就融入到了你的剑气之中,你当然不知不觉,待你悍招一发,收招气衰的瞬间侵入,你如今还有何话说?”

    毒公子缓缓起身,而一边的妖刀却是没有那么的幸运,他挺了挺身子,但却是没能起来,这一挣扎不要紧,倒是喷出一口血来。

    原来在陆雪云发动悍招的刹那,涌动的狂暴气劲让毒公子心知不妙,当下就已经抽身而退,而且他手中折扇展开,大片面积护住要害,而妖刀却是迎难而上,先前的一记对撞之下已受内伤,如今在与强招对撞,伤势更重。

    这就是有脑子和没脑子的区别,抡起武力妖刀要完胜毒公子,可是奈何比起脑子,妖刀就被毒公子甩掉十八条街都不止。

    毒公子服下疗伤药,并且在妖刀身上连点数下,掌力在他背后一推,将他胸中的淤血吐出,随后也给他喂服了疗伤药。

    妖刀顿时盘膝而坐,打气运功,恢复伤势,而毒公子在恢复了一阵伤势之后向陆雪云走来。

    陆雪云勉强站住身子,只是坚持着未倒,现在她已是勉强支持,就是战着也感到十分的费力,眼见着毒公子手摇折扇向她而来,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怖袭上心头。

    “果然是个美人,敢如此伤我,今日要你以身体补偿。”

    陆雪云的脸色顿时煞白,她与成天成婚配多年,自然懂得男女之事,一见毒公子脸色露出的毫不掩饰的侵略眼光,早已清楚他要做什么,这是要毁去自己的清白之身。

    “你敢····”陆雪云勉强说出这两个字,全身再无气力,身体居然向侧一倒。

    毒公子一下揽住陆雪云,此时美人在怀,脸上带着得逞的YIN笑,“小美人,不要担心,本公子会好好的疼你,同时本公子也听说了陈天成身在遥远的北地,这些日子定时让你孤枕独眠,今日就让我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你···”

    “没用的,你现在即使想要自尽也是不能,寒雪毒影能冰封你的经脉、气海,即使想动也是不能,不过本公子不愿逼迫人,尤其是女人,所以本公子希望你能主动。”

    陆雪云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眼中明显的露出不肖之色。

    “你不主动也无妨,本公子会让你主动的,只要给你服下一粒催·情丹,还怕你不主动献身?”

    陆雪云的脸上明显的露出了骇然之色,这东西一听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物。

    毒公子两指之间夹着一粒粉红色的药丸,渐渐的靠近陆雪云,陆雪云牙关紧要歪过头去,奈何浑身无力,即使自己功力尚在,若是落入他手,这粒药丸也能够强行喂入。

    眼见陆雪云就要中药失身,此时一道劲气突然袭来,这劲气不强,但也不弱,妙就妙在运用的十分恰当。

    劲气袭来,居然将毒公子手中的催·情丹药炸为齑粉,而未伤毒公子分毫,就这份精准的控制力就让人叹为观止。

    突来的人是否能够安然救出陆雪云,他又与陆雪云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