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气袭来,居然将毒公子手中的催·情丹药炸为齑粉,而未伤毒公子分毫,强援来到。

    “一枕黄粱梦不成,清天碧水风云轻。雁声轻鸣萧瑟远,天涯独行月清明。我名月清明,见不得奸徒行恶行,还请公子放手,留下姑娘一世清白,我留你等一条性命。”

    月清明口念诗词,手持玉萧,脚踏尘影,飘然而至。

    “嗯?月清明?何许人也?”毒公子也是惊讶无比,这一击把握的恰到好处,让两人是拍马也赶不上。

    “我乃一介流浪人,公子未曾听闻也是正常,不知公子可否卖我一个面子。”月清明谈吐优雅,气度不凡,大有宗师风范。

    “面子给你了!”妖刀本想着上前拼命,但是毒公子却是直接的答应了月清明。

    不给又能如何,如今两人一个还不能站起,一个即使站起也无再战之力,而且这月清明显示出的一手上等武学,已经骇人听闻,若是逼他出手,两人死期将至。

    毒公子扶起妖刀,两人看了一眼月清明,眼中的恨意绵绵,奈何如今却是只能隐忍。

    “姑娘,可曾受伤?”月清明举动得体,见陆雪云如此体力不支也没有上前扶住,这不是不关心而是对她的尊重。

    尊重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不能轻易的碰触她的身体,哪怕是衣角裙边。

    “我中毒了···”陆雪云说完再难支持,竟是身子一歪昏迷过去。

    月清明看着倒地不起的可人,手中洞箫轻旋,嘴角弯起一丝微笑。

    泛舟江波,一艘花船飘荡在河中,这是陆雪云中毒受伤后的第四日。

    花船飘荡顺水缓缓而流,船不算大,但却是华丽异常,其中摆设也算齐全,宽松的大床上,陆雪云面带着潮红,不愿起来,她身手拉过被子盖住自己漏出的玉肩。

    此时他的身边一个人正在缓缓的穿着衣服,衣服穿罢,一洞玉萧持在手中。

    “一枕黄粱梦不成,清天碧水风云轻。雁声轻鸣萧瑟远,天涯独行月清明!清明,让我的这一枕黄粱梦继续做下去不好吗,为什么要走?”

    陆雪云绝对不是一个放荡的女子,相反她很保守,但是现在她却是出轨了。

    四天很长吗?四天并不长,救命之恩虽然难报,但也不必以身相还,更何况看她的模样根本就不是因为报恩而献身。

    天崖独行月清明乃是一介江湖人,江湖独行客,一把玉萧独身浪迹天涯。

    在当今武林之内,向月清明这样的江湖人也不少,武功也是有高有低,而向月清明这等高深莫测的武功的人就不多了,再加上他貌胜潘安、情如宋玉、才若子建的特点,这样的人物别说武林之中就是数百年来也不曾有过,当年的锦圣萧百荣也不过如此。

    月清明将中毒昏迷的陆雪云救醒,将她所中剧毒逼出,休息半日也就无事,只是她的眼、她的耳,甚至她的心都被眼前的人所吸引。

    潇洒俊逸的容颜、让人神魂为之颤抖的充满魅惑的声音,尤其是潇洒来去,脱撒自由的生活更是让她陶醉。

    一人一萧,无处不可去,无处不能去,潇洒随意。

    月清明无一处不吸引陆雪云无一处不让她着迷,仅仅是一眼,,一句话“姑娘,你醒了!”都满怀关心,不知为何就这一眼一句话,就让陆雪云浑身颤抖。

    在月清明说话之间一股肉眼看不见摸不到亦是没有丝毫内力波动像是根本就不存在的的无形脑波冲击着陆雪云的识海。

    她像是遇到了初恋一般,感觉与他很熟很熟,就像是相恋了数年的一对情侣分手后再次重逢一般···

    不由自主的陆雪云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这种好感绝不是肤浅的,而是极深的,深入骨髓的,这已经不是好感而是刻骨铭心的爱···

    她们之间不应该有爱,更是不应该有感情,仅仅一个眼神,一句问候,但是事实上她真的爱上了他,不可自拔。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会爱上他,爱情不需要理由,但是没有理由的爱情也很奇怪。

    就在陆雪云伤势好转之后两人握手相谈,很奇怪陆雪云居然说她讨厌江湖的纷争就喜欢月清明这般无拘无束的潇洒飘逸,一人一萧行江湖,行到哪里,家就在哪里,无牵又无挂。

    陆雪云很注重家族更注重联盟,她一直是陈天成背后的坚实后盾,一直都是,否则也不会接到族弟受困的信笺就飞马赶来。

    但是现在她却是换了说辞,但这并不是她在说谎,而是再说心里话。

    接着陆雪云又抱怨起陈天成来。

    抱怨陈天成不理自己,更是抱怨他整日的与陆金岚、梦琉璃等人在一起,与她们在一起的时间躲过与自己在一起。

    抱怨陈天成将太多的时间放在联盟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自己身为一个女人,没有得到应该得到的爱。

    她的眼神充满了对陈天成的不满,更是反衬着对月清明的满意,她直言不讳的告诉月清明希望在陈天成身上得不到的爱,得不到的满足会在月清明身上得到。

    月清明答应了她,将她拦腰抱起,褪去衣衫,然后她得到了在陈天成身上得不到的爱,更是得到了巨大的满足。

    两人的关系得到了进一步的突破,陆雪云已经俨然忘记了陈天成,忘记了家族,忘记了自由联盟,更是忘记了自己,她记得到只有月清明,她是属于月清明的,就像是一只猫一只狗,那是月清明的宠物。

    “一枕黄粱梦不成,清天碧水风云轻。雁声轻鸣萧瑟远,天涯独行月清明!清明,让我的这一枕黄粱梦继续做下去不好吗,为什么要走?”陆雪云露出了不满。

    “我有急事!”

    “啊?什么急事,要不要雪云帮忙?”

    “我··不,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涉险!”月清明脸上露出了不忍和无奈,那样子就像是一个人即将步入一个将死的约会。

    陆雪云的心似乎都被揪了一下一般,很痛,很痛···

    “有什么危险,告诉雪云,刀山火海,雪云都会陪着公子!”

    “哎,我不能告诉你,这真的太危险了,我不能把你也拉入到危险之中。”

    “我都是你的人了,你有危险,我又怎能不理?”

    “我···要去丰荫城,自由联盟···”

    月清明出言要去丰荫城自由联盟,到底他是何种目的,陆雪云又是如何表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