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清明言说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在陆雪云的催问下终于说出:“我···要去丰荫城,自由联盟···”

    “你···去哪里干嘛?”提到自由联盟,陆雪云的心感到一种莫名的颤动,但是很快这种颤动就被压下,取而代之的是对月清明的深深担忧。(书^屋*小}说+网)

    “自由联盟盟主手中有一块盟主令牌,我想得到!只是这太危险···”

    “嗯?你要盟主令牌做什么?”陆雪云的神情一怔,同时她的眼神似乎变得凌厉。

    “哎···”仅仅一声叹息,陆雪云感到心神大震,一句叹息似乎蕴含着万般魔力,让她深深的陷入···越陷越深···

    她的眼神又变得温柔多情,“那令牌算什么,有雪云在,可以轻松帮你取到,而且不需要涉险。”

    “真的?”月清明感到十分的震惊。

    “真的,雪云真会骗你,其实那令牌就在雪云手中,你什么时候要?”陆雪云眼神迷离。

    “最晚明日午时!”月清明郑重的说道。

    “明日午时啊,还很早啊,明日一早我们老地方见,不过现在雪云还想···”陆雪云说着紧紧的裹了裹身上的被子,脸上泛起红霞,低下了头。

    “还想?才刚刚结束,你真是一个废碳的火炉····”月清明低头捧起陆雪云的脸,唇合,衣落,一曲和谐的奏响随着船儿荡荡飘出。

    水儿流,缓缓,船儿漂,慢慢,船上一个有心的男人,一个失魂的可人···

    月夜密林中。

    月清明手持玉萧,潇洒飘逸,负手而立。

    “师兄!”他的身后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

    月清明回首间见是一个身穿浅绿色衣衫的女子像是自然的精灵一般出现在他的身后。

    “师妹,你来了!”月清明上前紧紧的将那女子揽在怀中。

    “师妹,可是想死师兄了!”

    那女子粉面低垂,“师妹也想师兄,只是现在不是时候,少主让我问你,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月清明怀着美人,“师兄出手自当手到擒来,这次比想象中的顺利,本想着去丰寰城才能见到陆雪云,也本以为要费一番功夫的,却不料妖刀和毒公子却是心有异念,恰好给师兄提供了便利。”

    “那祝贺师兄了,只是美人恩难消,师兄还要注意身体。”绿衫女子从月清明怀着挣扎出来,“不知陆雪云何时能将令牌拿到?”

    “明日午时,醉江楼!”

    “好,明日午时会有人在醉江楼等候,现在又有一个任务给师兄了,不过这次却是真正的对师兄的考验,但却是不急。”

    “是谁?”月清明眉头一皱。

    “昆仑掌教叶可卿,难道这不正是师兄的意愿吗?”

    “哼,那个女人,她的武功不弱,确实是一个考验,就是不知我的本事对付血仙蝶如何?”

    “任务不算成功,但也不算失败。本来想要借着春不败之手让血仙蝶受创,然后以逆乱气引动她的情·欲,最后逼她拿出禁宫秘钥,不料最后却是失败了,不过她也身中逆乱气,长时间的受逆乱气煎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相信再难逃脱。”

    “可惜了。”月清明叹息一声。

    “若是有我在,由我施展出心魂术,定然成功,只可惜···”绿衣女子叹了口气。

    “师妹不必懊恼,有的是机会,不是吗?血仙蝶比叶可卿还要有挑战,不是吗?”

    “对了,我倒是忘记了,少主吩咐了,让你接触一下古墓派的黄晴晴和孙剑画,尤其是孙剑画已经是意境高手,对你十分有帮助。”

    “只是接触一下?”

    “少主是这么说的,而且师兄有许多的女人,而她们却只有师兄一个男人,这样的女人对师兄而言就像是美酒,窖藏的时间越长,味道也就越是醇香,不是吗?”

    “师妹说的是,我已经从师妹身上闻到美酒的醇香味道了···”

    “师兄,连番几日大战,可是要注意身体···今日,就免了吧,来日方长···”

    “为了师妹,我这身体算得了什么?”月清明说着又将那绿衣女子揽在怀中。

    “对了,师妹,那《阴·阳逆乱天元道》的秘籍可是得到了?”

    “可恶至极,就连花弄鱼、姬红霞都被传授了,却是单单不传授与我,真是可恶。”

    “师妹不急,那《阴·阳逆乱天元道》虽然玄妙却比不过你我所学的心魂术,元浪和千幻琉璃虽然对师妹有所防范,但是日久天长,积少成多定然中招。”

    “恐怕正是如此,她们二人对我也是多加防备,尤其是那千幻琉璃,就连师兄的面都不曾一见,即使有任务也是要我通传,可见对你我师兄妹防备到什么程度?”

    “其实这也真是我所要的,她只知道有我这个一个人,但我站在她的面前他都不认识,待我找到机会让她臣服在我的心魂术下,让她称你为主。”

    那绿衣女子一阵浅笑,然后四目相对,情意浓浓。

    月影斜照,树影婆娑,草影微颤···一边是凌乱的衣衫,一边是动人的心弦。

    冰宫不泪天。

    血仙蝶回答冰宫之内,叫人唤来颜无杀以及几魔女。

    “宫主,大批的武林人士来犯我冰宫范围,该当如何是好?”绿衫问到。

    “杀!”血仙蝶魏晓泽仅仅是吐出一个字,只有一个字却是杀机凛冽。

    “无杀留下,给我护法,我要疗伤,待我伤势痊愈,一举杀散这群不知死活的武林人士?”

    掌门密室大门紧紧关闭,颜无杀在旁,血仙蝶看着颜无杀,半晌才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有什么辛苦可言?岚儿,你的伤势严重吗?”颜无杀苦笑一声。

    “我没事,只是中了点点的毒,待我将其逼出来也就没事了。遥想起在我罹难的那几年,你可是受尽了人间苦楚,你受的苦,岚儿记得。”

    “岚儿,你怎么这么说话,我对你的心,你还不懂吗?”

    “我懂,所以我说苦了你了,这些年来我却是没有好好的待你,我明白你的心思,今日···就是今日···”血仙碟脸上泛起红霞。

    “今日···就是今日···”什么意思?颜无杀一愣。

    血仙碟受到逆乱气的影响,心中莫名的躁动,同时她也有了献身给守候了自己许多年的颜无杀的打算,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她们之间能否顺利结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