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调动这些人手,毕竟这些人手可不是全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大小帮会、门派更是不下数十个,需要有统一调令,才好行事。”梦琉璃真知灼见,一针见血的提出了问题所在。

    “琉璃既然提出这个问题,当有解决之道,不知琉璃有没有解决之途?”段惊羽向梦琉璃献媚道。

    梦琉璃点了点头,“既然我们以联盟为基础,自然就以联盟的号令为主,还是请出联盟令牌,见令牌如见盟主.”

    “好,不知该派谁前去传令?”陈天成道。

    陆金岚呵呵一笑,“联盟令牌一直有盟主夫人陆雪云保管,不如就辛苦夫人一趟如何,而且我们在座的都要前去取宝,也确实脱不开身。”

    “万人是不是也要找一个领导人物,否则数十门派乱哄哄的,即使命令到了也不好传达,不是吗?”萧云道。

    陈天成想了想道:“海天帮的徐天帮主可担此任,那接下来就商议一下具体开启宝藏的细节问题。”

    陆雪云双手托着腮,端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嘴角之上时不时的露出一弯迷人的笑容。

    陈天成进来的时候,她居然都没有感觉,直到陈天成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她才豁然惊觉,“啊···你来了。”

    “我回来了,没有第一时间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陈天成说着就要将陆雪云揽在怀中。

    以往的时候陈天成都会如此,而陆雪云也会小鸟依人一般的靠在他的怀中,躲入温暖的臂弯,但是这次却不相同,陆雪云居然躲开了。

    不知为何,陆雪云就是不想让陈天成碰他,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的身子是那人的,为了那人自己的身子决不允许任何男人触碰。

    陈天成一怔,以为是自己这么久没有回来,一回来就去商议十大神兵的事情,冷落了她了,心中也是愧疚无比。

    “雪云,对不起,下次不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陈天成说着又想将她揽在怀中。

    陆雪云巧妙的躲了开去,“我累了,想要休息,你也累了吧,洗洗睡吧。”

    陈天成苦笑一声,直到她还是生自己的气,当下道:“雪云,相信我,我会为你夺下一把神兵的,真的。”

    “嗯···”陆雪云只是简单的发出一个声音,这声音让人一听就是应付。

    “雪云,联盟的盟主令可是在你手中?”陈天成道。

    一提到盟主令陆雪云顿时一惊,因为盟主令她已经给了月清明。

    “在,怎么,你要?”

    “我想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你是想令牌还是想我?”陆雪云更加的不满。

    “好了,不看,不看,就看我的雪云,不过雪云我想让你替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

    陈天成犹豫了,半晌才道:“联盟商议了一下,想让你将令牌送去云雾城,送到海天帮的徐天帮主手中。”

    “什么时候去?”

    “越快越好,不过现在我想你···”陈天成说着又要将陆雪云揽在怀中。

    “既然越快越好,那我现在就去。”

    陈天成很担心陆雪云又要发火,毕竟夫妻多日不见,这刚一见面又要分开,实在是残忍,也难怪她会生气。

    “我这就走。”陈天成没想到陆雪云这就要走,但是转念一想陆雪云或许是为了联盟,也是苦了她了。

    陈天成看着陆雪云穿着大红的衣衫,大红的披风,欢快的就像是一只小鸟,不由得心中甜蜜,这才是自己的妻子,这件红衫是她最喜欢的,还有这红披风也是她的最爱,她在自己面前穿的这么漂亮,自己见了也是开心。

    “你要忙十大神兵的事情吗,先去忙吧,我现在就出发,绝对不会耽误你的事情。”

    陈天成看着自己的妻子飘然而去,这才不由得苦笑一声,“雪云,是我冷落你了,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以前我不让你参与联盟之事,只是怕你辛苦,原来你竟也是闲不住的人。”

    陈天成将刀背在身后,举步出了家门。

    萧云、丰小依和叶可卿三人还在商议如何破除守墓人的事情,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赶到,只是等了片刻竟是不见梦琉璃。

    “咦,琉璃姐呢?”萧云不由得问到。

    陈天成也是皱眉不已,这个时候梦琉璃本不应该迟到,但是她却是没来。

    片刻之后有打探消息的回来,“梦女侠正在本部被一些事情耽搁了,她从古墓之中带来两位师妹,其中一个孙姓师妹突然不见了,正在寻找。”

    “古墓派的孙姓师妹,是不是叫孙剑画?”孙剑书顿时脸上露出了焦急之色。

    萧云看了看孙剑书,顿时也猜到了他和那孙剑画的关系,不是姐弟,就是兄妹。

    “听古墓的弟子讲,那人正是叫孙剑画。”

    “那是我妹妹!”孙剑书也是大急,这一下子倒是打乱了众人的计划。

    “不要急,我们派人去找找。”陈天成安慰道。

    萧云叹了口气,看了看叶可卿和丰小依,叶可卿还了一个微笑,倒是丰小依毫无反应,脸上挂着寒冰般的冷意。

    “怎么不关心你的琉璃姐了?”丰小依传音入密道。

    “怎么?”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我想这次神兵之行定然多变,一切小心谨慎。”

    “我知道,到时候多加小心。”

    “派人出去找找琉璃,我也想去找找。”段惊羽对梦琉璃关心不已。

    “不必寻找了,我相信他们的实力,古墓高手本来就是清心寡欲,不与我们同行却也是应当。”杨人九答道。

    就在此时却有原神女剑派弟子,现在的古墓弟子前来禀告:琉璃师姐已经回来了,不过···她遇到了劲敌,身受重伤。

    “什么?怎么回事?”萧云大惊,万万没想到此时梦琉璃会身受重伤。

    “琉璃师姐说不用担心他,还是按照以前的计划行动就好,少了师姐也不影响大局。”那女弟子又接着说道。

    “怎么办?”陈天成问道。

    “事情计划了这么久了,这么大的动静一定会引起天道盟的注意,今晚必须行动了,否则一旦走漏消息,再想偷偷取回神兵怕是艰难无比。”杨人九道。

    “萧庄主怎么看?”陈天成又向萧云问道。

    “按计划行事,不妨碍大局,不过五华泰若山剑我想留给琉璃姐。”

    梦琉璃不在,但是萧云还要为她谋得五华泰若山剑,这本就不合理,萧云的打算能否通过大家的认可,梦琉璃又是何故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