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计划行事,不妨碍大局,不过五华泰若山剑我想留给琉璃姐。”萧云坚决的道。

    “她不在,为什么神兵还要留个她?就因为她是你的师姐,是你的大姨子不成?”紫金玉女陆金岚不满的问道。

    “并非如此,琉璃姐不在,琉璃姐的任务有我们担下了,所以这神兵必须给我们,给我与给她又有什么区别?”

    “你们?你们的任务是打通第三层的守墓者,凭借着你们三人可以做到,还不是依靠大家的力量?”陆金岚撇了撇嘴道。

    “不需要,就是不需要,按照以前的约定,前两层我们不出手,你们挡着,最后一层我们出手,但是前两层的时候你们真的不需要我们出手吗?”萧云冷笑道。

    “不是不需要,而是你们不能有事,一定不能出事,你们若是出事,又有谁抵挡元浪?”

    “抵挡元浪有我们,但是我告诉大家,现在武林之中可不仅仅是元浪这个可怕的对手,据我所知许多不知名的高手纷纷介入,而我就是其中之一,相信这次神兵争斗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叶可卿郑重的道。

    “此次血仙碟不能参与其中,对我们的压力也是大大的减轻,至于其他的高手那只能自求多福了。”

    一个自求多福,顿时所有的人心头上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数天前,冰宫不泪天。

    萧懿影急匆匆的赶回,到了山上直奔掌门密室,却是不见血仙蝶,顿时大急。

    恰巧遇到一个弟子路过,一见萧懿影却是道:“二宫主回来了。”

    萧懿影焦急的道:“我姐姐呢?姐姐,姐姐,她去了哪里,去了哪里?”

    那女弟子害怕的道:“宫主前几日回来后回到掌门密室疗伤,随后就···不知去向了。”

    “不知去向了?她疗伤的时候没有人护法不成?”

    “有,是颜无杀公子。”

    “他在哪里?”

    “应该在无杀崖。”

    萧懿影毫不迟疑向着无杀崖而去。

    无杀崖乃是一座孤岛的山崖,与冰宫的其他山崖相隔,只是因为无杀崖是血仙碟特意给颜无杀居住的,原本的冰宫是不允许男子出现的,现在确是打破了惯例,但也是给他选了一个与其他山崖隔开的地方,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萧懿影登上无杀崖,急于去见颜无杀,想从他的口中探听到血仙碟的消息,急切间登临无杀崖,却是没有通报,但也奇怪,却是无杀崖上一个人也没有。

    颜无杀不在?他去了哪里?按理来说,冰宫虽然不拒绝他的居住,但却是限制着他的往来,他是血仙碟的心上人,是宫主未来的夫君,但是他的特例仅仅是可以居住在冰宫而已。

    萧懿影又下了无杀崖,却也巧了,正遇到两个侍女有说有笑的上崖,正是颜无杀身边的两个侍女。

    “二宫主!”两个侍女嘴上恭敬的叫着,行礼间却是互相看了一眼,嘴上都现出玩味的笑容。

    “我问你们,姐夫呢,姐夫呢,姐夫呢?”

    “公子不在!”

    “废话,废话,废话,要是在,我还会问你们吗,说、说、说,快说、快说、快说,他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去了哪里?”萧懿影一张口就是火力全开。

    “公子,公子···”这两个侍女明显的有些慌张,互相看了看把头低下。

    “说、说、说,去了哪里,去了哪里,去了哪里?”

    两个侍女唯唯诺诺却是始终不敢开口,萧懿影心中焦急,抬手间两道银茫闪烁,瞬间插入两个侍女的胸口之内。

    “快说,快说,快说,否则就是死,死都不怕吗,那就去死吧。”

    萧懿影说着竟是不理会两个侍女,抬腿就要走。

    “二宫主救命,求求二宫主放过我们吧,我们··实在是不敢说。”两个侍女眼中含泪跪地求饶。

    萧懿影走的并不快,但却也是没有停住脚步,她也无意要两人的性命,只是想从她们的口中探知颜无杀的所在而已。

    “饶命你就说,不敢说就去死吧,死吧,死吧···”一句“死吧”却像是带着回音一般,其实不是回音,而是萧懿影一口气说出多个“死吧”而已,就像是余音不断萦绕不绝。

    “公子,公子去了绿云崖。”

    “饶你们不死。”萧懿影伸手一招两道银茫从两个侍女身上飞出,落入她的手中,“银针无毒,吓唬你们的。”

    萧懿影身影远去,两个侍女这才起身,看着远去的萧懿影,“呸”的吐出一口痰。

    “装什么装,还不是春闺寂寞,小浪蹄子一个,这山上就一个男人,几日不去寻你,就急不可耐了,我呸,还亏得是宫主的亲妹妹,居然和自己的姐夫···我呸,不要脸!”

    两个侍女心中怒气难抑,骂骂咧咧,口中不干不净,转身就要走,却见身前一只紫色小兽,状如老鼠,拖着一只毛茸茸的长尾趴在雪地上,样貌甚是可爱。

    冰雪覆盖的冰宫之上突然间出现一只紫色小兽,这是极其不正常的,若是白色小兽在的话还可能是生活在这山中的,但是这紫色的···一定是外人带进来的。

    这小兽正是紫电貂。

    “叽叽”紫电貂看起来像是十分的愤怒,它当然愤怒,因为两个侍女在咒骂它的主人。

    “好可爱的小兽。”其中一个侍女伸手就想将紫电貂抓住手中,不料紫电貂却是在她手指上咬了一口,随机身化一道紫影扑向另一个侍女。

    另一个侍女惊叫一声,却是右手上也被咬了一口,随机紫电貂化作紫影远去。

    两个侍女大惊之余,却并不觉得被咬之处疼痛,反而一股麻痹的感觉,倒也奇怪至极,与此同时两个侍女却是发现被咬之处居然滴着黑血,整个手都变得紫黑,不仅是手,黑气瞬间蔓延,只是身子却不能移动,眼见着生机被紫黑之气吞灭。

    紫电貂身形如电,爬上萧懿影的肩头,“叽叽”叫了两声,就向“山沟”之中钻去。

    紫电貂毒杀两人,到底是萧懿影的授意还是这小兽的自发行为?杀了两人之后前去寻找颜无杀的萧懿影又将遇到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