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貂毒杀两名侍女,跑回到了萧懿影的身边,跳在她的肩头之上,叽叽的叫着。

    “怎么了?”

    “叽叽!”

    “死就死了呗,不过,你为什么咬她们?”

    “叽叽叽叽!”

    “敢咒骂本姑娘,死了活该,干得好,我的小紫,等会给你花蜜吃,这是嘉奖.”萧懿影说着伸手拍了拍只露出一个头的紫电貂。

    “叽叽叽叽”紫电貂似是得意的叫了几声,一头钻入“山沟”之中,全身淹没其中,不见一点紫色。

    冰宫不泪天主峰六座,分别是冰宫宫主所居住的无恨崖,只是血仙碟很少居住在此,因为其中陈列着一具冰棺,那是开派宗师南宫倩宫主的冰棺。

    无恨崖从此也就成为了冰宫的禁地,除了血仙碟之外在无人进入过。

    其余五峰就是五魔女所在的五峰,分别是白菲的白云崖、紫云的紫云崖、红衣的红云崖、绿衫的绿云崖和蓝冰儿的蓝云崖。

    颜无杀去了绿云崖,这本来就让萧懿影感到奇怪,按理来说颜无杀是没有权利去五峰的,即使到冰宫前殿和议事大殿也要经过允许才可以,红衣和绿衫是同性情侣,两人形影不离的,颜无杀怎么会去了绿云崖,若是被红衣撞见肯定是不由分说将其错骨分筋。

    萧懿影也是担心遇到红衣,不仅仅是男人不能接近绿衫,就是女人也不行,这两个人的性取向有着很大的问题,遇到总是麻烦。

    但是她太担心血仙碟的安危了,必须找到颜无杀,问个清楚,同时她也好奇颜无杀到此处却是何意,所以小心翼翼的潜行了进去。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绿云崖的侍女都被打发走了,所以萧懿影毫无费力的潜入其中,直到快到绿衫的闺房的时候,若有若无的声音传来,让她身子停住。

    男喘女吟的靡靡之音传入耳际,让人心中顿时杂念丛生,脸红心跳不止。

    “哎呀呀呀,这声音,真是···销·魂啊···哎呀,哎呀,太销·魂了,太销·魂了,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快走,快走,在不走我就要内火焚身了,哎呀呀,我的心跳好厉害,我的脸上好烫,哎呀呀,我怎么想起那该死的云霄来了,哎呀呀,哎呀呀,害羞死我了,害羞死我了···”

    萧懿影掩面逃出,直接逃到山下,这才拍着不断起伏的胸口,长出着气,嘴角之上却是挂着玩味的笑容。

    “这个冰宫可真是···,哎哎呀,不妙,不妙,不妙,得告诉姐姐,这个男人不可靠啊,不可靠啊不可靠···”

    萧懿影又悄悄的潜了进来,清了清嗓子,蕴含着强大的内力聚成一股,喊道:“绿衫姐姐在吗,小影来了。”

    这本是传音入门的法门,但萧懿影却是没有直接的传音而是笼罩住了绿衫的闺房,随着喊话声音起,萧懿影踏着轻快的步伐飘然上的崖来。

    闺房之内两人“战斗”正酣,眼见就是登临高峰的时刻,男的狂女的野。

    “快了,快了,就到了,就到了,就到了···”

    “我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快,快点,快点,再快点···”

    男女同时间从喉咙里面挤出来几乎相似的话,一个拼命的加快着动作,一个拼命的迎合并且催促着。

    就在此时夹杂着内里的声音笼罩着两人所在的闺房轰然响彻,就像是凭空打了一个响雷,震得屋子“嗡嗡嗡”的直响。

    眼见着就要登临巫山之顶的两人,被这声音一扰,顿时一惊,这一下子可是坏了事,女人发现男子骤然间停止了动作,顿时焦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她离得还远,抓紧时间,快了,快了,快了,就快了,快点,快点,别停,别停,别停···”这一刻她也是焦急无比,一时间萧懿影话癌晚期附身,一个劲的催促着男子快点。

    而男的却是骤然间失去力道,百炼钢瞬间化作绕指柔,他的动作戛然而止,

    原来萧懿影在那一喊之间竟是夹杂了音攻,内力含在声音之中,借助声音攻击,武林之中精通音攻的人不多,这本是一个秘法,恰巧百花心经之中就有一篇关于音攻的记载。

    萧懿影在这一喊之间一股内劲侵入到了男子的体内。

    这股内力十分的阴毒,竟是百花心经的独有内劲,一侵入男子体内,顿时运转大周天,却是行走的百花心经的行功路线。

    这百花心经的内功只能女子修习,只是因为它的行功线路不同,它要走几条特殊的经脉那是女子独有而男子没有的经脉。

    萧懿影音攻之中蕴含的内劲行走的就是百花心经行功路线,当这股内劲走到那处特殊的经脉之时竟是不通,一下子拐进了相似的经脉之中,也就是男子独有的负责阳起的脉络。

    内力一冲之间,顿时这条脉络受损,这条经脉负责的就是男人的阳起,这条经脉受损,自然也就没有了阳起这功能了,百炼钢一下子就变成了绕指柔,经脉不痊愈,永远是没有了阳起的那一日。

    “该死!”女的不清楚其中发生了什么,只恨男人没用,她气的恨不得把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脚踹下去,但却是强自忍住。

    “对不起,衫儿,我···”男人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憋足之处,顿觉小腹处似是火烧般的疼痛,阳起骤然就回落蔫软,抬不起头来。

    “没事的,你快躲起来,是二宫主,被她发现你在这里就不好了,我们还有的是机会。”

    男子慌忙间从屋中窜出,却是衣服都未穿,只将衣物用内劲一卷而出。

    “绿衫姐姐在吗,小影来看你来了。”萧懿影站在绿衫的闺房之外唤道。

    门一开,绿衫开门而出,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欢迎之意,更似乎是怒气满胸。

    “咦,绿衫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吗?”萧懿影明知故问道。

    “有什么事吗?怎么在我崖前大呼小叫的,太有违二宫的身份了,也是大大的丢了宫主的脸面。”绿衫明显的心情不好,她的心情当然不好,任是谁谁的心情都会不好。

    “有点事,不请我里面坐坐?”

    “对不起,那是绿衫的闺房,若有事我们到前殿去谈,若是没什么要紧事就在这里说吧。”绿衫言语冰冷至极。

    萧懿影能否得到血仙碟下落的消息,而知晓了一切的萧懿影会不会把绿衫的事情告诉红衣和血仙碟?这又将引发什么重大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