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航破坏了绿衫的好事,又上前来见绿衫,但是绿衫的言语冰冷至极。

    绿衫的心情能好吗,任是谁的心情也不会好,就差一点点,一点点,突然间从山顶摔落到了谷底,这心情可不是萧懿影这个尚****的姑娘可以理解的。

    “怎么就你自己,红衣姐姐呢?”

    “难道二宫主不知道冰宫与众武林人士大战不成,红衣和紫云出战应敌去了,因为我和冰儿尚未突破意境,所以留在山上参修武功,正是参悟的紧要关头却被你打断···”绿衫言语之中的怒意毫不隐瞒。

    “那是小妹不对了,姐姐也一同出去杀敌了吗,我来的时候怎么没有见到她们?”

    “前不久宫主身中剧毒受伤回归,之后在掌门密室之中逼毒,完功之后却是独自而出,向后山而去,之后在没有归来。”

    “去后山了?那我姐姐逼毒之时可有人护法?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何事?”

    “当初是颜无杀公子在旁护法,二宫主可去无杀崖寻找,其他的事情就不是绿衫所知的了。”

    萧懿影想了想,随机微微一笑,“那好吧,后山那么大,我也寻不到姐姐,她去后山自然是安全的,我不担心,我害绿衫姐姐参悟意境破产,心中实在难安,我这就将红衣姐姐换下来,让她来陪你,也助你早已踏入意境。”

    “哦,对了你这里有坏人了,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人跑了出去,而且,好像衣服没穿在身上,而是拿在手中,真真奇怪,难道我看花眼了?”

    “你胡说什么?”绿衫骤然间大怒,同时脸色巨变。

    “或许我看花眼了,算了,我去找姐姐去了,我看你脸色不好,顺便把红衣姐姐唤来陪陪你。”

    萧懿影说完竟是不等绿衫说话,脚踏虚步,人影一闪已经远去。

    绿衫心中大急,这若是红衣回来,自己岂不是又要和她黏在一起?

    红衣身为女身,但性格爱好却如男子,不爱儿郎爱红妆,但是绿衫可是正常的女儿身、女儿心,守着一个男人心女儿身的红衣,每每红衣和她亲热之后,换来的都是绿衫体内的火焰高炙,不得宣泄,这种日子的苦熬,绿衫可是怎生得过?

    萧懿影并没有去寻找红衣,而是直接的奔向后山,她知道血仙碟现在可能的去处,只是到了断崖之边却是不见血仙碟的影子。

    后山之上终年飘雪,血仙碟当初的脚印早就被大雪掩盖,此时北风呼啸,地面上的积雪纷纷吹落崖下。

    萧懿影抖了抖肩头,低头看着黑洞洞的悬崖底下,口中喃喃道:“莫不是跳下去了?”

    萧懿影想了想,拍了拍胸口,紫电貂探出头来,“抓紧了,我要下去看看。”

    紫电貂“叽叽”一声,缩进“山沟”之中,并且两只小爪子狠狠的扒在“山峦”之上。

    “哎呀,哎呀,哎呀,弄疼我了,抓着衣服,别抓我哪里,笨小紫、笨小紫、笨小紫···”萧懿影拍打着胸脯,惹得叠嶂的山峦上下起舞。

    紫电貂再次缩进“山沟”,两只爪子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一切准备妥当,萧懿影身形一纵,飘然间落下悬崖。

    空中无处借力,这么高的山崖落下,即使是快铁也会摔成馅饼。

    但见萧懿影身影极速下落,不见她有何动作,脚下却是繁花顿生,她脚踏繁华而落,花朵是灭了散,散了又聚,只是她的脚下繁华依旧出现。

    急速下坠的身影已经淹没在漫天的飞雪之中,眼见越落越快,距离冰面越来越近,悍然间萧懿影向下轰出一掌,借助掌力的反推之力,下坠的速度骤减,空中一个鹞子翻身,竟是踩中一块飞溅上来的冰块。

    借助冰块的空中借力,最终萧懿影飘然落在冰面之上。

    萧懿影四处打量,终是发现了不远处的一块冰面似是不久前破碎,又冰封住的痕迹。

    萧懿影上前观察了片刻,脚下用力,大片的龟裂传来,却是裂而不碎。

    “姐姐,妹妹来了。”萧懿影的声音蕴含着内力向着冰层下传去。

    片刻之后就将冰下一片红影闪烁,就像是一只红色大鱼在冰下游动。

    骤然间冰层破碎,浩荡的血气冲天而起,同时一道血红的身影落在萧懿影面前。

    “姐姐···”

    “你来了!”

    “嗯,我来了,咦,姐姐,你身上的毒解了?”

    “是···”

    “那就好呢,好让妹妹担心啊,咦,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就像是···”

    萧懿影突然间想起绿衫,她的样子居然和血仙碟极其的相似,只是····

    萧懿影向着冰下观瞧,她想要看看是不是冰下还藏着一个男人,是不是自己刚好也坏了姐姐的好事。

    “在找什么?”

    “就你一个人在啊。”萧懿影依旧在瞧着冰面之下很想找到一个男子的身影。

    “两个人。”血仙碟淡淡的道。

    “啊?果然哦,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快叫他出来,让我瞧瞧,让我瞧瞧,快啊,快啊···”

    “不就是你吗?你到底找我干什么?不是让你躲到南疆去了吗?而且也警告你不要接近百花谷,你怎么又跑回来了?”血仙碟对于萧懿影的回归表示了不满。

    “啊?原来没人啊?”

    血仙碟不理她。

    “姐姐,你不知道呢,南疆也不安全了呢,我只是在南临城玩,你猜我遇到了谁?”

    “谁啊?你的情人?”血仙碟败了萧懿影一眼。

    “不是啊,一个我不想提起,更不想说出和见到的人,现在能看到你安全我真的放心了。”

    “不想提起,更不想说出和见到的人?是谁?难道是····”

    “姐姐猜到了啊,咦,姐姐,你怎么变得怪怪的,你的心跳得好厉害,身上的毒还没有解吗,不要担心,妹妹来了,什么毒都不要紧。”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姐姐不是中了毒,而是被人动了心,姐姐心中曾经压抑的恶魔被突然间释放,难以控制,有走火入魔之象。”血仙碟道。

    “姐姐,你说的好神秘呢!”萧懿影眨巴着一双大眼不解的道。

    “哎,妹妹可是知道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功?”

    “嗯?没听说过,怎么了?”

    “那是阴·阳道的武功,催人欲,荡人魂,控人心神,姐姐只不过受了这门武功的影响而已,不过不用担心,很快就没事了。”

    “啊?怎么会如此?就连姐姐也抵挡不住吗?阴·阳道又称合·欢道,难道姐姐所说的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功就是合·欢功法?哈,怪不得姐姐的脸上这么红,原来是在想姐夫呢···”

    血仙碟身中逆乱气的影响,能否克服身心之中强烈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