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一说到颜无杀,心中暗自好笑,“中了我的音攻重伤了经脉,没有一个月是不会痊愈的,即使是姐姐想,他也给你不了啊,这下子倒不必担心姐姐被他糟蹋了,呸呸呸,不是糟蹋,谁敢糟蹋我姐姐···。”

    “是···,就连姐姐也是抵挡不住,说也奇怪,这逆乱气应该不能影响我才是,为何我却是不能抵挡?”血仙碟奇怪的道。

    “哈哈,如此不是更好吗,如此一来姐姐就更像是人了,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人。”

    “你什么意思?”

    “人本该就有七·情·六·欲,就应该有血有肉,有感情,姐姐你有吗,现在的姐姐才是我的姐姐,才是一个正常的活生生的人,不是吗?是的,是的,是的,就是这样的,没错,哈哈···”

    “胡说八道,即使有七·情·六·欲,有感情,有血有肉也不应该整日的被七·情·六·欲缠心,姐姐无法压制自己,只能躲在在冰湖底下,依靠着冰水的寒冷刺激,才能压制,这是正常的人吗?”

    “叽叽”紫电貂从“山沟”之中爬出,一下子跳到了血仙碟的身上,从她的肩头爬到脚下,最后又攀上她的头顶,“叽叽”的叫着。

    “嗯?姐姐真的是中毒了,而且中毒不浅,时日也长,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我中毒了,我怎么会中毒,我已经将毒排出体外了。”

    “姐姐不相信小影?哼,我生气了,你伸出手来。”

    血仙蝶苦笑一笑,看着嘟起嘴的萧懿影萌萌的还真是招人喜欢,当下笑着将手伸出,芊芊玉手如玉若笋,任是谁也也不会相信就是这双手沾满了鲜血,就是这双手夺去了何止千人的性命。

    柔夷无骨,探云关,揽天山,晓风弄月冰山间,千古寂寥何所出,芊芊玉手,翻云卷浪覆掌间!

    血仙蝶伸出芊芊玉手,萧懿影抬手间手中却是多了一枚银针,银针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银茫,血仙蝶看时这枚银针极其特别,居然是弯弯曲曲、七扭八拐的一根。

    这是寻血针,乃是当年百花道道主花弄玉参悟并打造而出,并且还创造出了一套完整的运针武学,当初花弄玉打造寻血针二十四枚,而最终传到萧懿影手上的时候仅有八枚,现在她手中的寻血针已非花弄玉打造而是她自己打造的山寨货。

    寻血针上覆盖着淡淡的粉红光芒,插到了血仙蝶的中指之上,眼见这根寻血针扎在手指上微微颤抖,竟是和血仙蝶的脉搏同时震动,与此同时寻血针竟是缓缓的倾斜渐渐的陷入到了她的手指之内,竟是越陷越陷,最后直末针尾,正根针钻入到了血仙蝶的体内。

    血仙蝶笑意融融,“妹妹这手针法,真是让姐姐羡慕的紧,这就是姨娘所创的寻血针吧!”

    “对啊,对啊,对啊,这就是我娘所创的,厉害吧,妹妹我啊,继承了爹爹的勇敢,娘亲的美貌,再加上他们的武学,妹妹可是武林第一美女、才女,是不是啊姐姐?”

    “嗯,快赶上我了。”

    “姐姐这牛吹得可是不带一丝烟火气,哪里像妹妹这样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在吹牛,姐姐的本事,妹妹佩服、佩服、佩服···”

    “行了,行了,行了,有完没完,有完没完,你好烦知不知道···你为什么总是重复相同的词?”

    “姐姐不也是?”萧懿影嘴上嘟囔了一句。

    “我哪有?”血仙蝶刚刚说完随即“噗嗤”一笑,有啊,刚刚她就一口气说了三个“行了”,两个“有完没完”。

    血仙蝶感觉到寻血针已经从臂膀之间穿过,已经向着脖颈之上移动而去,在脖子上转了一圈顺着肩甲向着心脏肺腑而去。

    半晌那寻血针在血仙碟身上游走了一圈,说也奇怪,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她身上如潮般的杂念居然消退不见,整个人也平静了下来。

    最后寻血针又从她的中指处钻出,只是现在的寻血针已经变得粉红如桃花,不见一丝的银亮,这绝不是萧懿影释放的粉红色气劲的光芒,而是银针之上附着了东西。

    萧懿影取下银针,眉头紧皱,仔细的观察,又是闻了闻其上的气味,最后轻轻颔首,一用力,将其上附着的粉红色毒物震散,又露出了银茫,随后将寻血针收起。

    “姐姐中毒了,而且中毒很深,深入骨髓,并且这毒不是烈性毒药,而是一种慢毒,渐渐的侵蚀人体,按照姐姐中毒状态,至少中毒时间已长达三年,而且三年之中还在不间断的服食毒物。”

    “嗯?三年?我一直的在服食毒物?”血仙蝶目光流转,脸上的笑容依旧洋溢,只是她的内心中却在思索着前前后后,回想着到底是在哪里中的毒。

    好半晌她也没有理出个头绪,当下道:“我的好妹妹,说说,这是什么毒?”

    “具体的名称不知道,应该是一个用毒的高手配置的,说是毒药也不是毒药,否则早被姐姐发现了,这中毒乃是一种慢性的催·情毒物,但却是不伤人命,中毒者就如姐姐这般,催人欲·念,荡人心魂,甚至沉溺其中难以自拔,即使···厄,夜夜数次···也不满足。”

    “不仅如此,这种毒还是可控之毒,平日就沉寂在体内不发作,中毒者身不知,更是不知不觉间的中毒已深而不发作,若是遇到施毒之人以特殊的手法激活此毒,毒性也会缓缓释放,即使有了强烈的毒性反应也不知是中毒,还以为是真情所致。”

    “就像是姐姐,你身上的毒虽然发作,但却是借着逆乱之气的遮掩,只当是逆乱之气作祟,岂料那点逆乱气根本奈何不得姐姐,却是这毒物作祟。”

    “有这种毒?妹妹既然识毒,可知解法?”

    “姐姐中毒太深,而且这次发作也是因为姐姐受伤,更是逆乱气的引导使得药力发作,所以姐姐才难以自抑····”

    “行了,行了,我不想知道这些,我只知道怎么解毒?”

    “哼,人家不高兴了,就不告诉你。”萧懿影居然嘟着嘴不理血仙碟。

    “我允许你出去玩,现在中原正在抢夺父亲留下来的十件神兵,你不去凑凑热闹?”

    “成交!”

    血仙蝶苦笑一声。

    “姐姐中毒太深,我配置药液姐姐泡在其中,可以缓缓的除去毒物,不过需不挂一缕,每天泡上半个时辰。”

    “其次就是银针刺穴,激发你体内的毒素,然后以内力逼出,但是姐姐中毒太深,此法也不能尽除毒物,还需泡药液缓缓除去残余。”

    “再者就是服用一些相克药物,但若想尽快除去却也不能。”

    “最快多久?”

    萧懿影已经判断出血仙碟身中奇毒,只是不知她能否将毒物彻底排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