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探测是血仙碟身中奇毒,并且说出排毒之法,血仙碟心知时间急迫,容不得自己拖延,当下道;“最快多久能将我体内的毒素排出?”

    萧懿影道:“三者同时施为,银针刺穴半月之后将再无毒物排出,而服用相克药物却也是有害身体,体内毒物减少的时候也不宜在服用,还需慢慢将毒素泡出,需要三月时间。”

    “三个月?太久!十天之内不行吗?”

    “有一个办法可以.”

    “哦,说!”

    “找一个男子,然后,你懂得,可以加速毒素排出,十日之内当可功成。”

    “这个···无杀···”血仙碟想起了颜无杀,毕竟两人已经有了感情,而且彼此明白心意,两人年纪都不小了,尤其是血仙碟已经快到三十,此时若是与他结合倒也合适。

    “颜无杀啊,姐姐,这个人你了解多少?妹妹可是不赞成呢,而且···”萧懿影想了想还是不要将颜无杀和绿衫的事情告诉她的好,也防止冰宫有乱。

    “他和其他女子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这点我知道,你不必说什么,只要他真心对我即可。”血仙蝶似乎已经猜到了萧懿影要说什么。

    “咦,还真是呢,好吧,我给姐姐银针逼毒,不过还是不要去找无杀姐夫了,因为去了也是没用。”

    “嗯?”

    “我看见···他和绿衫···那个那个,胆敢被这姐姐偷腥,妹妹给了他一个小小惩戒,我废了他,至少一个月不能人事。”

    “胡闹!”血仙碟心中却是不敢相信,“绿衫?怎么会是绿衫,我还以为是紫衣。”

    血仙碟不是没有发现颜无杀与其他女子有染,毕竟她不能给予颜无杀所需,而且整个冰宫也仅有他一根男人。

    在红粉堆中,一个吃不到东西的馋猫,在许多鱼儿送上门的时候,焉有不偷腥的道理,所以当初天阴子临死前警告她颜无杀与其他女子有染的时候,她也没有往心里去。

    其实血仙碟心中早已经将儿女情爱抛弃,但是颜无杀对她苦苦追求,她曾经也答应过他会嫁给他,但是自从血仙碟浴血归来之后心中再无此念,现在也不好拒绝他,只得拖延,同时她也想将紫衣嫁个颜无杀,如此一来自己也算是对得起他,更是趁机摆脱颜无杀对自己的纠缠。

    血仙碟经过安排促使两人交往,之后她也见到过紫衣偷偷上无杀崖,本以为两人有了感情,一切水道渠成就好,实在是没想到会是绿衫,他和绿衫有染,红衣知道吗?

    血仙碟允许颜无杀和任何人在一起,唯独不能喝绿衫,因为绿衫是红衣的,红衣若是知道这件事,后果不堪设想。

    “此事不可再传,尤其是不能传到红衣的耳中,知不知道?”

    “小影记住了,那小影先给姐姐逼毒,然后再去给姐姐配药,姐姐找个地方吗?。”

    “不必,就在这里好了,这里也没人来,而且逼出来的毒物也便于毁尸灭迹。”

    “可是要脱衣服呢,姐姐你不冷?”

    血仙碟没有说话,玉手解开胸前的挂扣,上身的衣裙缓缓褪下,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萧懿影看着血仙碟的后背居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半晌泪水涟涟,仅仅吐出两个字:“姐姐···”

    “怎么了?施针吧,这就是姐姐,你以为作为姐姐是这么容易的吗?姐姐的责任就是为了给你们挡避风雨,你们就是姐姐的全部。”

    两人就盘坐在冰面之上,萧懿影抹掉眼角的泪光,平稳了一下心情,取出数枚银针,玉指捻起一枚,翻手间刺入血仙碟数道学位,同时血仙碟内力运转,开始将银针逼出来的毒素逼出体外。

    “姐姐,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将爹爹的十件神兵拿出来啊?”

    “江湖的事姐姐一肩承担,姐姐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的爹爹早亡,更是没有母爱,长姐唯有一肩扛起未来,为弟弟妹妹遮风挡雨,遮枪避剑,杀我萧懿岚可以,谁敢动我弟弟、妹妹一个指头,哪怕仅仅是一个念头,姐姐都要将他碾为齑粉。”

    “姐姐,妹妹也是江湖人啊,下一代的百花圣女耶,可不是普通良家,妹妹看姐姐这样辛苦,想要给姐姐分担些压力。”

    “你活的好好的别让姐姐担心,就是对姐姐的压力大大的减轻,所以说你别让姐姐担心就是了。”

    “哦,诶,姐姐,你说十大神兵出世热闹不热闹啊?”

    “神兵出世烟雨至,秘钥局开新天地!”

    “不懂啊,那姐姐中原武林人士会不会都参与其中啊?”

    “当然,谁都跑不掉,凡是参与的人也都必死无疑!”

    “啊?这样啊,那云霄岂不是也要死在其中?”一时间萧懿影竟是有些失神,手握的银针一下子刺偏,并且下意识的将其拔出、刺下,再拔出,再刺下,点点朱红瞬间爬满血仙碟的后背。

    血仙碟笑容突然消失,皱了皱眉,“你在干嘛?”

    “啊?···”萧懿影骤然间回过神来,“哎呀呀,姐姐是不是弄疼你了!”

    “没关系,继续!”

    当银针再次准确的插**位之后,血仙蝶问道:“云霄是谁,是你的心上人,你怕他也卷入其中,你很担心他的安危?”

    “算是吧,不过我是单恋,但是我却不能嫁他!”

    “奥?难道我的妹妹配不上他,还需要你单恋,哼····”

    “不是的,姐姐,小的时候啊···”萧懿影说着竟是回想起了十年前天道山和萧云共处的时光。

    “小影,你的‘可爱’真是可爱,我能不能摸摸啊?”

    “不行,这是女孩子家的‘可爱’,只能给她的丈夫摸得,你啊···”那时候的萧懿影带着又黑又丑的假面具趴到萧云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们还小,我们等我们长大了啊,我给你摸,让你摸个够!”

    “噗嗤”想到这里萧懿影居然笑出声音来,脸上更是红霞一片,“哎,要是云霄是他就好了,我怎么就感觉云霄身上的气息让我很熟悉很熟悉,又很让我感动呢?”

    血仙碟听到萧懿影的笑声,那笑声之中含羞、浓情以及欢快,她知道自己的妹妹是爱上了那云霄了,自己一定要帮自己的妹妹促成好事。

    云霄就是萧云,当血仙碟知道萧懿影喜欢的人是萧云的时候又将做出怎样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