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一行九人进入云雨山之中,就在此时两山的交汇之处突然出现了数人,为首的一个正是一身青衣的元浪,只是这次元浪背后斜插青云剑腰间却是挎着一把刀。

    在元浪的身后是百花圣女花弄鱼以及姬红霞、云梦生和春不败,同时身后还有三十余位黑衣人。

    元浪看着茫茫的云烟,丝毫不带感情,“这里是出山的必经之地,在这里设下埋伏,她们一共也就只有八人,而且其中伪意境的高手半数,由我和红霞、梦生以及不败师兄挡住那四位意境高手,其余四人有你们挡住。”

    “是!”,姬红霞道。

    “明白!放心就是了。”,云梦生道。

    “知道了,啰嗦!”,春不败道。

    “盟主,我先设下毒阵,只有他们敢踏入就让他们先去半条命!”,花弄鱼道。

    “嗯,不过要记住,这次行动的目的不是拼生死,而是抢夺神兵,一切以抢夺神兵为最终目的,万不可因此而丢掉性命。”元浪道。

    “很奇怪,他们怎么没有援军?”花弄鱼不解的问道。

    “不是没有,而是····”元浪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云雾城。

    数万自由联盟的人集结在一起,本来分属几十个帮派、世家和门派势力如今集结在了一起。

    其中海天帮的帮主徐天春风得意,因为他已经得到了消息,这数万人将有他领导。

    在联盟之内海天帮的徐天甚会做人,更是懂得收买人心,在联盟之中甚得人心,若不是武功不济,早就跻身为联盟的核心成员了,尽管如此,陈天成也是传授他了伪意境的修炼之法,让他踏入到了伪意境之内。

    正是有此人气和伪意境境界的武功,所以陈天成才会选择他为这十万人的首领,他也不负陈天成所托,将这数万人管理的井井有条,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准备随时接应陈天成等人。

    就在此时两匹马、两个人并列而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由联盟的盟主陈天成以及其夫人陆雪云。

    徐天得到通报大惊,连忙出来迎接,众人将盟主以及盟主夫人迎入临时大厅之内,同时各个门派、帮会和世家的领导人物尽数到了。

    “盟主、夫人!”众人施礼。

    陈天成面露郑重之色,“徐天,众位,今日聚大家与此,却是有一个重要的任务给你们,希望大家合力完成。”

    “定不负使命!”

    “江湖疯传的十大神兵任务开启,这件事情已经拖了太久了,之所以今日开启,正是准备谋划这件事情。”

    “十大神兵并非我所求,先前将闲散的武林人士都系数集中到了北地雪山之上,而这次神兵任务开启却是将天道盟的大部分战力骗去了云雨山和云雾山。”

    “此时正是天道盟总坛的最空虚时刻,其中没有多少的兵力,更是没有高手驻守,有我们纠缠着天道盟的高手,你们要趁机取下天道城。”

    “此事事关重大,一定要小心行事,而且速度一定要快,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将天道城拿下,牢牢占据!”

    “盟主,天道城背靠天道山,其上又有天道正教,更是天道盟之中高手无数,我们····”徐天表示对此并不乐观。

    “不用担心,总攻一开始之后,联盟的高手就会立即赶来支援,并且我们有秘法封印天道山,让他们下不来,如此不需要我们攻打,不需数月,饿也要将天道盟的人饿死。”

    众人再无异样,当下纷纷表示“一定要完成使命”,同时陆雪云伸手取出联盟令符交给徐天,“徐天,这是联盟令符,你手持令符号令群雄,万不可辜负了盟主的信任。”

    徐天被盟主和盟主夫人如此推崇,受宠若惊,也未作他想,在陈天成和陆雪云的催促之下手持盟主令符,集结了所有的人马向着天道城杀去。

    山坡上两匹马,两个人并肩看着数万人犹如汪洋一般的涌向天道城,也不知心中作何感想,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天成和陆雪云。

    “我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清明去了哪里,总该告诉我了吧?”陆雪云幽怨的道。

    那陈天成呵呵一笑,看着数万人远去的烟尘,“他们这一去可是有去无回了,真是可悲又可叹,月清明要是知道是陆姑娘亲手葬送了他们,他一定很开心,待我见到月清明一定转达陆姑娘的情意。”

    “真的吗?他真的开心我为他做的这件小事吗?”陆雪云的嘴角之上露出满意而又甜蜜的笑容。

    毒艳无情,独尊无极,孤傲无情,却是有情,迷乱的情,错乱的魂,情系何处,心又何处?

    数万人的性命不过是博得“心上人”的开心,比之周幽王的烽火戏诸侯还要狠毒,人心毒,却毒不过妇人之毒!

    “这是月清明送你的圣药,名曰玫瑰香露,此露清香甜美,有桃花香气,最是女子养颜驻容之圣药,连服月余,不差二八少女,每日间饮用一滴,不可多饮,也不可不饮,此瓶可用半月,半月之后月清明会再送你一瓶,待一月之后他自会与你相会!”

    陆雪云大喜,连忙将那瓶玫瑰香露收下,视若珍宝一般,随后策马回丰荫城而去。

    看着数万人远去的烟尘尚未散尽,又看着裙衣飘摆的陆雪云,那人咽了一口口水,呵呵笑了一声,在脸上一抹却是撕下一张面皮来。

    “玫瑰香露?连我都不信世上还有这种东西,那不过是迷乱心智的一种药物罢了,过长时间的服用,会让人迷失本性,受入摆布,心魂术的力量不是永久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终有让你醒来的那一刻,但是这瓶药会让你彻底迷失。”

    那人说着竟是将手中的的面皮揉烂,在一张手间化作碎片片片随风而去。

    云雨山,云雨飘,飘摇云雨人影摇!

    云雨之中八人迅速其中穿行,人行过后再湿泞的林中却是没有脚印,八人轻功都是极高,竟是踏雪无痕,踏到泥泞的林中也是不见脚印,人走过却是什么也没有留下,留下的只有还在晃荡着的树枝、草叶。

    眼见神兵宝藏就在眼前,眼前还有什么样的危险在等待着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