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一行人到了云雨山的深处,终于到了地点,众人又四周观察了一番确认没有人跟踪,陈天成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这处就是十大神兵的掩藏之地,这洞口曾经打开过,又被封堵上了,打开之后就是陵墓。”

    “陵墓的地宫共分三层,其中有着大批的石封侍卫,人若靠近,这些守墓人就会从实话之中醒来,武功当真不俗,其中还有意境高手坐镇。”

    “不仅如此,每次洞口打开,人进入之后石门就会落下,而且我也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手中的钥匙剑上出现了裂痕,我猜想···”

    “你是说这次打开之后,你手中的钥匙剑很可能就会崩碎,然后石门落下,我们就会被关在里面?”萧云直接将陈天成的猜想说了出来。

    陈天成“呵呵”一笑,显得尴尬至极,“很有可能!”

    “就是说拿到神兵,我们也有可能出不来,被关一辈子?”陆金岚对陈天成十分的不满,这不是等于让大家来送死吗?

    “话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其中就有其他的出口,即使没有出口,我见这石门也不是多么的厚重,凭借我们八人之力,轰开也绝不是问题。”

    众人一阵的沉默,萧云看了看丰小依和叶可卿,传音入密道:“进入墓穴生死未卜,我们还进不进去?”

    叶可卿犹豫不决,因为进入其中很可能就没有了出路,但是她也深知若是不深入其中就是与神兵无缘,这倒也是无所谓,因为她本无意神兵,昆仑神兵已经在她手中,她看中的就是要陪着萧云,哪怕是死也会在他左右。

    “舍命陪君子,云弟和小依妹妹要入,可卿自然跟随。”

    “进!”丰小依语气坚定,仅仅吐出一个字。

    “有谁退出现在就可以走了,不想退出的人就进入地宫取宝。”萧云道。

    众人都是犹豫不决,都做了这么久的准备了,怎么可以就此退出?

    进还是退?

    进可能就此身死墓中,若是不进这多半年的努力就此华为泡影,更是可能失去在自由联盟的地位,到底是进还是退?

    萧云向左走了数步,“想要进去的人靠这边站,想要退出的人右边站。”

    萧云说完看着陈天成毕竟他才是盟主,虽然萧云不想和陈天成争夺着盟主之位,但是陈天成处处的优柔寡断,让萧云很不爽。

    陈天成还没有表态,叶可卿和丰小依已经一左一右的站在萧云身边,如此一看真的是一个金童和两个玉女,好般配。

    陈天成看了看大家哈哈一笑,“进退我不强求。”说着向前迈去却是站在了萧云的一侧。

    随后陆金岚“咯咯”一声娇笑,“陈盟主都站过来了,金岚焉有不跟随的?”说完竟也是一步跟上。

    随后是杨人九、孙剑书和龙玉阳都站到了左边,最后只有一个段惊羽还在那里犹豫不决。

    “惊羽兄是不是还在惦记着梦女侠的伤势,如果担心她还不如回丰荫城照料一番,如此也省的惊羽兄一直为她担忧。”杨人九却是此时给段惊羽铺了个台阶下。

    “在下确实担心琉璃伤势,难免精神有些不集中,如此惊羽就先告辞了。”段惊羽说着竟是一转身,披着雨雾而去。

    “胆小鬼,这种人还想觊觎昆仑掌教大位,也难怪会失败?”陆金岚不肖的道。

    “他失败很正常,任何人在我婉媚幽兰叶可卿面前也休想觊觎本派掌教大位,除非是我死了。”叶可卿面带微笑,内中却是蕴含着一股冰冷之意。

    “好了,我们走。”陈天成看着段惊羽已经远去,这才说道。

    “嗯?难道洞口不在这里?”孙剑书不解的问道。

    “当然不在这里,还不能确定是不是所有人都要进入怎么可以将真实的地点告诉他人,而且还有一点没说,虽然说石门会落下,钥匙剑会断裂,但是在最后一层却有一张机关图,凭借着机关图完全可以走出去,前提是到达最后一层,得到十大神兵。”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随后陈天成说出其中的秘密,原来这钥匙剑第一层的可以进三次出两次,第二次的可以进两次,出一次,而第三层的钥匙却只能进一次。

    要想取得十大神兵,也必须通过那最后的机关走出,既然这是游戏的规则,那也只能遵守。

    “你们少了一个段惊羽,第一层是不是需要我们出手?”萧云问道。

    “这个···”陈天成犹豫了,因为让萧云出手的代价很高。

    “那第三层你需不需要我们出手?”陆金岚问道。

    “不需要!”萧云回答的很干脆。

    “哼,我们也不需要!”陆金岚扁了扁嘴道。

    “那第二层呢?”萧云又问道。

    “合力如何?”陈天成商议道。

    “要我们出手就要加码!”丰小依声音虽然好听,但是话语却是冰冷,更是不容置疑。

    “还真是跟什么人在一起就学什么样,孟母三迁看来是十分的有道理的。”陈天成心中嘀咕着。

    “小依姑娘,我们都是同盟,这还需要什么加码?”龙玉阳的眼光一直的在丰小依身上打着转,一见丰小依说话,连忙上前搭讪,不为别的,就为多和她说几句话。

    “要的不多,杀一个普通守卫两万两,一个意境守卫十万两,就这么多。”丰小依看了一眼龙玉阳答道。

    就这一眼,让龙玉阳的心都颤抖,多么美的女子啊,多么可爱的姑娘啊,咋就对我这么冰冷,那萧云有哪点好,这么多的可人争相与之交往?

    “那个···,小依姑娘,你看能不能少点,这···”龙玉阳搓着手,向丰小依嬉皮笑脸道。

    “可以,杀一个普通守卫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杀一个意境守卫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两。”萧云从旁答道,却是一错身挡在了丰小依身前。

    不知为何,萧云一见龙玉阳如此模样,心中竟是无缘无故的泛起一阵的醋意,简直要将自己酸到。

    “噗嗤”叶可卿几乎要笑出声音来,连忙用袖子掩住脸面。

    面对着人手又少一个,又该如何分配对敌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