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金岚以先挑选一件神兵为条件要指点龙玉阳追求丰小依。

    陈金兰眼波流转,媚态横生的道:“那丰小依之所以看不上你龙玉阳倒不是你生的不风流倜傥,也不是你武功不高绝,乃是你的名字不好。”

    “我的名字?”龙玉阳思考着自己的名字,到底哪里不好。

    “你换个名字吧,若此那丰小依定然会如蜜蜂绕花蜜,苍蝇绕血腥,你赶她走她都不肯走。”

    “那我到底改换成什么名字?”龙玉阳想象着蜜蜂绕花蜜,苍蝇逐血绕的情景,若是换成丰小依也围绕着自己这般该有多美,龙玉阳的心中充满了期待。

    “你不应该叫玉阳,而应该叫···巨阳,龙巨阳,龙大侠,多威风。”

    一时之间平静无声,随后一人狂怒咆哮,一人大笑不止,一人无奈叹息。

    萧云举步慢行,顺着瀑布水缓缓向前拐过弯去就是一弯平静的湖泊。

    静立在湖边,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那个白衣若仙婉婉舞剑的女仙身影,那时候她几乎是自己心中的唯一,而现在她却是有了心上人,而自己却是娶了梦倪裳,早就忘记了当初她出谷之时的两相感情纠缠,人生意料之事模糊如此。

    萧云缓缓向前,却是远处可见一片废墟,不由得让萧云加快了脚步,待到近前却是睚眦欲裂,原来高高耸立的云梦居小楼如今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火烧的痕迹犹在,整个小楼是被火烧塌的。

    “啊····”萧云一声的狂啸,身上劲气迸射,周围山地尽数崩裂。

    一道劲气缓缓拂过,似是安抚,叶可卿状若幽兰婉媚之气萦绕萧云左右。

    萧云一声发泄之后,泪水缓缓而落,看着满地的废墟,又回想起这里的主人,不由悲从心起。

    一阵夜风吹过,萧云在废墟之中似乎看到什么异物,劲气一扫,吹去覆盖之物,露出那奇异之物,竟是人骨。

    烧焦了的人骨,只有半具!

    人骨高大、粗壮,这人骨是···梦源龙!

    怎么只有半具?下半具的腰椎带着盆骨、双腿居然与上半身分离,看骨骼断口处整齐光滑,似是被利刃一斩而断。

    梦源龙竟是被人腰斩两段而死。

    萧云双拳紧握,牙咬得咯吱吱乱响,眼角几欲瞪裂。

    在云梦居山谷之中的十年间,虽然梦源龙一直的对自己冷眼以待,但毕竟也是相处十年之人,更是为了自己冒着生命的危险前去摘取雪莲,而后重伤之躯前去摘取火莲,却不料却是被人腰斩两段惨死。

    萧云内劲一催将杂物推开,却是又发现了梦源龙的另一半尸骨,同时还有一具尸骨,可见烧焦了的肋骨折断,头骨碎裂,是被人硬生生的打死的,这居然是云傲的尸骨。

    云梦居之内萧云的一身所学大部都是出自云傲,他对萧云也是真心对待,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却不料被人打断肋骨伤及心肺,而后拍碎顶梁而死。

    找来找去却是不见柳寒烟的尸体,难道梦源龙和云傲拼死之下抵挡住了凶手从而让柳寒烟逃走?

    萧云正在思索间,却见一人奔来,正是陆金岚。

    萧云擦了擦眼泪,将两具尸骨摆放整齐,“待弟子事完定来好好安葬。”萧云说完跪地,郑重的叩首九次,这才擦泪起身。

    途中陆金岚已经告诉萧云三人地宫的入口已经打开,四人到了近前却是陈天成四人还在等候,四人一见萧云面色有异也不知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发生了何事,也不好询问。

    “地宫入口已经打开,请随我进入,不过这仅仅是甬道,其中机关都已被破除,甬道之后就是三道券堂,也就是有守墓人镇守的所在。”

    “走吧!”众人皆都明白,知道进入券堂就是大战的开始。

    萧云也不明白,为何好端端的陵墓之中还要安排下守墓人,难道就是为了自己死后还要过着帝王般的生活不成?若是千年这地宫不被打开,那么这些人岂不是真的变成了木雕泥塑?

    哗哗的水声作响,众人穿过瀑布,任是谁也想不到这瀑布之后居然别有洞天。

    挡住地宫入口的大石块已经被移开,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

    众人从洞口处钻入,陈天成打开准备好的油布包裹,取出火把等物,随后火光亮起,众人这才看清这甬道的环境。

    甬道修的也算整齐,竟是宽三丈,高两丈,四四方方,深不见底,也不知道这甬道到底有多深。

    甬道之内没有台阶,却是两侧发现了水道,看来里面应该不会积水。

    八人继续深入,最终到了甬道尽头,就见一面石门挡住去路。

    石门之上一个剑孔,陈天成从背后拔出一把钥匙剑,将剑从剑孔之内插入,随着他的扭动,石门之内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石门缓缓打开,与此同时“咔嚓”一声,钥匙剑被扭断。

    果然,这次是有进无出,除非是杀到最后一层,取得地宫机关图否则就再也难以逃出。

    随着石门打开,骤然间射出五彩的光华,券堂之中竟是到处都镶嵌着各色宝石,释放着五彩的光芒,将券堂渲染成了一个七彩的光华世界。

    萧云打量着墙壁上的各色宝石,琢磨着要不要讲这些宝石取走,这些东西可不便宜,拿出去拍卖的话定是相当值钱。

    除了萧云心中打着墙上宝石的主意之外,其余之人莫不把眼光放在眼前的数十个石人之上。

    石人栩栩如生,手中也是拿着石质的兵器,有刀有剑,有枪有戟,同时在这些石人之中有两个与众不同,这两人的穿着打扮极其的华贵,即使石化也遮挡不住她们华丽的衣装,不仅如此,更是因为只有这两个人是身上披着长长的披风。

    “云,你看那两个人!”丰小依向萧云道。

    萧云这才将眼光从墙上的宝石上移开,顺着丰小依的手看向那两个人。

    “那两个就是这里面的最强高手,看起来样子就威武不凡,也不知到这些人的战力如何,第三层的时候就我们三人可以通过吗?”

    叶可卿面对着这些石化的陵墓守护者心中也是没底,她虽然是这样问,但却是并不担心,似乎还有一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一群人进入墓穴,又将遇到怎样的麻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