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面对着这些石化的陵墓守护者心中也是没底,但却是并不担心,似乎还有一些跃跃欲试的感觉。

    “那两个就是这里面的最强高手,看起来样子就威武不凡,也不知到这些人的战力如何,第三层的时候就我们三人可以通过吗?”

    “可卿姐姐怎么看?”萧云不答丰小依却是看向叶可卿。

    叶可卿笑如幽兰花开,“我三人练习的合击之术正好拿来做实验,不是吗?”

    “其实也不必,我自有手段应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亲自动手,因为那会消耗内力,对之后的战斗不利。”

    丰小依和叶可卿点了点头,她们都知道萧云的意思,夺取神兵只是第一步,而后面神兵之争的危险才是最大的,时刻将自己保持在最巅峰的状态,时刻准备应付强敌,才是完全之策。

    “眼下我们五人对付第一层和第二层的守护者,你们可以在后观望,也可参与其中,而最后一层的守护者就靠你们了。”陈天成转身对萧云三人道。

    萧云点了点头,随后就见陈天成当仁不让的一步迈出。

    天道城巍峨雄伟,依山而建,夜色朦胧,不见月光,就连星光也是不见,唯见阴云四合,压抑的人都喘不过去来。

    天道城的城门已关,城墙上两个守卫也在打着瞌睡,浑然不觉数道人影已经接近。

    其中一人面色冷峻,正是徐天,徐天打量着四周,随后一挥手,顿时那数道人影人人手中一把飞爪百链手,飞爪抓到城墙之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尽管这声音很明显,尤其是在这种漆黑而又宁静的夜中,但也丝毫没有打搅到那睡觉的两人。

    几道人影随后攀爬而上,在城口外等了片刻,只是从中传来均匀的呼吸之声。

    骤然间几人翻身上墙,同时血光崩现,两人被人捂住口,一刀割断了咽喉。

    两具死尸被平躺在城墙之上,无辜的性命就此随风飘逝。

    城墙上留下一人望风,其余之人将飞爪百链手收起,又挂在另一端的城墙之上,随后顺着城墙落入到了城内。

    城内并无所防御,而且夜市还没关,偶然可见闪烁的灯光以及喝酒畅谈的声音,一切都都是十分的正常。

    城墙之上那人一晃手,同时城下的人开始打开城门,在众人的合力之下,城门“吱呀呀”的缓缓被推开。

    随后城墙上火把光亮起,晃了三晃,这就是信号,就在同一时刻,城外火把光骤然亮起,同时喊杀四起,竟是数万人一下子涌到了城下。

    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读shai),人上一千无边无沿,人上一万彻底连天,若是人上了数万将近十万···铺天盖地是难以形容的,总之一眼是看不到边。

    与此同时喊杀四起,自由联盟的人疯狂的杀入天道城中。

    天道城中的喧哗骤然间消失了,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这明显的不合常理。

    “不妙,情况有异!”徐天不愧为数万人的领导者骤然间的变化没有逃出他的眼睛。

    城外的火光冲天,杀声震动四野,但是城中却是突然间安静了下来,这是大大的问题,应该城内一团糟才是,怎么会突然间的安静下来?

    骤然间天道城中火光冲天,此时屋顶、墙上都站满了,全部都是天道盟的人,这些人各个手持长弓硬弩,为首一人仙风道骨,正是华山掌教毕普天。

    “反联盟的一群不畏死的狗,也敢攻打我天道城,今日叫你等有去无回!”

    陈天成率先打头,身后陆金岚、孙剑书、龙玉阳和杨人九随后紧跟而上。

    就在五人接近那石人之时,突然间那石人身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与此同时,石人身上的石块纷纷脱落,露出其中人的真容。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脱封而出的人还不适应周围的环境,显得有些呆滞,看起来傻头傻脑的。

    “他们开始的时候比较的迟钝,趁机斩杀!”陈天成一句话落,随后抽刀在手,他居然是用刀的。

    “仔细看着,也好判断出后面两层守卫者的实力。”萧云开始专注起眼前的战斗来。

    就在此时身后一声大响,“轰隆”一声,居然是厚重的石门落下,竟是惊得萧云不由得回头观看。

    “原来开启一段时间之后这石门才会自动落下。”叶可卿微笑道。

    “嗯,这次只能成功不嫩失败。”萧云道。

    五人大战守护者,顿时各色刀光、剑气乱飞,各种劲气澎湃涌出,再借着各色宝石的映照,单说光影的话却是绚烂壮观。

    “这些守卫武功不俗,虽然未达意境,单是在伪意境未曾出现之前的武林之中,这样的人绝对是高手一流。”萧云道。

    “这么多的武林高手为什么会沦为守墓人,化作石雕站在这里,这里面发生了什么?”叶可卿心中充满了疑问。

    “他们的神志已经不存,可以说是已经是个死人了,被人强行灌入一股真气入脑,受这股真气支配着行动。”丰小依解释道。

    “人形傀儡?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傀儡,这是什么手段,这么残忍?”叶可卿感到脊背发凉。

    “是摄魂,这种功法我的脑海之中存在,似乎是存在于我吞服的意境种子之中,是血煞神功之中的一种功法,邪异异常。”萧云皱着眉解释道。

    “没错,她们的脑海之中确实有一团血气般的气劲存在,似是你身上的气劲,或者说是···与血仙碟身上的气劲更像。”丰小依道。

    “嗯?难道这些都是血仙碟的手笔不成?”萧云似是自言自语的道。

    “这些都是血仙碟布置的不成?”叶可卿简直不敢相信。

    “很有可能,你别忘记了你的打神鞭,那件神兵也应该是这陵墓之中的,现在却是落在了你的手上,很有可能血仙碟就是从这陵墓之中拿出来的。”

    “到底怎么回事?”叶可卿心中疑惑不解。

    “这一切都是出自血仙碟的手,包括你手中的打神鞭,以及这神兵所在的藏宝图,还有先前出现的萧百荣的藏宝图,都是血仙碟一手策划出来的。”

    萧云语出惊人,叶可卿感觉到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而这背后有隐藏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