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守护者被陈天成五人一击本来是消耗过大,在联手一击却是已露颓势,再加上萧云的万海归流大气功吸纳两人所发的劲气使两人这一招威力大减。

    面对着叶可卿和丰小依联手打出的“浑海天光·击”悍招,两人再无法抵挡,被轰飞了出去,与此同时两道极光旋转,竟是两把子剑,将其中一人当场斩杀。

    萧云一扬手之间,竟是打出一枚灵蛇锥,锥形如蛇,在空中摆动如蛟,洞穿另一人的咽喉。

    仅仅是第一层的陵墓守护者就让四人身受重伤,失去了战斗力,而后还有两层券堂,而且一层比一层的守护者武功高强,一层比一层更加的难闯。

    面对着萧云,陈天成苦笑了一声,若是今日不能打通三层,那么等待众人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我们先服下恢复伤势和精气的丹药,以便应付接下来的大战。”陈天成向四人道。

    “其实也不必,接下来不是有萧庄主三人全包了吗?”陆金岚说话酸溜溜的。

    “是,接下来的两层不需要你们出手,但是出了这陵墓除了抵挡元浪之外我们不出手了。”萧云冷冷的道。

    “听天由命,只要你能挡住元浪,其余的就只能听天由命了。”陈天成道。

    五人经过这一战都是受创不清,即使陈天成没有受伤,但是大量的精力消耗也让他需要休息很长时间,而眼下服用恢复精力的丹药就是必须的。

    萧云和丰小依、叶可卿三人商议了一番,对眼前的守护者有了一定的认知。

    “对方是死的,显然是失去了理智的存在,如此虽然有机可乘,但是抡起拼命来我们却是大大不如,所以硬拼绝不是好的办法。”叶可卿道。

    “不用硬拼,我们智取。”萧云向两人打了个手势,当下丰小依和叶可卿靠近萧云,当下三人窃窃私语起来。

    陈天成看着三人头挤在一起,很想听听三人说些什么,但却是听不到半丝半豪,只见三人频频点头,而且萧云好给两女什么东西,又见三人好像是···把什么东西放在了口中,吃了。

    陈天成也不知道三人到底搞什么,当下也不再关心,只是加快着恢复精力。

    等了足足一个时辰,陈天成五人这才起身。

    八人来到第二座石门之前,陈天成再次将一把钥匙剑插入石门之内,最后石门缓缓打开。

    “没有了第一把钥匙,这把钥匙剑留着也是没用。”陈天成叹息一声,随后率先迈步走去第二道石门。

    “萧庄主,请吧!说实话金岚还真是没有见过庄主的真实本领,也该显露一手了。”陆金岚微笑道。

    “你能见识到!”

    “哎呀,我真的好期盼啊,萧庄主能将霓裳女侠伺候的服服帖帖,这本领一定大得很,不知金岚有没有机会见识见识?”陆金岚频频抛着媚眼,而且身子也靠了过来。

    一把翠绿色的剑带着剑鞘递了过来,“在靠近他,我剑下不留人!”丰小依粉衣飘飘,翠绿剑鞘却是寒气森森。

    “呦呦呦,你急什么,难道小依姑娘也想见识见识萧庄主的本事不成,只是可惜了有人将你当做女神,你却当人如敝履。”陆金岚最终也没有敢靠近萧云,而是看了一眼身边的龙玉阳。

    “我就是我,从来不是什么人心中的女神,我的眼中也没有什么敝履,我的眼中只有朋友和敌人!”

    “还是出手对付这些守护者吧。”陈天成担心守护者还没打,自己这边先打起来了。

    萧云率先前行,丰小依和叶可卿一左一右的跟随。

    脚步踏踏,水波湛湛,淡蓝色的水波蔓延开去裹住三人,三人一路前行缓缓的从石人旁通过。

    石人依旧是石人,丰小依翠绿的剑鞘轻轻的敲了敲石人的头,铿铿有声。

    陈天成五人都看傻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石人没有碎,里面的人也没有复活,这是怎么回事?

    “你看那水波,是不是叶掌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劲,难道是这气劲的缘故不成?”陆金岚一旦正经起来,眼光也是独到。

    “不像,你看丰姑娘他的剑还在敲石人的头,我看这倒像是一种试探。”杨人九的见解也很独到。

    眼见着萧云三人越走越眼,越陷越深,最后居然到了第三层的石门之前。

    一切都像是没有发生,一切都这么平静,石人依旧是石人,三人安然无恙的通过。

    “就这么简单?”叶可卿简直也是不敢相信。

    “我丰小依的男人,姐姐还不相信?”丰小依嫣然一笑。

    丰小依也是话中有话,她和萧云有着婚约,父母指定的,也是告诉叶可卿这层关系。

    叶可卿也是浅笑嫣然,“好男人,不属于某一个女人,云弟弟是属于山庄的,更是昆仑的。”

    “好了,好了,我的两位好姐姐,我有霓裳,我不属于你们任何一个,我知道你们的心意,可是我却是不能辜负霓裳,明里暗里,说过多少次了?”

    “没关系的,男人三妻四妾的没什么,姐姐我一直在孤岛上生活近三十年,不在乎这些,只知道喜欢的就要争取,我不排斥霓裳,更是不排除小依妹妹!”

    “姐妹同心!”丰小依仅仅吐出四个字,就表达了态度,她也不介意萧云的三妻四妾,只要对自己好就可以。

    “头疼!”萧云敲了敲头。

    “姐姐,你猜云在头疼什么?”丰小依传音入密道。

    “是在头疼他的原则,而且也没有拒绝我们的理论,更是怕你我姐妹翻脸,我们还是早早的告诉他我们两姐妹早已商议过这件事,这也是我们姐妹之间做出的决定,不要让他为难了。”叶可卿也是传音入密丰小依。

    “不是,他才不会为我们头疼,他是在头疼梦倪裳。”

    “嗯?”叶可卿投去询问的目光。

    “天苍苍,野茫茫,春回大地万物长,红杏枝头春意闹,一枝向着墙外长!”

    “噗!”顿时叶可卿没有憋住一下笑出声来,她实在是想不到了一项冷艳无双的梅花剑圣丰小依居然也有这么天真、调皮的一面。

    在紧张万分的时刻,三人居然还在有说有笑,只是背后的五人又将有何动作,又将引发怎样的变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