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盟有了准备,“放箭!”毕普天一声令下,顿时箭雨如飞蝗,寒嗖嗖、冰冷冷,落向人群。

    寒光闪闪,血光隐隐,飞蝗落地,顿时夺走无数人的性命。

    但是毕竟自由联盟的人数众多,前面的人面临着飞蝗临体,身后的人却不知发生了何事依旧向前冲,这下子倒是让前面的人想停也停不下来。

    在毕普天的眼中这可就是不一样了,他只见到自由联盟的人不畏死亡,居然是踏着同伴的尸体向前“勇猛”冲杀。

    天道盟的人虽然有所准备,但没想到自有联盟的人居然如此的“生猛”,仅仅片刻就已经冲到了眼前。

    弓箭乃是攻守利器,是远程的最佳武器,奈何被人杀到眼前,这弓箭的威胁可就几乎没有了,当下刀兵起,混战在了一处。

    武林高手最怕的不是与高手对决,而是这种毫无章法的群战。

    即使再高的高手面临着四处皆敌,随处可能来临的袭击,不知名的高手潜伏其中暗算无偿,更是战力不能发挥,强招悍式根本就不能打出,即使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高手也难以观八方势听十方音!

    群战起、烽烟燃、刀光寒、剑光冷、热血撒、鲜血淋···

    毕普天也是联盟高手,身为华山掌门,精通门内气宗经典紫霄神功,更是掌握剑宗至高武学独孤九剑,修成九剑剑意,武学施展开来,九剑环绕身侧,攻防一体,杀入人群,剑起有人亡,剑落鲜血飘。

    自由联盟之内也不是没有高手,但却是没人与毕普天交锋,徐天周身气劲环绕,六爻剑气起落间也是残肢断臂飞舞。

    啥时间一道剑气骤然间扑向毕普天,独孤九剑虽利,奈何这道剑气蓄谋已久,又钻的是毕普天的空隙,这一道剑气居然间接奏功。

    毕普天破气势慌忙施展出来,虽然急切间当下这道剑气,但是身侧一刀却是攻入。

    混战乱斗,四处皆敌,毕普天在人群之中杀伐太甚,太过显眼,早就被人盯上,在他挡住那道剑气的时候,一刀正中臂膀。

    徐天蓄谋的一道六爻剑气没能伤的到毕普天,却也是成为了助攻。

    毕普天浑身一颤,九道剑气瞬间化于无形,同时攻击又至。

    是谁的刀斩向了谁,又是谁的剑刺向了谁,谁的一拳打到了谁,谁的一脚又踩中了谁?

    可怜毕普天一代华山掌门,武艺超群,竟也是死在了混战之中。

    本来就是势弱的天道联盟更是死伤了领导人物毕普天,这一下子战力更弱。

    “毕普天身亡,敢当者杀无赦!”

    徐天蕴含内力一声大喝,顿时声音传出,几乎在场的人人皆闻。

    “毕普天身亡,敢当者无赦!毕普天身亡,敢当者无赦!”这声音就如海潮一般一波一波的传出,顿时形成了潮海。

    自由联盟的人精神大震,战力更猛,一下子将天道盟的防御冲散。

    “杀,杀进去!”徐天趁机大喝一声,数人万如海潮一般的涌入天道城。

    自由联盟如入无人之境,瞬间就攻入天道盟的腹地,徐天顿感不妙,因为在毕普天死后居然没有半点的阻挡。

    刚进城时自由联盟遇到毕普天的阻击,很显然天道盟是有所准备了,但是之后却无一人阻拦,这很不正常。

    “停住冲杀!”徐天手一举,顿时止住群人,同时他也打量四周,却是大惊失色,因为他似乎闻到了一种特殊的气味,是火油的味道。

    “不妙,快撤!”

    倏然间数道火箭从天而降,在夜空似是流星点点而坠。

    火箭不是射向人,而是街道两边的屋舍,火箭射入屋舍顿时将埋藏已久的火油点燃,骤然间火光冲天,爆炸声不断,同时黑烟漫城,烟中藏有剧毒,瞬间城中化作烟火地狱。

    “迅速撤出去!”

    徐天仰仗着武功高强,暂时虽不受毒烟影响,但是时间长了定然有碍身体,当下强提功力,向外冲去。

    “杀!别让反联盟的人逃走一人!”居然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正是峨眉掌门纪晓云。

    大峨两山相对开,小峨迤逦中峨来,三峨秀色甲天下,何须涉海寻蓬莱。

    峨嵋山,神韵灵秀,同时是佛、道两教的名山,从唐朝起始有习武之人,不过当时峨嵋派在整个武林还是默默无闻。

    几十年前,大宋水军沿江而上,一举灭亡了蜀国。蜀国的高手很多隐居至峨嵋山,渐渐的,使得峨嵋崭露头角,成为江湖中的一大门派。

    峨眉武功有着高绝的独到之处,她们修习的都是一种极其阴寒的武功和内力,另一方面峨眉派最为让人叹为观止的乃是她们的治愈伤体的本领,高级的峨眉武功甚至可以达到起死回生的地步,无论是群战和独占之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纪晓云站在屋顶之上,目光森寒,配合上她的阴寒内力更显得人阴寒无比。

    “杀,别让反联盟的人逃走一人!”

    纪晓云看到数万人潮丝毫没有一点点的怜悯之情,但不说是出家人,就是一个女人也不至于这么狠毒,但是她就是如此。

    无数的人影闯入烟火之中顿时展开了血腥的屠杀,自由联盟的人身受毒火、毒烟袭身,更是受袭心惊胆战,毫无还手之力,进城的数万人过半被都死在这一役之中。

    “追,不能放走一人!”纪晓云脚踏屋顶,拔剑在手,越入战群,顿时红溅血流。

    徐天仓惶而逃,随者尚有几万人势力也是不小,只是此时人心已散,更何况真心的听从他命令的不过是原本的海沙帮数千人,如今这数千人几乎全部陷入城中身亡殆尽,而面对着死亡的威胁,又有谁真心的听他调遣?

    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

    自由联盟的人不要命的向着雾云城的逃去,想要借道转向丰荫城,到了丰荫城地界也算是安全了。

    没想到刚刚出了天道城,地面一阵的摇晃,轰然脚下大震,地面坍塌,竟是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大坑现出,无数自由联盟的人躲闪不及掉入坑中。

    突然塌陷的大坑又将给自由联盟带来怎样的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