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败如山倒,树倒猢狲散!

    自由联盟大败,想要退出天道城,没想到刚刚出了天道城,地面一阵的摇晃,轰然脚下大震,地面坍塌,竟是一个方圆数百米的大坑现出,无数自由联盟的人躲闪不及掉入坑中。

    坑中是倒插的竹签,竹尖向上,落入坑中之人瞬间就被穿成了糖葫芦。

    与此同时无数人的天道盟的人从两侧冲出,为首之人正是血刀门妖刀和星宿海毒公子!

    妖刀手中血刀旋出道道血光,侵入人群之中,顿时血光过处,尸首两分,另一侧毒烟弥漫,人影憧憧,趁着毒烟的掩护杀入人群。

    身前巨坑拦路,难以越过,身后峨眉纪晓云冷剑肃杀,左侧妖刀血光过处人仰马翻,右侧毒公子挥手间毒云煞舞翻涌,更有刀兵隐匿其中展开血腥屠杀。

    紧张,紧张,紧张,面临着如此的局面,人心涣散的自由联盟又将面临着怎样的局面?

    北方冰山万里雪飘。

    冰湖之边石洞之中热气升腾,一个木桶之内一个玉体端坐,碧绿色的液体浸透她的全身,在木桶之外一个绿衫,一个红衣,一个黄裙还有一个白衣若雪的少女小心的伺候着。

    木桶之内淡淡的粉红从玉体之内飘散出来,缓缓的融入到了碧绿色的液体之中,碧绿之色却是缓缓变淡。

    半个时辰之后,碧绿色已经褪尽,木桶之中的水已经清澈见底。

    血仙碟从木桶之中站起,身上的水迹瞬间被内力蒸干,缓缓踏出木桶,一双玉足踏到了地面之上,那绿衣少女捧过一席半透明的罗裘裹在她的身上。

    仙蝶出浴影蒙胧,罗裘薄纱半遮胸白雪做肌玉为骨,寒梅点缀琼枝头,香脸半开娇旖旎,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仙子珑珑身。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此花现世群芳妒!

    “宫主真漂亮,真叫我们羡慕呢?”那绿意少女羡慕的道。

    “比起你们圣女还是稍有不足,不是吗?”血仙碟说着伸手在腰间轻轻的划过。

    “宫主的气质就是宫主,即使站着不动也是宫主,哪像我们圣女···”

    “对了,你们圣女去哪里了,我怎么好几天没见到她了?”血仙碟浅笑嫣然,但是眉梢之上却是带着几许的担忧。

    “我们圣女闲不住,说是····”那绿衣女子说完却是低头不语,从一旁将血仙碟一身的血色衣裙拿过。

    “去哪里了,又顽皮了不是?真是个孩子,长不大,都成了圣女了,还是这样!”血仙碟依旧在笑,眉梢上的担忧更甚。

    “圣女说是寻爱郎去了。”那红衣女子道。

    “爱郎?呵呵···”血仙碟笑了,似乎很开心,但是心却是楸了起来,她知道此去中原夺宝一行,凶多吉少,同时也是暗恨萧云。

    “好了,你们出去吧,我还要再次练功逼毒。”

    四女将木桶收拾一番,将里面的水倒掉,随后鱼贯而出。

    白雪皑皑,冰层上一串孤独的脚印,一身血红的衣裙猎猎作舞,血红的气劲似是火焰燃烧,煞气凌然,“扑凌凌”却是惊飞远处一群雪雁。

    血仙碟脸上浅笑嫣然,喃喃自语道:“我的傻妹妹,不会是真的跑去找萧云了吧,此去凶险万分,我血仙碟作为姐姐真的是失职啊,没能照顾好你,竟让你跑出冰宫,姐姐即使再去追你,也是不急了,希望你能化险为夷,否则姐姐一生难安。”

    “萧云啊萧云,我的好弟弟啊,姐姐真的不能留你了,至少当小影在你身上陷的还不深的时候把你杀了,也不至于她有多么的悲痛,相信她只是难受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她啊,就是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在者你也不会哄她,你们也不合适,不是吗,你是我的猎物啊。”

    火焰般的劲气骤然间释放,白皑皑的世界瞬间化作血域,冰块混杂着湖水飞溅,在阳光的照射下映照出七彩的光芒,场面倒也是壮观宏伟至极。

    无杀崖,崖无边,万朵花中一耀阳!

    一袭紫衣轻身跃上无杀崖,在飘白的世界上留下一席淡紫色的色彩。

    紫衣又上无杀崖,就在紫衣身影消失之后,一抹水绿色映照在雪上,更添一抹新绿。

    “咔嚓”山石崩裂,一人多高的厚重石块被人一掌拍裂。

    从正午时分一直到日头偏西,不多时夕阳西坠,日头被群山遮住,只留下一片浑红。

    一道紫影从山上飘下,飘身下崖,确是一眼见到崩裂的山石,不由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瞬间紫影远去。

    一个水绿身影从山石后转出,冷哼一声,看着紫衣远去的身影啐了一口,然后起身上了无杀崖。

    崖外狂风呼啸,漫天飞白,滴水成冰,崖内屋中火炉熏蒸,温暖如春,景色也是旖旎,温室暖香,春意肆意,红罗帐上两人对视!

    “不行,绿儿,我练功走火伤了经脉,身体不适,现在···”

    “是练功走火,还是馋猫偷吃累极,没关系的,不管是走火伤了经脉,还是馋猫偷吃,在我绿衫的手下,绕指柔立变百炼钢。”

    绿衫说着身上衣衫已经滑落,露出肌肤如雪,隆起如峰,其上樱桃点缀,随着她的身子轻摇,**上下晃动,让人一见甚是迷醉。

    “绿儿,今天真的···”

    “别墨迹了,快点···上次让我很难受····”

    绿衫急切间已经抓住某物,入手果真绵软,当下手上柔和的白光亮起,以内力辅助揉搓起来,并且另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不定,嘤咛声起,脸上狐媚之态尽现。

    半晌无功,绿衫感觉手腕酸痛,终于放弃。

    “到底行不行?还是不是男人?”

    绿衫抱怨着,而男子低着头似是犯了极大的错误一般。

    绿衫起身,将衣衫穿戴整齐,摔门而出,却是看也没看一脸落寞的颜无杀。

    “紫衣,我当你为姐姐,你偷吃我的菜我不怪你,毕竟这里就这有一盘菜,大家吃,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吃干喝尽,点滴不给我留,可恨、可恼!”

    萧懿影暗伤了颜无杀,却不想引起了血魔女之间的矛盾,却不想给冰宫乃至武林带来了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