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舌绽莲花,倒是哄的南宫心怡脸上犹如灿烂花开。

    “呵呵,那师妹所说的梅剑山庄中的何人才是你的男人?”

    “那丰小依不过是副庄主,我的男人啊···那可是正庄主,萧云。”

    “噢?萧云?他居然是梅剑山庄的庄主,更是师妹的挚爱?”南宫心怡不由得眉头紧皱。

    “怎么?师姐知道云?”

    “来此之前,我去过岳蓝城,见过了萧懿航少侠,他曾经拜托我一件事,那就是杀了萧云,竟不像他居然是梅剑山庄的庄主,更是不知他居然是师妹的挚爱。”

    “他为什么要杀云?”

    “我没有问,更不想问。”南宫心怡显得居然有些怒意。

    “怎么了,师姐?”

    “没什么,你最近可是和萧懿航公子见过面?”南宫心怡问道。

    “没有啊,上次和他见面还是十年前,他还不知道我是谁呢,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见到他很不舒服而已···所以我没有多谈什么,更是忘记了将这玉佩给他,本来我不过来此凑凑热闹,却不巧遇到师妹!”

    “传闻他可是真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气贯长河、气势磅礴、英明神武、人中龙凤、侠中豪杰····”

    “好了,我不想提她,还是看看热闹吧!”

    “那,你还要杀云?”

    “为了你,不杀,但是作为师姐却要给你把关,任何挡不住我的剑的男人,根本就配不上我的师妹···”

    “呵,最好不要!”

    “怎么?把我伤了他,还是怕我挡了你们的好事?”

    “第一,怕他伤了师姐,第二我还真怕师姐挡了我们的好事?”

    “嗯?”

    “像云这么好的男人,那个女人见了不喜欢,师姐也是女人哦。”

    “我越来越是期待了····”

    “对了,师姐,你对毒有多少研究,你看那个女人没有,她是我的,你不要动···其他的那几个人就交给师姐了。”

    山风凛凛,吹动着两席粉红衣裙,同时杀气也在山头凝聚。

    冰宫绿云崖。

    一袭翠绿色的衣衫在漫天白雪之中偏偏起武,是愤怒,是气恼,是心中的不甘···

    无边的怒意在胸中无处发泄,只得借助手中的剑释放着满胸的气恼与不甘。

    “紫云,你抢了我的男人····我恨···”

    “红衣,你只把我当做你的宣泄工具,可曾想到过我的感受,我恨···”

    “无杀,你个没用的男人,我恨···”

    “二宫主,你坏了我的好事,我恨···”

    “宫主,你明明知道我并非真心与红衣,你还是不管不问,我恨···”

    “我恨啊,我恨,我恨···”

    一股恨意冲击脑海,顿时全身都被恨意浸没···

    一股滔天的劲气满载着难以宣泄的恨意冲天而起,席卷八方,顿时阴云冲散,漫天的飞雪也消失无形,与此同时劲气浩荡席卷,山崩石裂,一种强大的气势透出绿云崖,惊得雪雁四起,一种强烈的怒意瞬间笼罩住了整个冰宫,久久不散!

    怨恨意境大成!

    云雨山,云升腾,雨霏霏!

    云中带着淡淡的黑紫之气,雨中带着淡淡的腥臭之味。

    一人背剑来到谷口之处,眉头紧皱,他的身上亮起一层光晕,云不能近,雨不能前。

    那人缓缓雨中行,霎时间脚步一凝,竟是身上的护身罡气被云气渗透。

    “孽障!吃我一招,天马飞瀑!”

    那人一声大喝,背后剑出鞘,骤然间剑气似是天马横行,飞跃天瀑,其势优雅,却是势不可挡。

    天马所过之处,大地崩裂,山石崩飞,山谷口处所设毒阵被一击轰破。

    “什么人,敢破我毒阵?”花弄鱼跳将出来,身旁却是肩抗巨剑的春不败,身后数十人均是天道盟的高手。

    “在下武当宁非子,不知道姑娘为何在此设下如此毒阵?”

    “武当派的?你可知道武当乃我天道盟成员,你焉何破我毒阵?”花弄鱼不解的问道。

    “宁非子虽出武当,但却不是武当派的门人,不受武当掌门约束,更不知天道盟,我心中只有家师的嘱托。”

    “哦?不知仙师有何嘱托?”花弄鱼说话间眉眼频抛,搔首弄姿,似是展示自己的万千风情。

    宁非子剑花弄鱼如此,顿时心潮澎湃,片刻才堪堪稳住心神。

    “寻萧家后人,将一块玉佩还给他,仅此而已!”

    “萧家后人,玉佩?”花弄鱼说话间已经栖身靠近宁非子。

    “什么萧家后人,又是什么玉佩,可否说的更清楚一些。”花弄鱼说话间已经贴身到了宁非子身上。

    宁非子顿感身体不适,身子连忙后撤,欲要躲开花弄鱼。

    花弄鱼似是全身骨头都已失去,竟是靠向宁非子,而此时宁非子一闪之间,眼见着花弄鱼的身子就要栽倒。

    宁非子上前连忙扶住花弄鱼,与此同时花弄鱼趁机软倒在了他的怀中。

    “软玉在怀,温香在握,宁非子看着媚态入骨的花弄鱼不由得一颗心狂跳不止。”

    花弄鱼轻启朱唇,一团粉红烟气喷向宁非子面庞,宁非子正欲躲闪但闻香甜气息,甚是好闻,不由得扇动鼻息,多吸了两口。

    与此同时宁非子感到体内一团火焰在体内升腾,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勃然而生,一伸手将怀中尤物横抱而起。

    “哪里去?放开我的鱼儿?”春不败肩上巨剑一摆将宁非子挡住。

    “让开!”花弄鱼娇叱一声,顿时又向猫一样缩进宁非子的怀中。

    宁非子双眼之中似是火焰燃烧,再也不管其他,只有怀中绝世尤物,只想要一夕快活,在春不败让开之时已经跃身而出,消失在谷口。

    “哼!”春不败气恼至极,将肩上巨剑狠狠的杵在地上,顿时大地为之一颤,裂开道道裂痕。

    就在此时紫气弥漫谷口,迅速蔓延而来,却是毒氛来袭!

    天道盟众高手不防备,却是已陷毒雾之中,瞬间惨嚎不断,已有数人身中剧毒。

    “咦?那女人去哪里了?”

    两道身影踏着毒雾缓缓而至,却已不见了花弄鱼。

    双圣女能否见面,萧懿影和南宫心怡面对春不败等人又将发生怎样的大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