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懿影和南宫心怡来寻花弄鱼的麻烦,待到山谷之时却不见花弄鱼。

    “其他的交给师姐了。”南宫心怡话落剑出,剑气缥缈带着寒雪霜气刺向春不败。

    “原来是两个小娘皮,正好送上门来让本大爷潇洒快活。”春不败巨剑一横,竟是当下南宫心怡的一击。

    南宫心怡剑锋一转,紧贴巨剑横行刺杀,一剑挑向春不败的手腕。

    春不败手中巨剑再转,不料南宫心怡剑势再转竟是一剑刺向春不败的胸口。

    春不败躲闪不过,这一剑正中胸口,却是难伤他身,正是不败气功挡住这一剑。

    南宫心怡一愣,随机剑势一撩,划向春不败的咽喉。

    好一路斩情决剑,竟是连环不绝刺出,虽然剑剑正中要害却是难伤春不败。

    “小娘皮倒也生的俊俏,不过太过泼辣,还需好好在床上教导一番,才成尤物。”春不败哈哈大笑,把花弄鱼带走宁非子时候的郁闷全部撒了出来。

    “污言秽语,找死!”

    南宫心怡心中大怒,当下剑势一涨,漫天雪花飘飞,寒气森森。

    “泛舟五湖十年梦,西子无剑斩柔情,西子捧心!”

    霎时间南宫心怡一身劲气化作漫天的寒气席卷而来。

    此时的南宫心怡似是西子附体,身姿绰约惹人怜爱,尤其是捧心一剑,让人看着心中不忍,但是这一剑刺出却是厉害无比,一剑出,夺人性命。

    一剑出,冻及天地,春不败身上笼罩上了一层白霜,似是冰人一般。

    一剑落,锁定战局,此时南宫心怡正欲收剑,猛然间闻听一声细小的“咔嚓”响,随后“咔嚓”声响如爆豆,春不败身上的冰层尽数崩碎。

    “小娘皮,有两下子,我喜欢!”

    春不败说话间身上冰削乱飞,同时巨剑高高举起,轰然落下。

    “泰山崩!”

    一剑可崩泰山,一剑碎裂五岳山,这一剑的威力可见一斑。

    南宫心怡轻盈如燕,纵身闪开这一击,“轰”的一声,地面上顿时被砸出一个方圆丈许的大坑。

    春不败剑招猛烈,但是悍招之后的收招时间也是极长,虽然只有几分之一秒的时间,但是这相对于高手之间来说已经是很长了。

    南宫心怡揉身上前,手中宝剑犹如清水寒霜,斩情决不断刺、撩、点、挑、划、斩,剑剑斩在春不败的身上,但是均被不败气功挡下。

    春不败虽然没有受伤,但是每一击都给他带来极大的痛楚,让他简直难以忍受,与此同时一边的萧懿影早将其余之人杀灭,冷眼的看着南宫心怡与春不败大战。

    春不败吃痛难忍,大喝一声,施展出“连城剑诀”,顿时剑影连城而出,似是实体化的城墙一般向着南宫心怡卷来,势要将南宫心怡碾压。

    “貂蝉拜月!”

    南宫心怡不退不让,面对着连城剑影竟是选择了硬撼,寒气森森,透剑而出,一拜、两拜、三拜、四拜···再拜···

    貂蝉拜月乃是连续剑招,一拜八剑,两拜十六剑,瞬间就斩出了八拜六十四剑,剑剑击与一点,竟是将连城剑势斩断。

    以点破面,连城剑势虽然强悍,但却是挥动成圆,要想护得周全,同一时间之内消耗的内力成倍增加,而南宫心怡却是剑剑点在一处,节省了大量的内力,两人硬拼之下却是南宫心怡略胜一筹。

    春不败挥动手中巨剑崩岳,跳出战圈,巨剑摆了一个防守之势,“姑娘可敢报通名姓,我乃御宇天骄春不败。”

    “峨眉南宫心怡。”

    “今日就此别过,不过我记住你了,哈哈哈···”一阵大笑声中,春不败却是抽剑而退。

    “师妹,这个人很厉害,不但不惧你的毒烟,更是身怀金刚不坏之体,难伤难杀。”

    “没关系,师姐,下次再见到他,就让他死在我手。”萧懿影说着捋了捋额前的秀发。

    两道身影瞬间没入谷中,片刻之后三道身影也来到方才大战之地,三人看了看周围的狼藉和周围的尸体不由得皱眉,三人一商议也是快速的引入到了菲菲云雨之中消失不见。

    萧云八人进入陵墓第三层之中,石门落下封住来路,此时却是不见出路更是不见一个守护者,竟是空空荡荡,什么也不存在。

    “怎么会这样?”陆金岚不由得问道。

    “我也没来过这里,也不知道其中情况。”陈天成面露苦涩。

    “难道这就是血仙碟的计划不成,将来取宝之人困死在这里?”萧云向丰小依和叶可卿传音入密道。

    “应该不会,她要是想杀人的话,大可亲自动手,比这种算计还要简单、直接,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叶可卿传音入密解释道。

    “应该是有什么机关我们没有找到。”丰小依传音入密道。

    “或许是有什么机关不成,我们找找看。”陈天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里不应该只是一个绝境,当下众人一分,四处寻找机关。

    萧云突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感觉这里有人一直的注视着他,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种感觉让人很不舒服,似是被毒蛇盯上的老鼠、青蛙一般。

    “小依姐,可卿姐姐。”萧云传音入密两人。

    两人无声的靠近萧云,萧云继续传音入密将自己的感觉细说了一遍。

    丰小依和叶可卿四处观望却是始终未能发现异常,当下只得在萧云左右,不敢远离,以免遭遇到突然的袭杀。

    众人走了一遭,竟是什么也没有寻到,不由得急躁起来,最终八人又走到一处。

    “我怎么感觉有人注视着我们一样?”陈天成眼睛左右观瞧。

    “嗯?”丰小依和叶可卿都是心中一惊,两人交流了一个眼神,顿时一道水波自叶可卿的脚下荡漾出去,向着四周扩散。

    水波荡漾,迅速的铺满了整个空间,没有溅起半点的异常涟漪。

    “难道是这石室之外有人暗中注视着我们不成,但是为什么我们感觉不到?”丰小依和叶可卿交流着。

    “或许是···”两人顿时惊愕,向着空中打出一道意识之剑。

    顿时空间一阵的涟漪荡漾开来,顿时犹如玻璃一般出现了裂痕,随后裂痕越来越大,最后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在自己身前似乎有一个强大的存在。

    不知道萧云等人面对着的是怎样的强大存在,在取得神兵之前又将发生怎样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