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疏影被丰小依和叶可卿各一招击退,顿时感觉脸面大跌。

    梅疏影身形一动,顿时梅影闪闪,似是梅园花开,原来梅疏影的名字确是从此而来。

    “星月照红梅!”

    顿时星月光芒闪烁,红梅摇曳,怒卷三人。

    三人也没躲闪,顿时劲气碰撞,眼前土龙翻涌,石块横飞,梅疏影一招星月照红梅击中三人,心中得意,手摆艳刀护在胸前.

    烟尘散去,但见三人毫发无损,不由大惊,正在此时萧云以及栖身上前,手中云梦柳一摆直刺梅疏影前胸。

    梅疏影挥刀格挡,挥刀间星月光芒闪烁,想要将萧云的剑斩断,不料云梦柳被刀一碰竟是随刀弯曲,剑尖一抬,却是直点梅疏影的咽喉。

    梅疏影大吃一惊,一歪头,躲过这一剑穿喉之厄,却是一剑挑在肩头之上。

    顿时血光崩现,普一交手,梅疏影被逼退,再出手却是负伤而归。

    “就这两下子,也敢再此啰唣?”萧云冷哼一声,面对不肖。

    梅疏影顿时怒急,星月刀法再起,砍向萧云。

    萧云催动云梦三圣传下来的三十六路剑法,大战梅疏影,眨眼间竟是十数个回合,不分胜负。

    “星月照红梅!”梅疏影又发极招。

    “太单调,就会这一招吗?”

    梅疏影刚刚施展过的一招此时又用,所以萧云说了一句太单调,也是从士气上打击梅疏影,但是萧云却是不敢怠慢,因为这一招他还没有看破。

    萧云剑势一转,顿时身遭百花盛开,同时剑势一转,群花飞卷与星月照红梅的劲气对撞。

    “轰”劲气四射,激的土石纷飞。

    萧云跃步而起,竟是穿插到了暴乱的劲气之中,星光月影红梅之下,竟是不伤萧云分毫,剑光一闪点向梅疏影。

    梅疏影身形又被逼退,心中不甘,再要冲上前时,却见眼前似是银蛇游弋空中,激射而来。

    “噗”灵蛇锥穿透梅疏影的肩头,前后留下一个透明窟窿。

    “星月照红梅!”

    梅疏影被萧云灵蛇锥打穿肩头,心生退意,就要退走,不料丰小依上前,一出手竟是一招星月照红梅。

    这本就是梅疏影的绝招,以刀劲凝聚星月之光、梅花之形横扫八方,厉害无比,却不料在败退之后见自己的绝招反卷而来。

    “什么时候偷学了自己的绝招?”梅疏影大惊之下竟是难挡丰小依的一招星月照红梅,不过这一招乃是刀招以劈砍为主,剑发刀招却是不如梅疏影的招式完美,杀伤力也欠佳,不过这一招的威力也彰显了出来。

    招有缺陷剑势补,杀伤不足,内力补,这一招施展出来丝毫不比梅疏影的星月照红梅杀伤力小。

    “我很想告诉你,但是你听不到了!”丰小依冷声一笑。

    “踏雪寻梅!”

    就在此时梅疏影身子一晃,身形骤然消失只留下一道红影,人已经飘身出去。

    “嗯?好快的身法!”叶可卿也是对梅疏影的踏雪寻梅武功佩服不已。

    “小影!”展玉辉一见梅疏影败退,顿时大吃一惊。

    萧云此时正欲施展裂空道的刺杀之道,想要一举杀了梅疏影,不料展玉辉的一句呼唤,却是救了梅疏影的性命。

    “小影!”

    萧云精神一震,眼前似是一花,只是转瞬间就清明过来,她不是我的小影,不是···

    “走!”

    展玉辉也感觉对方棘手,虽然他的武功高强,但是一人面对四人压力很大,若想取胜却是不易,本来他的算计是秦玉恒斩杀了陈天成,或是梅疏影斩杀另外三人,如此之下秦玉恒或者梅疏影加入战局,三人对抗四人,当可建功。

    不料秦玉恒独斗陈天成居然战的势均力敌,而且梅疏影几乎是瞬间惨败,若是那三人围攻过来,这边必败无疑。

    一声“走”顿时三道身影飞退。

    陈天成收刀在手,众人聚在一处,一商议,知道事情没有原本想象的那么简单,突然间杀入的三人武功强的要命,若不是萧云三人存在,几人怕是饮恨当场了。

    “继续走吧,这三人既然能闯到这里,说明没有遇到元浪等人,一场大爆炸已经将原本的路遮盖,现在我们要是早点动作或许可以闯出元浪等人的包围圈。”杨人九提议道。

    众人点了点头,当下不再多说继续向着山外冲去。

    只是没走多远,迎着漫天的飞雨之中一人背对众人执刀而立。

    那人也不言语,骤然转身,手中大刀摆动,冲向八人。

    此时萧云看清来人,却是眼熟,一时竟也不知哪里见过,只见此人面目粗犷,尤其是脸上一道伤疤触目惊心,似是将头一劈两半,犹如巨大蜈蚣趴在脸上。

    此人眼中煞红,却失活性,手中刀势猛烈,抬手间就是悍招叠出,一道无匹的刀气数丈宽许,直直落下人群之中。

    八人一闪,无匹刀气铿然落地,顿时地裂山崩,土龙翻卷,八人竟被这一招冲散。

    那人刀势狂卷,似是疯魔,刀势一时无两,竟是鬼神难以近身。

    丰小依霸剑高举,霸天三连绝杀剑接连出手,迟缓之刃升龙流星击剑刃风暴,连绵而出。

    如山剑势却似附着万钧之力,使得霸刀一缓,同时剑势如山般的挤压过来。

    “破!”那人一声大喝,气劲狂吐,将加身的迟缓之刃崩碎,随后丰小依身起半空,以上势下,剑似流星坠落又如巨龙席卷,升龙流星击轰然与霸刀对撞。

    轰然一声爆裂,剑气四散,化作道道剑芒,剑芒一卷犹如风暴席卷,即使铜打铁铸也会被剑气消得皮开肉烂,正是剑刃风暴。

    一刀毫无花俏,径直的劈落,席卷的风暴骤然崩碎,消失不见,同时两道剑光旋转飞回,挂在母剑之上旋转飞绕。

    丰小依后退三步,这才止住,心口起伏,霸天三连绝杀剑施展出了未能奏效,反而被那人的一刀之威震得气血翻涌。

    “什么时候出现了如此强悍的人物?”

    即使是叶可卿也是目瞪口呆,她相信丰小依的一剑之威,即使自己也不敢如此力敌,那人居然一刀硬生生的劈开了丰小依的剑势。

    “不对,这人没有这么厉害。”萧云突然间想起了这人是谁。

    当初萧云初到岳蓝城,遇到五魔女与梦琉璃等人,而有一人却是出言对梦琉璃不逊,同时当沈如筠被梦琉璃杀死之后,那人发狂,刀势无匹,之后这人就再也没有出现。

    这人竟然是铁面蜈蚣吴仓!

    吴仓的突然出现又带来怎样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