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了伤的姬红霞目光一寒,身上荡漾起粉红色的劲气,向着孙剑画和孙剑书卷来,却是逆乱阴·阳天元气.

    逆乱之气席卷,顿时两人身形一滞,闭五识,关七窍,阻挡着逆乱气入体。

    “没用的!”姬红霞嫣然一笑,再次攻来,却不料玉蜂针飞至,正中臂膀。

    一方是逆乱气影响心神,一方是玉蜂阵毒攻心,一方是武功不济,一方是内功浑厚,一方是两人合作,一方却是独木难支,整个是棋逢对手。

    再说龙玉阳对上云梦生,不过现在的云梦生已非当初的云梦生,几乎夜夜都要遭到姬红霞采补,功体大减,虽然压制住了龙玉阳但短时间内也是难以取胜,再加上黄晴晴在外一直的释放玉蜂针,却也是对云梦生造成了极大的干扰。

    真意境与伪意境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单观展玉辉护着梅疏影战陆金岚和杨人九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差别,武功造诣没有捷径可走,即使在高深的武功秘诀也难以一步登天。

    丰小依和叶可卿到的时候战局已趋明朗,陈天成手握神兵追星逐月竟是压了秦玉恒一头,神兵之威终于展现,不仅仅是锋利,更是能将催发出来的劲气大幅增强,一刀之威笼罩数丈范围,秦玉恒不敢与之正面交锋。

    陈天成施展点苍派的斩月刀法,手中神兵追星逐月划出一道道弯月形状刀气,敢于弯月媲美,敢于劈碎明月,搅碎星辰,刀气纵横激起道道狂沙,山石爆,树木折,似是末日降临。

    秦玉恒施展的星月刀法,也是化作星月刀茫,奈何武学相克,一名斩月,一名星月,再加上成天成手中神兵之威加成,本来武功不相上下的两人,缠斗数十个回合之后胜负已现。

    “先助陈盟主杀敌,在援其他。”丰小依见叶可卿手中湛蓝之剑剑指姬红霞,连忙出言提醒,就从这一点看出丰小依的经验要比叶可卿丰富很多。

    孙剑书和孙剑画兄妹虽然受逆乱气的影响,但是短时间之内也不会落败,即使再加上叶可卿,战败姬红霞不难,难的是把她留住,而且想要击退姬红霞也不是一招两式之间就可以完成。

    而陈天成这边已经稳稳压制住了秦玉恒,此时两人强势介入,封堵住秦玉恒的生路,即使是血仙碟面临此境也将饮恨。

    叶可卿剑锋一转,迅雷剑术施展开来,剑出带动雷光,剑光也如雷闪,速度快的让人肉眼难于捕捉,刹那间忙于应付陈天成的秦玉恒再填一抹新红。

    秦玉恒腰中剑,伤势不中,但却是行动受阻,吃痛之间向外一跃,却不料一道旋转着的寒光料敌与先飞旋斩来。

    秦玉恒无可闪避,手中刀一横硬撼丰小依的子剑。

    “咔嚓”一声响,金铁碎裂,秦玉恒手中刀不过是一般的刀如何扛得住丰小依的霸剑,多重剑气一股发作,顿时震断秦玉恒手中刀,与此同时秦玉恒也被击退。

    “死来!星辰杀破·斩月华!”陈天成焉能放过眼前的机会,顿时强招起,星辰杀破三招之中第一招斩月华悍然击出。

    秦玉恒被丰小依击退,身子还在后退之中背后凌冽一刀似是笼罩天地,斩月华的刀茫虽不能斩断月亮,却是遮掩月光,这一刻分不清哪个是弯月,哪个是刀茫。

    弯月刀茫透体而过,带出一蓬血花,秦玉恒仰首望天,口中呜咽,尽全身气力,仅仅发出两个音节:“我恨!”

    死亡的当口,心中的志向,难以言传,只能随著平生的第一滴眼泪,在弥留中,秦玉恒复看一眼梅疏影,倩影已经模糊,最后心中只有一句:落红本是无情物,化作春泥不复花。

    近三十年的苦修,一出山即是死局!

    “师兄!”梅疏影被展玉辉护住,不能加入战局,但却是将所有的战局看的一清二楚,她一直的担心着秦玉恒,但也不急,即使秦玉恒被陈天成压制短时间之内也不会落败,没想到丰小依和叶可卿入局,转眼间秦玉恒亦是回天无术。

    “走!”

    此情此景何等的熟悉,云梦生、诛天邪和姬红霞一出山第一件大事就是来袭梅剑山庄,结果诛天邪当场饮恨,而秦玉恒也是初战身死。

    当机立断,姬红霞知道不能再战,体内玉蜂针毒发作,一股灼热似是焚烧经脉,再斗下去恐难压制,当下强提功力,一剑斩出。

    “天地一叹!”

    顿时剑气四起,大地都不掀翻,天地都为之叹息的一剑,再加上如今的姬红霞已非当初,修炼逆乱阴·阳天元道的武功,让她采集到了强霸无比的武功和内力,这一剑之威堪称逆天一剑!

    翻涌的土石,乱射的剑气,震撼的大地终于打乱战局,陈天成几人一退,待剑气消散,却是不见对方身影,就是秦玉恒的尸体也消失不见。

    “你们来了,咦,云兄弟呢?”陈天成收刀看着丰小依和叶可卿道。

    “他随后就到。”丰小依面无表情,又恢复了一惯的冰冷之态。

    就在此时两道人影飞快的赶来,众人抬头看去,充满了戒备。

    待看清来人,叶可卿心中放下,“莫急,乃是我的师兄、师姐。”

    来人非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日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

    自从两人在梅剑山庄追击姬红霞和云梦生之后再无音讯,却不料此时出现,看两人一身的狼狈却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

    “可是遇见强敌?”叶可卿关心的问道。

    “一个青衣人,一把青云剑,自称是天道盟主,厉害无比。”

    “是元浪!他现在在哪里?”陈天成一惊,知道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遇到的人是一直以来自由联盟最担心的元浪。

    “向着山谷之内去了,那边似乎发生了大爆炸,而后引发了地牛翻身。”地牛翻身就是地震。

    元浪向着反方向去了,这是个好消息。

    “趁此机会快走。”杨人九提议道。

    “好,你们先走,我在此等候云一同回去.”丰小依道。

    丰小依担心萧云的安危,也不知道面对着已经失去自己意识的吴仓,萧云能否安全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