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煞魔尊默苍离现身在了血仙碟的识海之中。

    “你在利用我?”血仙碟怒问道。

    “我的意志存活几百年,又岂是你一个小娃娃可以算计的,你可知道要一个人的意志长存非是武功修习到逆天境界难以成功,而且需要秘法,万鬼血煞大阵就是召回我散落意志的一个法门。”

    “你所得信息,不过是我上世肉身崩溃之前可以留下来的虚假信息而已,也只有这样年轻的女娃子才会上当,哈哈哈···”

    “你以为你将我留下来的血煞之心一断为二又将我的散落意识彻底斩灭就能杀死我?妄想,你的体内虽然不存在我的意志,但是另一半的血煞之心之中的意志依旧存在,万鬼血煞大阵开启,我的意志将要彻底复活!”

    “魔鬼,邪魔···”

    “何为魔合为神,何为正,又是何为邪?你懂吗,小娃子?”

    “世上本无正与邪,也没有神与魔,世事本虚幻,无论是正是邪,是神是魔不过是以虚幻迷惑众生。”

    “人性本善还是本恶?一切为了自身,自身不保善不存,所以人性本是恶的。”

    “天地之道实则自然之道,自然之道本是残酷之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人也是如此,何为善,何为恶?”

    “软弱者宣扬人性本善,呼唤人人为善,其实他们只是畏惧面对残酷的事实而已,人性本恶就是无畏残酷,只有经历无数残酷的洗礼,才能成就真我。”

    “女娃子啊,你是恶是善?你为了复活那个人不惜吸收我的力量,制造血屠,难道这就是善?”

    “你本恶,何必言善?”

    “多说无益,我能斩杀你的诸多分散意志,你主体的意志我也能够斩杀,我血仙碟从不服输!”

    “我的意志不在你身,你斩杀不得,而且你只有我的一半力量,如何能够将我彻底斩杀,留给你的时间很有限,待我意志壮大,你的身体是我的!”

    说话间煞气翻涌不绝,血色人影也渐渐混入不断翻涌的煞气之中。

    半刻核桃大小的黑色珠子浮现在血仙碟的眼前,其中煞气凝聚,向外急速飞掠。

    “哪里走?”

    血仙碟丝毫不顾自己全身不着一缕,更是忘记了萧懿影的劝说不能强运内力以免引动体内艳毒的发作,就这样赤·裸·裸的冲出。

    云雨山。

    萧云陷入苦战,已经被完全的压制,倏然间心跳一阵巨颤,半颗核桃大小的黑色珠子从体内浮现。

    骤然间煞气翻涌,其中血光缭绕,一个血色人影显现出来。

    “嗯?什么人,敢对本尊无礼?”

    血煞魔尊默苍离刚刚凝聚出本体意志就遭逢了吴仓的刀势斩杀,当即煞气翻涌直杀吴仓。

    血煞魔尊默苍离现在无实无形,无质无体伤不得吴仓本体,却是一股直念攻入吴仓识海。

    倏然间煞气剧烈翻涌,愤怒的咆哮不断,“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

    血煞魔尊默苍离攻入吴仓识海,欲要吞噬他的意志,奈何吴仓却是疯癫之人,不但吞噬无效,反而遭到疯魔意志的强烈攻击。

    吴仓的战力还在增加,身上不断的爆出血箭,手中刀起,狂魔而落,顿时滔天的魔气被一摧而散,露出了那散发着浓郁魔气的半颗血煞之心。

    一刀,仅仅是一刀就将那半颗血煞之心劈得粉碎,与此同时血仙碟疾追的那半颗血煞之心轰然一爆。

    血仙碟的身形骤然止住,伸手一捞,却是抓了一把的粉末,她的手中血光点点,爆碎的血煞之心重现凝聚,却是变得血红,不复原本的凶煞滚滚。

    “嗯?”血仙碟眉头紧皱,随后却是嘴角微微一翘,恢复了惯有的浅笑,轻张玉口将那半颗血煞之心吞入腹中。

    “宫主的身材真好!”一个女孩弱弱的道。

    “哎呀,宫主,你的身上怎么···”另一个女孩惊讶的道。

    “啊?”血仙碟这才发现自己竟是不着寸缕,当下脸上一红,转身就走,“再给我准备一桶药。”

    “可恶,可恶!”咆哮不断,吴仓身上又是数道血箭喷射而出。

    “我不甘啊,我不甘心,我血煞魔尊默苍离练就玄功,牺牲十万八千众参悟万鬼血煞大阵,以其万年长存,不料今日却死于一个疯子,我不甘啊,不甘心···”

    血煞魔尊默苍离的最后的意识浑然一爆,顿时将吴仓混沌的识海炸裂。

    吴仓周身三百六十五个大穴同时飚出血箭,全身劲气也随着血箭的飚射而散尽!

    一把刀,狂霸的刀,一把刀,疯癫的刀,一把刀,只是别人手中的一把刀,缓缓落地,无声无息。

    成呼,百年累,败呼,一瞬间!

    萧云一口鲜血喷出,即使那一刀劈碎了半颗血煞之心,但是那一刀的余威也让萧云身受重伤。

    与此同时地面之上半颗血红色的珠子显现出来。

    萧云身子一晃,强打着精神想要站起,却是险些栽倒,一道粉红光影来到身边,将他扶住。

    “担心死我了!”丰小依扶住萧云却是见到那半颗血红色的血煞之心。

    “咦?意境种子耶!”丰小依说着弯腰将那颗意境种子拾起。

    萧云一愣,这东西分明就是当初他吞服的东西,只是颜色发生了改变,难道这就是意境种子?

    萧云服下丹药,以内力化解,丰小依给他输送着内力,修复着伤体。

    “到底发生了何事?”

    萧云把刚才发生的一幕详细的讲述了一遭,尤其是那突现的魔煞滚滚和那血色的人影的出现。

    这样的事情萧云见怪不怪,丰小依就给他斩杀过血色人影的残存意念,而且前不久五阴灭煞大阵还阵杀过一个血色的人影。

    “此间危机重重,我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还是赶快感到云雾城。”

    “你把这意境种子服食了吧,或许他变异之后有着什么不一样的改变呢?”

    萧云想了想,自己一切的变化都是从服用了半颗血煞之心开始的,或许这就是自己的机缘,亦或是自己的命。

    萧云将血煞之心吞服入肚,顿时玄妙意境在脑海之中显现,各式武学纷至沓来。

    萧云吞服血煞之心,又有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