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这意境种子服了吧,或许他变异之后有着什么不一样的改变呢?”

    萧云想了想,自己一切的变化都是从服用了半颗血煞之心开始的,或许这就是自己的机缘,亦或是自己的命。

    萧云将血煞之心吞服入肚,顿时玄妙意境在脑海之中显现,各式武学纷至沓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当初血仙碟传授自己的意境真相竟是如此!”

    这一刻萧云已经彻底的清楚血仙碟传授的意境的真意,万法自然,自然万法,将自身融于自然,忘却自身,失去自我,我就是自然,我就是大道,天道自然!

    各种武功、术式也纷纷出现在萧云的脑海之中,只是现在萧云没有时间详细参悟而已。

    “怎么?”丰小依关切的问道。

    “我发现这血煞之心被我彻底的吸收了,和以前不同,只是沉在紫府气海之中。”

    “因祸得福,我也不知道其中关窍,哦,对了,你看····”丰小依说着竟是将石盒打开,一个石盒之中居然装放着两把神兵,一把短刃鱼肠剑,一把阔刀凤皇刀。

    “对了,你让我们选择这两把身兵,还有你选择的震天尺有什么用?”

    “凤皇刀重,其刃不是最利,辅助刀气不是最强,但是其造型复杂,呈双凤求凰之势,乃是一把奇形之刃,若是没有特殊功法催动,这把刀就是一把废刀,所以我打算把他废掉,同时还有这把震天尺。”

    “鱼肠短剑虽是名剑,但是用处不大,我观你手上的子剑与这把鱼肠剑大小相差不大,所以我想把这把鱼肠剑换下一把子剑的话,是不是威力大增?”

    “子剑非是一把普通之剑,其上机关、钩挂钩点的设置都是十分的考究,并非任何一把剑都可以将其融入其中,我怕你是白费心机了。”

    丰小依话中泛起惋惜之意,但是心中却是甜蜜,毕竟萧云还一直的为着自己考虑。

    “那废了的两件神兵呢?”丰小依又道。

    “给叶姐姐打造一把剑,她手中的湛蓝宝刃乃是深海海底寒玉磨炼而成,虽然锋利无比,但寒玉毕竟属于石质,叶姐姐功力浑厚,这把剑承受不住她的全力施展,所以我要给叶姐姐打造一把适合她的宝刃,咦?对了,叶姐姐呢?”

    “我吃醋了!喜新厌旧!”丰小依却是扭头假装生气。

    “厄···,你们不是好姐妹吗?在陵墓之中你们说什么来着?”

    “叶姐姐···”

    丰小依把遇到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遭,同时言语之中也对叶可卿深深的担忧。

    “叶姐姐没事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两人岂是叶姐姐的对手,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算计浑然无用。”

    此时萧云也对叶可卿有一种隐隐的担忧,因为叶可卿太单纯了,单纯的就像是一张白纸,很容易落入别人的算计之内。

    三道身影急速穿行,叶可卿在前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一左一右紧随。

    前方突然路断,一道数丈十宽的大沟赫然出现,本来这里是没有这么宽的一道大沟的,或许是地震引发的结果。这么宽的大沟叶可卿有把握一跃而过,但是她担心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跳不过去,所以她打算转路而行。

    叶可卿疾行的身子骤然停住,就在此时背后一道浑厚的掌力骤然袭来。

    “鸳鸯双叠浪!”

    叶可卿实在想不到背后会有人袭击,她的身后只有两个人: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这一击可谓是偷袭,彻头彻尾的偷袭。

    情急之刻,叶可卿淡蓝色气劲澎湃而出,全身紫衣烈烈做舞,哗啦啦之响,全身内力急速运转,一转身仓促间催动着内力双手推出,此时八卦印记显现,正是一招昆仑八卦印。

    鸳鸯双叠浪乃是两人合招而发,与昆仑八卦印一接触,顿时将八卦印震散,同时叶可卿经脉大损,口中献血狂喷。

    “你们···”

    “我们怎么了?感受到我们这一招的威力了吗,我们已经不是以前的聂心和田竹盈了,因为我们修习了你所不知的至高武学,那你不是说武功不可速成,今日我就让你知道谁是武学天才,短短时日我就有如此境界,你该服气了。”刀狂聂心冷冷一笑。

    叶可卿的确感觉到了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打出的这一击鸳鸯双叠浪威力大增,否则即使自己仓促应付也不会受此重伤,而对方毫发无损。

    “你们···背叛我!”

    “背叛你又如何?我们处处都比你强,可是你却是处处的压我们一头,无论是所修习的武功还是服食的意境种子,我们都处处不如你,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为何你为掌门,而我们夫妻却要听从你的吩咐?”剑痴田竹盈厉声道。

    原来更有一层意思剑痴田竹盈没有说,那就是为何刀狂聂心已经娶了自己,你却是时时的勾引他,她却是将所有的错误都归罪到了叶可卿头上。

    叶可卿一声苦笑,果然丰小依没有说错,她从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口中一句“掌门”的称呼,就感觉到了两人已经变心,奈何叶可卿太相信两人,全然不将丰小依的劝说当做一回事。

    “你手握昆仑神兵打神鞭,又有数十年之功打造出来的利刃湛蓝宝剑,如今得两件神兵却不给我们,难道你的心中还有我们不成?天下好事都让你一人得了?”剑痴田竹盈恨恨的道。

    “你们想要抢夺神兵?”叶可卿说着拍了拍身后的石盒。

    “是,你若直接给我们我们也不会与你撕破脸皮,如今闹到这个地步都是你咎由自取!”刀狂聂心状若疯狂。

    “不要和他废话了,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杀人夺宝!”剑痴田竹盈冷冷的道。

    “好,好,好···既然你们要这两件神兵,我就给你们!”

    叶可卿说着一抖肩膀,两个石盒骤然飞出,其上附着内力,却是直击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两人早就预料到了叶可卿由此一招,当即一闪身,让过石盒,却是伸手来抓这石盒。

    石盒之上附着着叶可卿的内力,岂是如此简单就被抓住的?奈何如今的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早非当年,修习过了不知什么奇异武功,武功竟是突飞猛进,简直强悍到叶可卿都不认识两人。

    武学突飞猛进的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暗算叶可卿,不知叶可卿性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