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情急之下将背后背负的两个盛装神兵的石盒抛出。

    石盒之上附着着叶可卿的内力,岂是如此简单就被抓住的?奈何如今的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早非当年,修习过了不知什么奇异武功,武功竟是突飞猛进,简直强悍到叶可卿都不认识两人

    两人抓住石盒,竟然是一步未退,但是也被其上覆盖着的内力所震慑,有那么一眨眼的时间竟是不能行动,两人在化解叶可卿的内劲。

    叶可卿抓住这一眨眼的功夫,不顾伤体,强提内功,运到极致,打出平生最强悍招:“飘翼剑流万海倾”。

    顿时土浪翻卷,剑气纵横交错切割,大地都在崩塌,风云色变,狂风逆卷,雷霆电闪,似是世界末日降临。

    “刀剑荡春秋!”此时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手抓石盒来不及拔剑,面对着叶可卿这一记强悍的杀招根本就无可闪避,只得强提本身功力硬抗,以气划出刀剑,刀剑一交,合招瞬间发动。

    刀剑荡春秋,刀剑之威扫荡,春秋转变,生机盎然瞬间化作萧瑟凋零!

    无匹的刀剑之气在两人之间形成一股风暴,与飘翼剑流万海倾大招直接的碰撞。

    “轰”大地颤了三颤,方圆数十里都要震感,叶可卿身形倒飞,一路飘红,洒向大地,与此同时身子向着身后的大沟之中落去,而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两道血箭狂飙,也是被震飞出去。

    叶可卿重伤至极的一招之威,竟然力挫功力大涨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两人联手。

    一道身影急速飞至,将身在半空之中的叶可卿接住,同时那人脚下劲气一吐,竟然是脚踏虚空而行,跳出大沟。

    “一枕黄粱梦不成,清天碧水风云轻。雁声轻鸣萧瑟远,天涯独行月清明。我名月清明,见不得奸徒行恶行,两人联手向这么可怜的姑娘出手,月清明不饶!”

    月清明口念诗词,手持玉萧,脚踏尘影,怀着叶可卿,却是飘然而至,话落间玉萧连续两点,顿时两道劲气射向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被叶可卿重创,而月清明两道劲气虽不强悍,只是随手而发,也让两人不敢摄其锋芒,幸好神兵到手,两人不再逗留,抽身退走。

    叶可卿眼中一个美男子的身影,只是她的眼神渐渐模糊,全身的气力都被那一击抽走!

    “姑娘,你还好吗?”

    月清明吐音清晰,同时心魂术施展出来,一股无形的脑波随着他的话语冲击向叶可卿的识海!

    “噗!”叶可卿受伤颇中,又吐出一口鲜血,头一歪就此昏迷。

    “姑娘,姑娘···”无形的脑波接连不断的冲击着叶可卿的识海,改变着她的意识、记忆。

    “叶姐姐的剑用不了多少材料,我打算将剩余的材料打造一身刀枪不入的软甲!”

    萧云说着瞟向丰小依全身上下几乎都已看遍,看的她身似火烧,脸上发烫。

    “我想以小依姐的身材打造,小依姐为了山庄,为了萧云很需要这一身软甲不是吗?”

    丰小依心中甜蜜,转身却是看向别处,“算你有良心了。”

    丰小依已经听出萧云心中的意思,从开始说道现在萧云都没有提到一个本不应该忘记的名字:梦倪裳。

    天苍苍,野茫茫,春回大地万物长,红杏枝头春意闹,一枝向着墙外长!

    这本是丰小依和叶可卿的一句玩笑话,但是无疑却是萧云心中的一根刺,在昆仑山萧懿航出现在了段惊羽夺权的阴谋之中而梦倪裳虽然没有出现,但是她却出现在了昆山城中。

    在之前萧云亲眼所见一幕让他几乎崩溃的场景,他见到梦倪裳和萧懿航在一起的欢乐,梦倪裳的脸上洋溢着的笑容很甜蜜,这是一种只会在情人面前出现的甜蜜,同时萧云还见到两人的手紧紧的扣在一起。

    那一瞬间,那一刻,萧云几欲暴走,若不是白菲拉着,萧云已经出手。

    梦倪裳已经是萧云心中的一个结,这点丰小依已经了解,但是萧云还想着挽回梦倪裳,毕竟是萧云先对她做出的伤害,这个责任他要永远的担负下去,除非是梦倪裳已经不需要。

    神兵争斗没有落幕,天道盟的人设下重兵埋伏,势必要将十大神兵留下,同时还想将自由联盟的势力一举粉碎。

    陈天成五人再加上孙剑画和黄晴晴一路却也是势如破竹,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强敌,但是面对着天道盟的人海,七人也是险象环生,不料此时一群人马杀至,其中更有意境高手,正是替天行道的高手,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萧懿航。

    萧懿航不抢神兵,却是护住了拥有神兵的自由联盟等人,同时萧懿航也向陈天成等人告知了天道城的血战。

    陈天成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一项行事谨慎的徐天焉何无缘无故的攻打天道城,而天道城又是为何准备的如此充分,数万人手,其中不乏武功高绝之辈,居然全数被歼灭?

    这说出去都让人难以相信,但是已成事实,其中一定隐含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陈天成等人与萧懿航的替天行道汇合后直取丰寰城,丰寰城是萧云的地盘,也算是自由联盟的地盘,到了丰寰城也算是安全了。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负伤而去,二人到了一处僻静之地,互点身上数处大穴,最后每人呕出一口淤血,两人的这才取出丹药吞服如腹。

    两人行功化开药性,脸上的血色恢复了过来,自始至终两人的手上都紧紧的抓着那盛放着神兵利器的石盒。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两人手捧石盒,脸上的喜色掩饰不住,慌不迭的将石盒打开,只是···盒中装着的仅仅一段枯树枝。

    “臭女人,耍我们!”刀狂聂心大怒,顿时将石盒摔在地上,四分五裂,随后另一个石盒携带着滔天怒意也落地粉碎。

    却说萧云和丰小依,两人走的不是很顺利,行了不久之后就遇到了一场大战,却是一身水蓝衣裙的女子大战持剑道者,两人武功都很高绝一时之间却是难分胜负。

    又缝战局,萧云和丰小依是否参与其中,又将引起怎样的局势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