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和丰小依,两人走的不是很顺利,行了不久之后就遇到了一场大战,却是一身水蓝衣裙的女子大战持剑道者,两人武功都很高绝一时之间却是难分胜负。(书屋 shu05.com)

    另一面却是一男一女对战一命身材魔鬼,尤其是上身“臃肿”的不成样子,而且打斗之时那魔鬼身材的女子脚手不停的同时一张嘴更是喋喋不休。

    原来春不败败走之后来寻花弄鱼,寻着花弄鱼留下来的标记在山洞外等候片刻,花弄鱼与宁非子携手而出,两人之间似是亲密恋人一般。

    待春不败将萧懿影和南宫心怡来战的事情讲述之后,花弄鱼三人来追两人。

    不多时双方相遇,出语无善言,当即动手,宁非子一见南宫心怡容颜,顿时心中大动,同时峨眉、武当齐名,宁非子为博美人心,也不愿他人插手两人战事。

    花弄鱼功力暴涨,这让萧懿影大吃一惊,普一交手,就被花弄鱼的强沛内力震伤,再加上春不败的强横剑势,一下子将萧懿影压制住。

    萧懿影被压制在下,面对着两强相压施展出毒阵毒昧三千忏。

    顿时暗夜毒氛侵袭,一时间天地色变,遮天蔽日,将花弄鱼和春不败困住。

    花弄鱼也是深谙毒攻,奈何所传不是正统,更是没将主要功夫用到毒上,论起毒功、毒阵来却是不如萧懿影,而春不败更是不堪,对毒药一窍不通,只能凭借着功体硬抗。

    一时之间两大战团倒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萧懿影刚刚缓过一口气来,这嘴炮可就开了,顿时让春不败暴走,这一下子毒氛趁机侵入,到让他成为了花弄鱼的累赘。

    萧懿影的武功也不是摆设,更是一手的飞针暗器绝技,手中奇形兵器千幻流刃更是诡异变幻,对手一个不慎就要饮恨当场。

    萧懿影以一敌二居然还占据了上风,这下子可是有话说了,顿时一大堆挖苦的话就像是狂放暴雨般的倾泻直下,让花弄鱼和春不败气的将要爆炸。

    毒昧三千忏毒阵一开扭转战局,为了锁定战局毒阵套毒阵再开三魂牵引七魄勾连,两大毒阵开启,顿时毒氛乱窜,妖异毒劲侵蚀功体,毒阵范围内的树木、花草尽皆化灰。

    再看另一面武当剑对上峨眉功,剑来剑去,剑剑相对,各有所长,宁非子起剑日月变,南宫心怡剑起风云舞。

    两强相争高低难下,当下极招相对,天马飞瀑、流星赶月、七星聚首连环而出,相对南宫心怡剑气荡九霄,巾帼不让须眉功,西子捧心、貂蝉拜月、贵妃醉酒、昭君抱琴四式也是连环相接,再加上配合独特轻功玉女穿梭,在极招相对间却是占据上风。

    宁非子功体本不弱于南宫心怡,奈何刚刚遭受花弄鱼一通的才补元气有损,极招相对之间显得后力不足。

    萧云和丰小依到的时候见到战局几乎已经锁定,料想也不会有变,更是不想参与其中,却是转弯欲走。

    “喂喂喂····你别走,别走,别走!”

    正在缠粘之中的萧懿影一下子看到了萧云,同时她也看到了丰小依顿时心中醋意翻涌,决定横插一脚,棒打鸳鸯。

    “快走,快走,快走···”相反,萧云早就看到了萧懿影,他当然不知道她就是自己一直思念的小影,而是让人一见心烦的小烦。

    萧懿影见萧云和丰小依关系亲密,醋意横生,更是有心拦住两人,却是心急之下想要脱战。

    春不败、花弄鱼的武功岂容小觑,若不是毒阵厉害,萧懿影早就饮恨,虽然看起来两大毒阵接连降下稳住战局,其实不然,毒氛攻击虽利,以一敌二,其中还有一个擅长毒阵的花弄鱼,必要出全力应对。

    萧懿影一直的口中不停,也是影响了春不败和花弄鱼的心境,但是此时萧懿影一见萧云身影,顿时一颗心被牵了过去,毒阵的操纵顿时出现破绽。

    花弄鱼瞧准机会,手中九曲剑舞动间,寻出毒阵阵眼,刹那间将两大毒阵分开,同时分开的毒阵之中破绽百出。

    此时春不败发动极招,一股雄浑的内力横扫八荒六合,整个大地都被掀翻似是末日降临,将分开的两大毒阵一催而散。

    “师妹!”

    南宫心怡只见毁天劲气将萧懿影笼罩,范围之内土崩石飞一片狼藉,也不知道她是否受伤,担心不已。

    这一分心之下原本被压制在下的宁非子却是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当下剑势一转,无数道剑影在身边环绕,最后汇聚成一道无匹的剑气悍然劈出。

    “剑耀七星寰宇破!”

    南宫心怡一方面担心萧懿影,另一方面极招罩来,同时分心两方,竟是一时间两方都是无暇应对。

    慌切间,南宫心怡仓促强运内力催发出峨眉极招:剑气幽璇混沌开!

    一声娇喝,剑气幽璇环绕,汇聚成一式,乃是一式开天!

    乍然间,极招相对,是剑耀七星寰宇破威力更强,还是剑气幽璇混沌开更盛?

    轰然的气劲爆裂,使得两道身影分散,同时空中血雨飘飞,南宫心怡竟是被一击震伤经脉,鲜血狂喷。

    原来南宫心怡仓促间的发动悍招又是担心萧懿影竟是真气行错了经脉,刹那经脉受损,再加上强大的劲气碰撞,一下子让她身受重创,肋骨断裂数根。

    仅仅一瞬,胜负逆转,仅仅一个刹那,生死倒悬!

    “外强中干!你是我的了,七情缠丝手!”宁非子华语间已经显露目的。

    暗紫色身影乍然间插入战群,将正在跌落的南宫心怡揽在怀中,正是萧云出手接住南宫心怡,同时云梦柳出鞘,剑光如电点向宁非子伸出来的手。

    宁非子大吃一惊,缩手递剑,云梦柳一个弯转点向宁非子的手腕。

    宁非子剑势一挑,欲要挑开萧云手中的云梦柳,萧云剑势顺着他的剑势一个弯折,竟是刺向宁非子胸口。

    宁非子吐气含胸,奈何身在空中不得躲闪,虽尽力扭转身体,但依旧肋下中剑,此时两人双脚才刚刚占地。

    萧云出手占据上风,但是宁非子武功超强,而萧云手中又要照顾南宫心怡,他能否顺利脱出战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