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非子吐气含胸,奈何身在空中不得躲闪,虽尽力扭转身体,但依旧肋下中剑,此时两人双脚才刚刚占地。

    两人竟是在在空中数招交手,萧云剑势诡异,速度又快一手揽住南宫心怡,一手挥剑,顷刻伤敌。

    宁非子后退数步,封住伤口附件穴位,运行内息,发现伤势并不重,当下一声怒喝,提剑来战。

    乍然间剑光迸射而出,犹如银瓶炸裂,,萧云单手出剑,却是半步一剑。

    一剑出蕴含八式,八式之中蕴含八种变化,这一剑之中蕴含六十四中剑势的转变,宁非子受伤而退。

    一招退敌!

    “可恼!吃我一招天马飞瀑!”宁非子再出剑,顿时剑气荡漾,似是天马跨越飞瀑而来,席卷萧云和怀着的南宫心怡。

    “冰魂雪魄·剑收魂!”萧云催动内力,全身淡蓝色劲气吞吐,瞬间全身寒气凝聚成冰魂雪魄,封冻八方,同时雪花、冰削似是利刃切割,混在剑芒之中一剑收魂。

    天马飞瀑威力非凡,竟是冲破萧云一招冰魂雪魄·剑收魂。

    萧云一招冰魂雪魄·剑收魂不过是刚刚参悟,尚不完全,其中缺陷、弊端丝毫没有修饰,先天没有天马飞瀑这一招来的精炼、完美。

    再加上萧云功体被吴仓震伤,伤势未曾痊愈,而且他所吞服的血煞之心不过是半颗,而且还是刚刚溶于体内,尚未消化完全,意境境界远远不如已近吞服了意境种子二十几年的宁非子,若不是宁非子刚刚遭遇采补,这一击就让萧云失去战力。

    天马飞瀑极招之下,天马过处冰魂碎、雪魄消、剑光泯!

    萧云受到天马飞瀑气劲冲击,借势身形飞退,超绝的轻功显现出来,眨眼间退出十余米,天马飞瀑已入强弩为末之势。

    萧云怀抱南宫心怡,身子一转,将后背整个对着来势已衰的天马飞瀑。

    南宫心怡不能再受创伤,这一击只能萧云抗。

    天马飞瀑的威势虽衰,但依旧杀伤力巨大,萧云空中呕红,但是已经单手拦着南宫心怡,让她未收丝毫的伤损。

    此时的南宫心怡,竟是心中不知何等滋味,忘记了身痛,忘记了大战,忘记了自身,她的眼中只有一人,只有一对清澈的眼,感觉着一个人的心跳,感受着一个人的体温···

    这一刻,这个英俊的男子身影深深的印在了她脑海之中,这一刻,宁可自己受伤呕血也不放弃她转身呕血的那片段场景,时时在脑海萦绕···

    一道亮白气劲,强势如山,却是轻柔如水将萧云和南宫心怡接住,同时一道粉红身影冲出,正是丰小依,而她的身边赫然是胸口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的萧懿影。

    丰小依一剑把关,身后是受伤的三人,面对着三大强势来敌。

    丰寰城梅剑山庄。

    一名彩衣女子斜卧榻上,单手托腮,似是闭眼凝思,正是柔姑娘。

    一道白光渗入柔姑娘的闺房之中,这白光凝聚似是一团白光在空中闪烁,其中似是一柄利刃旋转,利刃宽厚,看起来像是一把刀,一把妖异的刀。

    “你很不称职!”那白光之中传来一个威压的声音。

    柔姑娘缓缓起身,懒洋洋的道:“怎么不称职了?”

    “你答应我什么?”那白光之中传来质问的声音。

    柔姑娘浅笑嫣然,面对质疑处乱不惊,“我答应你什么?”

    “哼,你答应我要用你魅力让梅剑山庄的庄主萧云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然后让他失去他所有的一切,让他尝尽人世间难以忍受的苦楚和折磨,但是你做到了吗?”

    “这个啊,我做不到。”柔姑娘淡淡的道。

    “做不到,还是不愿做?”那威言的声音冷哼一声。

    “是真的做不到,其实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就对他施展了我的幽冥魅力,奈何他竟是不受我的力量影响,不但如此,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很特别的感觉?什么样的感觉?”威严的声音略带疑惑的问道。

    “反正就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很熟悉,很亲切,就像是···血脉相连的感觉一般。”

    “嗯?怎么会这样?”

    “我认为这就是幽冥魅力反噬的结果,既然如此我就不能再继续对他施展幽冥魅力了,反而要离得他远远的,以免被反噬之力吞噬自我。”

    “原来如此,我懂了,不过你现在有机会不依靠幽冥魅力就让他拜倒在你裙下的机会了,凭借你的姿容何须幽冥魅力?”

    “那样很累,万一我一不小心爱上他怎么办啊?”

    “你···”

    “好了,好了,你来定不是来责备我的,是不是啊,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十大神兵现世,你不参与?”

    “我参与有好处吗?没意思哩,不想去趟这趟浑水。”

    “说不定其中就有六道圣物,难道你不关心?”

    “六道圣物?我没听说过耶,不过十神兵者乃是四剑三刀一尺一拳一短匕,其中并没有六道圣物,你是不是多心了?”

    “多心?愚蠢,你就是个愚蠢的丫头!当年萧百荣不仅仅是收取了武林正道神兵,就是六道圣物也会收集其中,更是其中有那物的存在!”

    “那物?是什么物?你一直在寻找那物,到底是什么?”

    “血煞之心!当初血煞之心出世,在场之人刀道与裂空道无人在场,剑道传人玉剑天骄夏柳儿嫁给丰钰枫,据说在与丰钰枫婚后一年难产而死,而丰钰枫也是身死,而很明显丰小依身上并无血煞之心。”

    “幽冥道道主千幻妖姬已死我手,身上并无血煞之心,而阴·阳道道主合欢夫人被萧百荣打败,后来在败于我手,身上也是没用血煞之心,我想最有可能这血煞之心落入到了百花道和萧百荣的手中。”

    “萧百荣直接打败了合·欢夫人,他有夺得血煞之心的机会,再者百花道南宫玉直接参与争夺血煞之心,她也可能获得此物,所以我猜想这血煞之心定然落在了萧百荣的手上。”

    “在他手上又如何呢?”柔姑娘浅笑着,但是心中却在想,“什么血煞之心,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不知那神秘的光团能否说服柔姑娘出手?柔姑娘又将与萧云之间发生怎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