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团神秘的光团将血煞之心的下落告诉了柔姑娘。

    “在他手上又如何呢?”柔姑娘浅笑着,但是心中却在想,“什么血煞之心,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

    “萧百荣很有可能把血煞之心和神兵都藏在了他的陵墓之中,所以我要你帮我拿到血煞之心。”

    “不要!一听那东西就不是好东西,我不要帮你!”柔姑娘坚决的拒绝。

    “你不想为你娘报仇了吗,你不是想要亲手杀了血仙碟吗,这血煞之心就是唯一的一个机会,而且你答应要毁灭梅剑山庄的事情也要加紧了。”

    “我也想啊,没机会啊!”

    “机会来了,速去云雨山,这是你接近萧云的机会,同时还有给你透露一个你很感兴趣的消息,血仙碟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萧懿影,你前去把她杀掉,相信血仙碟一定痛苦不堪,从而影响她的心智,这也是你的一个机会。”

    “哦,这还真是有趣,她居然还有一个妹妹,好,我答应你了!”

    就在此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响,那团光亮骤然间化作一道流光穿窗而出,就在此时丰小冉风度翩翩而至。

    冰宫冰湖旁的山洞之内。

    血仙碟运转玄功,将体内毒素汇聚于腹部,然后一口喷出,落地的鲜血却是粉红一片,荡漾起丝丝香甜之气。

    “宫主,红衣姐姐好像得到了什么消息,发疯一般的冲向无杀崖,冰儿姐姐去揽,不料被红衣姐姐一拳打断了肋骨!”

    “无杀呢?”血仙碟脸上洋溢着笑容,似乎这件事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像是在听故事,淡淡的道。

    “红衣姐姐误伤了冰儿姐姐后,带着冰儿姐姐下山了,无杀公子···下山了。”

    “噗”血仙碟再次呕血,却是鲜红一片,她的脸色煞白,只是脸上的笑容不见。

    “宫主,宫主···”

    “我没事的,你们圣女还没有回来吗?”血仙碟脸上带有忧色,但是依旧挂着笑容。

    “没有呢,一点消息也没有。”

    血仙碟低下头,将头埋在木桶之内,嘴角又有献血溢出,滴滴答答的落在木桶之中,原来是心中担心萧懿影引动了心脉精血,她怕四女担忧,故而遮掩不让四女瞧见。

    “叫红衣和冰儿来此与我相见,我的伤要绝对对她们隐瞒,尤其是我中毒之事。”

    一处幽谷,一座竹亭,一间竹舍,幽谷之中鸟鸣虫啼,青草花香四溢,山谷中生长着一种罕见的植物。

    植物株高不过三尺,翠绿色的羽状深裂互生叶,裂片似针,叶缘如锯,长长的花梗上带着卵球形的花蕾,翠绿色的花萼托着六瓣紫红色的花朵,花心却是杏黄。

    奇花美艳,花香浓郁,引得蜜蜂、蝴蝶成群,成群的鸟雀也来啄食。

    一个蒙面的女子将一片花朵摘下,长长的花梗上流出浓白的汁液。

    那女子将浓白的汁液收集到玉瓶之中,直到浓白的汁液不在流出,才去收集另一朵花梗上的汁液。

    片刻之后那原本采集过的花梗处的浓白逐渐变成了紫黑之色,片刻之后那玉瓶之中已经装满了一半的紫黑色的汁液。

    一个男子突然出现在了竹屋之前,他的怀中赫然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身穿紫色衣裙昏迷不醒的女人。

    男子将怀中的女人平躺在竹屋之内,向那女子一拜,“我回来了。”

    女子起身看了看他,微笑道:“是你啊,清明,你成功了吗?”

    原来来人正是月清明,月清明手中玉萧轻旋,摇了摇头,“不能成功,不知为何我的心魂术居然对他无效。”

    “可以想象的到,无论是心魂术还是阴·阳道的天元道武功,其实都是武功的一种,是武功就有高下,就有缺陷漏洞,自然不会次次成功。或许是她的意志力坚强,抑或说她修习的意境特殊,只是你的心魂术无效,可是试过了阴·阳逆乱之术?”

    “也没用,不知为何,我来此正是来问,可知该如何处置这叶可卿?”月清明道。

    “我早就预料到了,所以让你一得手就将她带到这里,你看这些花可是好看?”

    “这是什么花,这么奇怪?”

    “前不久的阴风谷一行所得战利品,此花名曰幽碧赭兰,乃是当年百花道的圣花,其花香,其蜜更是难得的解毒圣药,亦是可以增强人的体质,但是花梗、叶片之处流动的汁液有毒,起初乳白,片刻后化作紫黑之色,你看,就是这个。”

    女子说着举起手中的玉瓶,玉瓶清澈透明,其中一半已成紫黑之色。

    “原本这种幽碧赭兰极难在百花道之外的地域存活,也是我精心培育,掌握住了它的生活习性,不过数月居然生长了这么一大片。”

    “这···有什么用?”

    “你不知道,这就是我想到的专门对付一些不易掌控的人的圣药。此花汁液虽然有毒,但是初期之时却是有益身体,尤其是疗伤圣药,更是能让人感到极端的爽快之感。”

    “极端的爽快之感?”月清明有些不知所以。

    “使用此毒之后并无中毒迹象,而是身心感到极端爽快,产生幻觉,药性过后也是体力充沛,身心舒爽至极,达到平生所未有的快意。”

    “我是要用来控制叶可卿,并不是要她来体验这种快意来了。”

    “服用此药让人感动极端爽快,快意无边,服一丸,食髓知味,如少女初夜,尝过才知人世甘美,服用一丸之后欲罢不能,但是服用过量,久而久之毒素蔓延全身,需要服用更大量的此毒才能感到那种极端的爽快感觉。”

    “就这样?让她享受来了?在重复一遍,我是要掌握她,从而控制昆仑,我不是让她来享受的。”

    “当然不是让她来享受!这种毒的最大的作用就是成瘾!一旦成瘾之后,不能戒除,若不服用浑身不舒服,起初全身麻痒似是虫爬,继而感到体内似是虫爬蚁行,难受无比,接着就是蚁虫咬骨噬髓,痛苦不堪,尤其是毒发时全身血脉会逆流而行,浑身抽搐,痛苦难忍。”

    恶毒、恶毒、恶毒,此等恶毒的毒药是否要用在叶可卿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