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子细说着那毒药的药性,“这种毒的最大的作用就是成瘾!一旦成瘾之后,不能戒除,若不服用浑身不舒服,起初全身麻痒似是虫爬,继而感到体内似是虫爬蚁行,难受无比,接着就是蚁虫咬骨噬髓,痛苦不堪,尤其是毒发时全身血脉会逆流而行,浑身抽搐,痛苦难忍。”

    “这种毒的唯一解法就是继续服用毒药解毒,但是越是解毒中毒越深,越是不能解除对毒药的依赖,越服用需要的毒药就越多,你说服用了此药的人还能逃脱你的掌控吗?”

    “真的?居然还有如此毒物?”

    “自然是真的,不过我尚需提炼,炼制,至少需要三日之功方成,其中我在加入一些五石散,事半功倍。”

    “要是再加入一味合·欢散岂不是更妙?”月清明露出一脸的奸笑。

    “此毒本身具有合·欢散之效,无需再次添加,三天之后我来送药,这三日内我不再出现,争取炼制出销·魂丹来。”

    “三天?销·魂丹?”

    “是,三天,这三天就靠你的功夫将她稳住,待这销·魂丹炼成,让她连服十五日,大功可成。”

    “十五日吗?叶可卿,到时候让你跪倒在我面前成为我的禁·脔,昆仑已是我掌中之物矣。”

    丰小依独对三大高手,身后三人尽皆受伤。

    “哈哈,又来一个美人,这个美人我要了。”春不败一见丰小依容颜俏丽,当下心中生出邪恶之心。

    宁非子虽然战败萧云,但也是受伤,正好趁着春不败战丰小依的机会花弄鱼连忙给他治疗伤势。

    春不败在萧懿影的毒阵之中受伤,虽然服了花弄鱼的解药,又有本身强悍内力压制,但是始终是受伤之躯,其战力已非最强状态。

    二人站在一处,各显其能。

    春不败阔剑舞动,顿时剑影如长城之影,连绵不绝,丰小依霸剑强势如山,虽然两者手中武器分量相差甚大,但是两者皆是用剑的霸者,两强相遇,互不不让。

    丰小依出手就是试探性的一击,剑罩人间起手,一道剑网罩向春不败。

    春不败巨剑一挥,顿时剑网告破。

    同时春不败趁势攻击,手中崩岳剑赫然前劈,携带毁山断岳之力斩向丰小依。

    “小娘皮,打败你,你就是我的玩物,受死吧!”

    也不知道春不败是要打败丰小依还是要杀死丰小依,举手间尽是杀招。

    丰小依一见对方剑势奇猛无比,当下霸剑剑势一涨,顿时一剑硬撼之上,顿时两剑相交,各自退开三步。

    丰小依感觉到气血翻涌,一口血压在胸口勉强没有吐出,她知道自己在剑势上与春不败相斗赢不了他,春不败手中的巨剑其实已经不能说是剑了,当属于锤、棍之类的重武器,丰小依手中的剑与使用这样武器的人硬碰硬很吃亏。

    同样的两剑相撞,春不败也是感觉到对手的强势,但是越是如此,他越是兴奋,想象着将如此强猛而且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压在身下那是何等的快意滋味。

    他手中巨剑又扬,顿时施展出连城剑势,剑影犹如城墙一般的压来,逼着丰小依与他进行力量上的对决。

    “小娘皮,不要躲闪,否则我将你身后之人拍成肉饼!”

    丰小依脸上冰寒至极,她真的是不能躲,否则身后的萧云三人很可能会被春不败剑气斩伤。

    丰小依沉着应对,她已经看出硬碰硬的话,单凭剑势和剑力自己不输他,但却是输在了兵器上,不能硬拼只能变幻剑势。

    想到此处丰小依手中剑势陡然变化,如山般的剑势化作了道道锐利剑芒,紫霄剑法悍然出手。

    紫霄剑法讲究灵动凌厉,乃是当年剑圣丰钰枫的成名剑技,后留在梅剑山庄的前身剑湖帮内作为震帮至宝,不料二十年前丢失,一直不知谁人得到,一直到梅剑山庄萧云的就职大典上,一名叫做英肃杀的人手持紫宵剑出现。

    擂台上,英肃杀对战丰小依,紫霄剑法对紫霄剑法,结果英肃杀被当众削去全身血肉,而成一具骷髅。

    如今尘封已久的剑技再次展现,其中的锐利之气不减,杀伐之气更甚。

    紫霄剑法第一式拔剑问路,剑光一闪已经刺入连绵不绝的剑墙缝隙之内,顿时剑气投射,直击春不败。

    春不败挥剑一挡,随后巨剑一摆,连城剑势再成,同时紧盯着丰小依的起手之势,势要将丰小依的剑势压制到腹死胎中。

    丰小依剑起,顿时万道剑网切割连绵不绝的剑墙,正是紫霄剑诀第二式万锋剑网。

    空中火星四射,金光乱冒,一时之间竟是不知两把剑发生了多少次的碰撞,顿时连城剑势有着崩溃之势。

    同时万道剑网消失,紧接着第三式飞剑逐流剑起,万道剑影化作一道流淌的剑流涌向剑墙。

    剑墙崩,剑流碎!

    春不败剑势被破,顿时身子一滞,就在此时丰小依第四式剑起,剑卷苍穹,这一剑却是正中春不败。

    没有丰小依预先料想的那般将春不败一斩两段,仅仅将其斩退三步,竟是不破她的护身罡气。

    一剑天下、一剑倾城、剑荡天下、剑生剑灭,其余四式接连施展出来,顿时剑光将春不败彻底的裹住,道道剑影携带着霸剑之威,直接的将春不败击飞了出去。

    再丰小依的心中春不败定然骨头都要被震成细沙,而此时对方两人正在疗伤,这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丰小依剑势一转,一道剑网罩向花弄鱼和宁非子。

    两人一动未动,因为一道人影已经从两人头上越过,人未到浩瀚无比的剑气已经击下。

    “泰山崩!”

    春不败一招泰山崩轰落,这招以上势下,又是身子跃起,向下猛击,更添这一招的威力。

    丰小依也是大吃一惊,吃了自己四式剑招居然毫发无损,这人的护身罡气不简单。

    丰小依身子一转,不敢硬抗这一招泰山崩,同时手中剑一挥,两把子剑旋转着飞出击向花弄鱼和宁非子。

    春不败一记泰山崩悍然落地,顿时大地颤抖,土石飞扬,同时巨剑一摆,竟是当下丰小依飞出去的两把子剑。

    春不败剑法奇特,剑势猛烈,丰小依与他对决能否取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