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不败一记泰山崩悍然落地,顿时大地颤抖,土石飞扬,同时巨剑一摆,竟是挡下丰小依飞出去的两把子剑。

    “小娘皮,痛死我了,等我抓到你,定饶不得你!”春不败说着又是举剑来战丰小依。

    丰小依剑走轻灵,如山般的剑势化作了剑意如水,不断的在春不败身边游走,此时的春不败感觉到了巨剑的别捏之处,应付起轻灵之剑来居然是十分的艰难,尤其是不断的转身,不断的半路改变剑势。

    丰小依的剑一次又一次的击在春不败身上,春不败依仗着身上有不败罡气大气功的强大防护功能竟是不把丰小依的攻击当做回事。

    此时丰小依那一缕秀发遮挡下的左眼却是泛起了诡异的红芒,只是由于秀发的遮挡让人看不真切,再者也没有谁注意她的眼睛。

    丰小依竟是在不断的攻击之下利用左眼窥视了春不败不败罡气大气功的经脉运转法门,同时很快就窥破了不败罡气的破绽。

    丰小依剑起,一剑刺入,正是刺中不败罡气的破绽之处,一剑之上携带着多重劲力、焚化气劲欲要将春不败斩杀。

    不料春不败也是武功高强至极,这一剑刺入虽然让他受伤,但是他挥手间竟是打出一记悍招一剑荡山河。

    这是一记强招,强霸到可以横扫眼前的一切,一剑击出荡平山岳,荡断大河,强势的剑力翻滚,将大地都掀翻。

    丰小依一剑不能使用全力,这一剑虽然刺伤春不败,截断了他的不败罡气气功,但却是没能要了她的命。

    与此同时宁非子和花弄鱼疗伤完毕,二人顿时加入战局。

    这下子三人大战丰小依,将丰小依困住。

    萧云强忍伤势就要上去,萧懿影却是将萧云拉住,“别去,别去,别去,你去了也是没用,还会给她添乱,我们在外窥视,抓准时机给他们突然一击,即使不出手也是给对方压力,让对方分神,实在不行,等她出现危险了再出手营救也不迟,现在他完全可以应付。”

    萧云一听有理,当下一手握剑,一手却是扣住了三支灵蛇锥,时刻准备的参战,与此同时萧懿影却是拍了拍胸前的一对高耸,双峰颤颤巍巍,一只紫色鼠头从她的衣领中冒出,探头探脑,作势扑出,同时她的手中一把银针也已紧紧扣住。

    丰小依被三人围住,却是波澜不惊,手中剑起,顿时两道寒芒亮起,竟是两把旋转着的子剑,一把攻向宁非子,一把攻向花弄鱼,手中母剑施展剑招缠住春不败。

    “好武功,不愧是梅花剑圣,你的武功我要了。”花弄鱼冷冷一笑,手中九曲剑亮起,同时百花盛开,正是施展的百花剑诀。

    幽谷竹屋之内,月清明面对着昏迷不醒的叶可卿低低而语,言语声音极地且浑浊不清,同时一道道肉眼看不见的涟漪凝聚成针状,刺入叶可卿的眉心之间,此时她的眉心之间正有一团粉红色的高凝聚度气劲旋转,顺着那看不见的涟漪刺出的位置缓缓的进入叶可卿体内。

    半晌月清明缓缓收功,竟是叹了口气,正在此时他却是看到叶可卿的手指动了动,随后见她身子微微颤抖,随后双眼睁开。

    “姑娘,你醒了?”月清明声音低沉,带着一股异样的磁性,让人一闻其声,顿生好感。

    叶可卿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最后看到了月清明,她还清楚的记得当初是自己的师兄、师姐背叛了自己,正当自己危难之间有一个人出手救了自己,而眼前这个男人就是救了自己性命之人。

    叶可卿勉强张口,“多谢救命之恩。”

    “姑娘,你身受重伤,我已给你渡气输功,你的性命无碍,不过看姑娘的伤势严重,需要至少数月甚至一年以上的时间的修养才可以恢复伤势。”

    叶可卿闭上眼睛,泪水缓缓的顺着眼角落下,不知道她是为何伤心,是为了同门的背叛,还是其他?

    “谢谢你,我还不知道恩公叫什么名字?我名叶可卿,号婉媚幽兰。”

    “你···你是昆仑掌门叶可卿?姑娘大名如雷贯耳,我名月清明,一介江湖游侠,籍籍无名,却能与叶掌门相逢,也是月清明三生有幸。”

    “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此恩可卿记住了,定当回报。公子既然是我恩人,不必叶掌门叶掌门的唤我我很不喜欢,就叫我可卿吧。”

    叶可卿顿了一顿,这才道:“我昏迷之时耳中似乎听到一个声音,脑海中却不断响起一个念头,奇怪至极,可是公子所语?”

    月清明身子一滞,脸带尴尬的道:“不知叶掌门听到了什么?”

    “如果不方便叫我可卿,就唤我姑娘吧,在恩人面前,我还是什么掌门人?在我昏迷之时我好像····”

    叶可卿说道此处却是不由得脸上一红,“好像听到月公子说我是···哎,可卿心中早有所属,公子,可卿感谢公子的救命之人,但却是不能答应公子。”

    月清明顿觉尴尬无比,“叶姑娘,我···是月清明糊涂,见姑娘漂亮,不由得心生爱慕之心,在姑娘耳边胡乱的说了些话,还请姑娘见谅。”

    叶可卿勉强笑了笑没有说话。

    “叶姑娘心有所属,这点清明阻挡不住,但是叶姑娘虽然会拒绝清明,但是却是阻止不了清明对叶姑娘的爱慕,请叶姑娘给清明一段时间照顾与你,直到叶姑娘伤势好转,如果这段时间我没能让叶姑娘转变心意,清明对叶姑娘也算是死了心了。”

    “我···可以拒绝吗?”明显叶可卿心中有些不快,言语之中虽然客气,但是已现冰冷之意。

    “就算是姑娘报答了我的救命之恩吧,不知叶姑娘意下如何?”

    叶可卿再也不好推辞,毕竟也仅仅是照料一段时间而已,救命之恩若是连这点都要拒绝实在是说不过去。

    “我答应你,不过我想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可以自行行动了,我的伤,我心中有数。”

    叶可卿答应月清明已经陷入到了对方的算计之中,她是否能够脱离月清明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