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幻刃决号称是没有破绽的完美招数,但是完美却是相对而言,任何的招数施展的时候都有一个短暂的停顿,百花幻刃决也不例外,这就是破绽,只是破绽小的瞬间消失,稍纵即逝,若是抓不住这点破绽,百花剑刃就是完美的招数。

    而百花幻刃决之所以称为是完美的武技,就是因为需要施展者不断的出手,控制着幻刃的变化,而两者之间的连接时间特别的短暂,并且由于幻刃的造型独特也对露出的空隙有着一定的弥补,所以百花幻刃决号称是完美的武技。

    要想打破这种完美的剑势唯一的办法就是漫无目的的进行全方位攻击,全方位毫无差别不简单的攻击,只要出现任何一点破绽,百花乱舞的劲气就会攻入,从而打破剑势的连绵不断攻击。

    百花乱舞的劲气四处乱射,瞬间透过丰小依的剑势,让他粉红色的衣裙之上展开了一朵梅花艳红。

    丰小依左臂受伤,但是战力依旧不减,右手剑势更加凶猛,剑光一闪,又是一道旋转着的剑光飞出,竟是第四把子剑出现。

    四把子剑旋转飞舞,逼杀向三人,顿时剑光更加的密集,剑势更加的狂霸。

    “哈哈,这群笨蛋,还不知道,百花幻刃决本是一种一对多的武技,无论对方是一人还是两人、三人或是十人、八人,其实都和面对一人一样,哈哈··这三个大笨蛋,大笨蛋,大笨蛋···”萧懿影一旁兴奋的道。

    萧云闻言顿时一愣,“百花幻刃决?”

    这不由得让她又想起花清影来,当初萧云和花清影向后山逃跑的时候,花清影遭遇黑衣人的围攻,那时候花清影手中一把奇异的幻刃,旋转飞舞斩杀了十数人,那时候花清影施展的就是百花幻刃决。

    “小烦姑娘,你对百花幻刃决很清楚?”

    “不太清楚,知道一点点吧,你清楚吗?”

    “曾经见人施展过,的确威力不俗!”

    “是吗?是谁啊,你还记得她吗?”

    “记得,我永远记得,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她在我心中的地位谁也无法撼动,不过她死了。”

    “这样啊···那如果她没死,有一天突然间嗖的一声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不会开心的会哭?”

    “开心?她如果没死,我会很伤心,当然我也会亲手让她死。”

    “啊?她不是那你的第一个女人吗,她在你心中的地位不是谁也无法撼动嘛,怎么会这样?”萧懿影突然间感到一种莫名的难受,说不出的难受,鼻子酸酸,眼泪险些落下。

    萧云关心着丰小依丝毫没有注意到萧懿影的变化。

    南宫心怡受伤虽重,但却未昏迷,此时她被萧懿影扶着,对萧懿影的变化清清楚楚的看在眼中,同时她也才想到了一点什么。

    “师妹···你没事吧?”

    萧懿影勉强笑了笑,此时一项多嘴多舌的她,却是第一次没有了语言。

    “师姐,我们走吧!”萧懿影感觉世界崩塌,这和她想的不一样,同时她也知道萧云为何如此的恨她,一直的利用他倒还罢了,利用完之后她还想要他的命。

    “咦?你哭了,难得看到你哭,留下来,让我多开心开心。”萧云瞥了一眼萧懿影,见她在眼睛处摸了摸,眼睛红红的,知道是哭了。

    萧云以为是萧懿影见到丰小依陷于苦战都是受她所累而伤心落泪,而此时萧懿影想要离开是为了不再给萧云两人添麻烦。

    萧云自然不会让身受重伤的两人离去,如果此时两人遇到强敌,那除了一死,别无所求,所以定然不会让两人离去。

    “你就这么喜欢看我哭不成?”萧懿影更是伤心的哭了。

    “知道做错事了,会伤心、会难过了,说明你还有良知,还有救。”萧云又是瞥了一眼萧懿影继续观察战局。

    “花弄鱼擅长用毒,小依姐武功虽高,但是面你花弄鱼这等用毒高手难免就要吃亏,所以我需要你在,以免小依姐遭遇不测。”

    萧云看了看萧懿影,见她依旧是低着头,又道:“这花弄鱼在阴风谷中与她交过手,她的武功原本没有这么高深,尤其是内功增加程度,简直可以称为惊人,但是她明明还是伪意境,这是怎么回事?”

    “她怕是修习了什么特殊的功法,比如我听师傅说过一种北冥神功,可以吸引别人的武功为自己用,或许这人修习的就是这种武功或是这类武功。”南宫心怡弱弱的道。

    “或许是更加邪恶的阴·阳道武功呢?”萧懿影头抬起,声音极低的道。

    “阴·阳道的武功?咦,小烦姑娘,我怎么发现你今天特别的怪,你不必为今日之事内疚,小依姐不会有事的,很快就会破局。”

    “我···我···我哪里内疚,我只是···难受···”

    萧懿影是真的难受,难受的要死,她爱萧云吗?

    对于当年天道山上的萧云她当然是谈不上爱的,别说是爱,就是“喜欢”都不存在一点点,那是纯粹的利用,纯纯粹粹的,不添加任何的感情。

    但是萧云对花清影的依赖,对花清影的依恋和真诚也确实打动了她,对,没错,仅仅是感动了一点点。

    感动之余继续是利用,继续是欺骗,一直到了她逃出了天道山。

    那时候天大地大,世界之大,却是仿佛都没有了她的立身之地,她像是漂泊无根的浮萍任凭着随波逐流,她又像是孤独的狼,孤独的活着。

    她毕竟才十岁,还是个孩子,她也需要玩伴,需要有人交流,但是除了萧云,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那时候的她很后悔,很悔恨,她不该将萧云杀死,她本来是有能力救他一命的,一个那么信任自己的人,到死都为了自己逃跑创造机会,可是自己却是害死了他。

    萧懿影来到山脚之下却是没有发现萧云的尸体,只好在他的落崖处安了一个空墓。

    悔恨之后的萧懿影记起了当初的承诺,她答应成为萧云的妻子,所以之后的萧懿影就一直的遮着面,一直到阴风谷中遇到了萧云。

    萧懿影见到萧云之后在她心中又有了怎样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