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萧云英俊的面容印在他的脑海中,让她的心被揪了一把,不仅仅是因为男子的英俊更是因为萧云的模样居然和她记忆中的人有着几分的相似,就在那一刻她的心被萧云牵了去。

    当年的悔恨和遗憾她想要眼前的男子身上得到弥补,再者如此英俊的男人那个女人见了也要心动。

    天道山上再相逢,萧懿影带着心中的甜蜜,但是因为有着对已亡人的懊悔,让她想要对追求却是犹豫不决,直到血仙碟无意间说出云霄就是萧云的时候,萧懿影顿时心花怒放。

    但是萧懿影心中还有一个梗,那就是萧云是不是知道了当初自己的所作所为,他会不会生气,再者当初的花清影是个又黑又丑满脸痘疮的丑女孩,而现在却是一个美艳的惊天动地的大美妞,这要如何向萧云解释?

    所以萧懿影也很犯愁,她不知道萧云对花清影的感情,所以出言试探,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对自己有着如此深的成见。

    如果当初自己死了,他自然不会再怨恨自己,心中有的只是对自己的依赖和思念,但是自己还活着,那么当初自己对他所作所为他就不能原谅。

    萧懿影伤心欲绝,简直无法面对萧云。

    萧懿影再此心伤之时,丰小依战三人已近百个回合。

    百个回合一人战三雄居然仍不落败,这已经让花弄鱼三人吃惊不小,尤其是花弄鱼。

    花弄鱼的意境本就是伪意境,武功也并非高绝,但是在天道山上被元浪看中先中心魂术,在中逆乱气,完全失去了自我,成为了元浪的傀儡。

    自此之后,花弄鱼更是习得阴·阳逆乱天元道武学,专门在武林之中以阴·阳逆乱武学吸纳他人武功和内功,然后在传给元浪,同时更是吸纳元浪身上的武功、内力,这才让她的武功、内力突飞猛进。

    如此浑厚的内力、如此高绝的武功让花弄鱼简直做梦都是不敢想象,她在想着与萧懿影一决高下,确认谁才是正牌圣女,不料面对丰小依却是久战不胜。

    花弄鱼越战越是心焦,越战越是急躁,九曲剑狂催百花剑意,一片鲜花开花灭,花灭花开,其中剑气纵横,奈何攻不破丰小依的剑势。

    不仅如此,花弄鱼剑意催动间却是妨碍了宁非子和春不败。

    宁非子剑势讲究以静制动,以柔克刚,以短胜长,以慢击快、以意运气,以气运身,偏于阴柔,主呼吸,用短手,虽然也有天马飞瀑、流星赶月、七星聚首、剑耀七星寰宇破等强悍大招,但是其剑势也是重守轻攻。

    花弄鱼百花剑意纵横,竟是一下子将宁非子的剑势隔绝,这就等于是给丰小依减轻了压力。

    春不败的剑势猛烈,不在快,也不在奇,就是一味的狂霸绝猛,那剑势轰天辟地,一剑斩出无可挡着。

    花弄鱼纵横的百花剑意却是平铺开来,让春不败不敢发力,碍手碍脚,原本的战力发挥到不足三成,这一下子让丰小依压力又减。

    百余招的时间早已让丰小依看破花弄鱼的招式,更是她对百花剑诀熟悉无比,竟是一下子抓住了花弄鱼的破绽。

    花弄鱼九曲剑一记横扫,丰小依剑起封住,与此同时子剑旋转挂在母剑之上旋转直切花弄鱼咽喉。

    花弄鱼一歪头,同时九曲剑起,来挂丰小依的剑。

    两剑相交,顿时一声轻响,两剑一分,同时挂在子剑上的那把子剑也脱离旋飞出去,竟是转了一个弯击向花弄鱼的后背。

    花弄鱼惊愕之间九曲剑身后一背,乃是一招苏秦背剑,子剑正撞到九曲剑上,虽然没能伤到花弄鱼,但是子剑上携带的万钧大力也将她撞得向前踉跄了几步。

    若是单打独斗丰小依只需抬手一剑就将花弄鱼刺穿,奈何此时花弄鱼身边有宁非子和春不败,两人自然不会给丰小依这个机会。

    丰小依剑起点在其中三把旋转的子剑之上,封住了宁非子和春不败的攻击,单手起掌,顿时掌中耀阳亮起,就是一招烈阳神鉴。

    烈阳神鉴招式一起,顿时让花弄鱼瞳孔一缩,她对这招数太熟悉了,这本是血仙碟的强悍掌势,集落月啸日掌两股劲气凝聚一掌发出,威力巨大,没想到丰小依居然也会这招,而且抬手间烈阳光芒耀目而起。

    花弄鱼后背被子剑一撞身子正向前倾,如何躲得开这一招烈阳神鉴,当胸一掌落下,顿时将花弄鱼拍飞出去。

    丰小依这一招烈阳神鉴远远比不得血仙碟的同招,招式相同,但是威力却是相差极大,别的不说单单就是穿透气劲攻击,若是丰小依掌中能够催动如此高浓聚度的气劲,花弄鱼也已是身死道消。

    丰小依精于剑道,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剑上,而疏于掌法,所以这一掌看似威力强大,但是她造成的伤害远远没有花弄鱼想象中的强大。

    尽管如此,花弄鱼也是身上的护身罡气被拍碎,空中溅起一串的血花,再填一抹鲜红。

    花弄鱼一败,宁非子和春不败连忙来救,丰小依趁机掩杀,剑势起荡,剑起风云涌,剑动搅日月.

    “千重影杀!”

    轰然爆射而出的千道剑气将三人笼罩,春不败身上亮起不败罡气,来挡丰小依这记千重影杀,同时剑势猛起一招一剑荡山河,悍然对轰千重影杀。

    剑气对撞,剧烈的气劲爆裂搅得大地翻卷,同时一道旋转的子剑透过不败罡气的护罩直击春不败。

    春不败受此一击,险些丢掉一条膀子,堪堪保重性命。

    不败罡气被丰小依看破,子剑从不败罡气的破绽之中渗入,在他肩上留下一个透明的窟窿。

    同时千重影杀的剑气横冲直撞,让宁非子和花弄鱼再填新红,伤的更重,已无再战之力。

    瞬间惨败,三人战一人却是惨败!

    花弄鱼一声苦笑,没想到今日却是死在此地,真是天意弄人。

    丰小依子剑飞旋而回,隐在了母剑之内,她的剑势低垂,缓缓的逼向三人。

    丰小依能否顺利斩杀三人,胜利就在眼前,又将发生怎样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