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一战三,而且对方都是高手,武林之中少有的杰出之辈,但是尽管如此,一战三,依旧是大获全胜。

    丰小依子剑飞旋而回,隐在了母剑之内,她的剑势低垂,缓缓的逼杀向三人。

    丰小依不敢贸然出手斩杀三人,因为胜败就在一瞬之间,自以为必胜的时候却也是露出了最大的破绽的时机,也就是走向败亡的时候。

    丰小依要杀三人,面临着临死反击,三人定然不会留手,所以要斩杀三人的那一刻就是自己最危险的那一刻。

    丰小依深谙其中关窍,所以缓缓提剑逼近,她要给三人一种气势上的压迫,让三人气势衰弱,难以爆发出反抗的全力一击。

    同时丰小依也是给三人增加临死前的恐惧,让三人的恐惧心理升级,人在恐惧之中会失去方寸,也难以形成有效的反击手段。

    丰小依步步紧逼,一步一杀机,一步一催命,手中剑芒吞吐,剑上寒光凛凛,吞魂噬魄!

    两道沛然劲气骤然轰入,一道劲气狂霸似阳,一道劲气阴柔如月,两道劲气水乳交融,纠缠而来,阴·阳互补,霸柔互济。

    丰小依起手一剑,如山般的剑势撞上两道沛然劲气,顿时一声爆响,将丰小依逼退,同时丰小依的嘴角流血一道血红。

    两道人影联袂而至,正是刀狂聂心个剑痴田竹盈。

    “姑娘且慢动手!”剑痴田竹盈连忙上前向丰小依道,“方才情急,出手重了些,还请姑娘见谅。”

    “嗯?怎么是你们,叶姐姐呢?”丰小依顾不得擦一下嘴角上的血迹问道,这一刻她有一种莫名的心跳,她感知叶可卿出事了。

    “正是因为此事而来,叶掌门落入元浪手中了,元浪言说需用两件神兵换取叶掌门性命,不知如何是好,这才赶来相助。同时想到这三人乃是元浪之人,若是杀了三人,空元浪对叶掌门不利。”

    “怎么回事?”丰小依眉头一皱。

    “姑娘,还需要让我详细说来。”刀狂聂心说着也走到丰小依的面前。

    “小心!”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出声的人是南宫心怡。

    正在此时一股无匹的劲气在丰小依的胸前爆开,正是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联手打出的一击鸳鸯双叠浪。

    当初就是两人联手打出这招鸳鸯双叠浪偷袭叶可卿一击得手,没想到现在这一招偷袭又建奇功。

    丰小依虽然不相信两人,尤其是两人联手一击让她受创受了内伤,但是听闻叶可卿出事,心中担忧一时之间竟是有些分神,被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偷袭得手。

    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的武功强悍无匹,远远超出了丰小依的意料,这也是她轻心大意,叶可卿都被元浪抓住,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怎么可能无伤而返?

    丰小依也是心中顾念叶可卿安危,有失冷静,顿时她被打成重伤,身形倒退数步,萧云上前一把扶住,她才没有摔倒。

    萧云挺剑上前,挡在丰小依身前,“小依姐,你们先走。”

    这次丰小依却是没有听话,她摇了摇头,“谁也走不了了。”

    刀狂聂心哈哈大笑,“说的没错,这次你们谁也走不了了。”

    “是吗?那你就试试看哦,就凭你们两个狼心狗肺吃里扒外厚颜无耻下流至极卑鄙到了极点的东西也想杀我们,哈哈,笑话,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我是怎么死的,哈哈,被笑死的,哈哈,我是被笑死的,被你们两个大蠢蛋笑死的,哈哈,···笑死我了···”

    说话的居然是萧懿影。

    萧懿影和南宫心怡两人上前,根本不似受伤的样子。

    “我和师姐若不是装作受伤怎能将你们两个蠢蛋引出来,蠢蛋,蠢蛋,蠢蛋,蠢蛋····”这一口气竟是说出十数个“蠢蛋”,说完之后竟是累的喘不过气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师姐,我头晕,是不是中毒了?”萧懿影捶着脑袋道。

    “你没中毒,说话太快,缺氧气了。”南宫心怡无奈的摇了摇头。

    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你看我,我看你,却是冷冷一笑,聂心道:“试过方知道!即使上当又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算计都是无用,谁是蠢蛋,一试便知。”

    “试试就试试喽,你不知道对方两个蠢蛋怎么称呼啊?”萧懿影似乎头又不晕了。

    “哼,昆仑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你二人怎么称呼?”

    “我啊,好说,我名···叫我小烦好了,烦呢就是烦人的烦,你们难道就没有感觉到我很烦人吗?就叫我小烦好了,这位美丽、尊贵,又气质绝佳的大美人呢就是我的师姐,人称···什么来着,师姐叫什么来着?”

    南宫心怡不由得一阵气结,横剑上前,“缥缈月影南宫心怡!”

    “咦,师姐说这么快干嘛,说这么快干嘛,说完就要动手了,干嘛这么着急,干嘛啊干嘛?”

    “我已经好了,无需在等!”南宫心怡脸上带杀。

    “你们两个一唱一和,罗里吧嗦,给我闭嘴!”剑痴田竹盈果然是被烦死了。

    剑痴田竹盈说完,顿时剑气纵横,与此同时刀狂聂心也是刀起刀气催,两者联手向着萧懿影和南宫心怡杀来。

    顿时刀光起,剑影舞,刀气荡,剑雨飘!

    刀光破地震神州,剑影撼天逐世变。双招并行末日劫,何处再得命一线?

    刀光狂,剑影柔,一刚一柔之间配的即为巧妙,昆仑刀剑合璧之术之精妙不愧武林一绝。

    相战十余回合,萧懿影和南宫心怡已落败势!

    “师妹,这两人刀剑配合有序,刚柔并济,攻防有度,若不打破两人联手,势难退敌!”南宫心怡向萧懿影传音道。

    “毒昧三千忏!”萧懿影娇喝一声毒阵开,顿时毒氛滚滚,遮天蔽日似是黑夜降临。

    与此同时毒氛遮掩之下,萧懿影手中银针乍现,却是···

    刺向自己丹田!

    “刺血八针第六针!”原来竟是萧懿影暗中施展出刺血八针,以八针刺入丹田周围穴道,激发潜能。

    不仅仅是萧懿影就是南宫心怡也使用了一种秘法名曰玉泉洗尘,也是以针刺穴,激发潜能,二人正是借助秘法之妙才得以对抗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萧懿影丹田第六针刺入,顿时功力又涨,毒氛翻涌,侵皮蚀脏,同时遮挡视线,目不视物。

    她小心控制毒阵,同时手中千幻流刃亮出,栖身上前,千幻流影隐藏在毒氛之中更显诡异。

    南宫心怡人称飘渺月影,行动间似是月影飘荡,飘渺无痕,再加上有毒阵的遮掩更是缥缈,剑出一道寒,剑收飘白霜。

    南宫心怡和萧懿影各自催动秘法,能否扭转战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