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心怡和萧懿影各自施展秘法,顿时两人伤势被秘法遮掩,并且功力还显著的提高,两人联手对战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书=-屋*0小-}说-+网)

    南宫心怡人称飘渺月影,行动间似是月影飘荡,飘渺无痕,再加上有毒阵的遮掩更是缥缈,剑出一道寒,剑收飘白霜。

    萧懿影毒阵发威,毒阵侵蚀对方功体,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服用明极乃是一等一的圣药,隐隐对毒素有着抵挡之功,否则早已落败。

    南宫心怡再度刺穴激功体,同时萧懿影丹田之上第七根银针**,顿时两人的功力再增一层。

    抬手间毁天之势造,落剑时灭地之姿显,南宫心怡化作一道飘渺月影穿梭在毒氛之内,剑过风云涌,一击硬撼刀狂聂心,竟是不败下风。

    萧懿影千幻流刃出手剑气诡异纵横,道道流影围绕在剑痴田竹盈身侧,不断的消磨着她的劲气。

    是一刀一剑的配合精妙,还是师姐妹之间的联手攻击搭配得当?

    毒阵困锁,剑气袭杀,即使服用明极又有何用?再者同是明极,不同体质的人服用的效果也是大不相同。

    困锁毒阵之中的时间久了,这明极就显出了不同的效果,刀狂聂心修习的是狂霸阳刚之气,正服了明极的药性,在毒阵之中倒也显得并不紧迫,但是剑痴田竹盈却是不能发挥明极药性,隐隐有着不敌之态。

    再加上萧懿影那喋喋不休的言语,让剑痴田竹盈心浮气躁,越是如此,越是难以抵挡毒氛入侵,又战十余个回合,剑痴田竹盈率先露出败势。

    好机会!

    “三峨霁雪!”

    南宫心怡强招一出,顿时漫天黑雪飘、紫雪荡,凌厉剑气骤然席卷。

    大峨两山相对开,小峨迤逦中峨来,三峨秀色甲天下,何须涉海寻蓬莱。世人只知三峨奇景秀色甲天下,谁又见过三峨霁雪一片白?

    白雪在毒阵之中沾染毒氛瞬间化成紫色、黑色,剑气化作的雪花携带毒氛席卷两人,顿时一举攻破两人的联手,与此同时剑痴田竹盈手上、脸上被雪花卷伤,顿时毒氛蔓延。

    剑痴田竹盈内力浑厚无匹,身上劲气翻涌,顿时阻止住了毒氛的蔓延,并将入体毒氛渐渐向着体外逼去。

    “看打!扎眼睛,扎屁股,扎左手,扎右腿,扎脚趾,扎你的小可爱····”

    萧懿影千幻流刃化作道道流光打响田竹盈,同时口中乱喊,有时却也是真的,竟是弄得田竹盈一时手忙脚乱。

    “花影针锋!”刹那间萧懿影又是娇喝一声,手一扬,却是····什么也没有。

    剑痴田竹盈一旋身躲闪之后才知上当,心中火起。

    “花影针锋!”又是一声娇喝,同时手一扬向着刀狂聂心。

    刀狂聂心此时对上南宫心怡,本来论起武功和内力上刀狂聂心都占据上风,奈何聂心施展的是刀剑合璧之术,如今合璧之势已破。战力大损,只是内力浑厚一力降十会,勉强还可以支持。

    萧懿影抬手欲打出一招“花影针锋”顿时吓得心中一惊,欲作躲闪,却不防南宫心怡一剑带寒袭杀而至。

    萧懿影虚招让对方分心,南宫心怡剑势犹如怒龙卷,剑意却似仙子断情怒。

    斩情决,斩情决,为情所伤,怒而斩情的心决,其中有着多大的怨恨,多大的悲伤,这怨恨、悲伤皆从南宫心怡的斩情决剑法之中一一体现。

    “西子无剑斩情柔,西子捧心!”顿时剑气涌动,一剑之威撼天动地,大地翻卷中一道人影已经被强势的剑气卷中。

    “夕阳刀破天!”狂霸的刀势起,一刀定寰宇,顿时翻涌的大地倒卷,一刀之威可破天地!

    另一方面萧懿影剑招诡谲,千幻流刃激荡的剑气化作一团花粉将剑痴田竹盈困住,剑气四面八方席卷,化解着剑痴田竹盈的攻势,同时其中道道百花剑气纵横切割,却是让剑痴田竹盈陷入险境。

    “还不死?乖乖的不要反抗,让本姑娘一剑结果了你,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人生啊,太多的痛苦,太多的难过,就好比现在你身中毒厄,又被本姑娘如此的压制,你说你这么辛苦的苦苦支撑干嘛,还不如早早结束这一切,早死早托生···”

    田竹盈早已是怒不可遏,剑势一卷,顿时强招出手。

    “银月剑破晓!”

    一剑出,浩荡剑气激荡,似是划破黎明前的最后一丝黑暗,月光、剑光已不可分,唯有一抹阴寒,一抹杀伐果断!

    千幻流影影流千幻,是真是幻,是幻是真?颗颗花粉状的剑气虽是攻击力不甚强大,奈何一点一消磨,一点一撞击,团团叠叠,层层包裹,剑痴田竹盈怒急而发一剑竟是被千幻流影剑气消磨殆尽。

    “废招,没用,还有什么手段快拿出来,在本姑娘面前一切招数都是没用的,你看你生气的样子太痛苦了,还是乖乖的让本姑娘结束你的痛苦多好,你啊,哎哎哎···你还打,还打,还打,我还手了啊,我还手了···”

    剑痴田竹盈已经快要气炸肺了,银牙咬碎,强提剑势,奈何却是突不破萧懿影的千幻流影。

    “花影针锋!”

    又来,剑痴田竹盈不得不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说不定哪一刻毒针就已临身。

    萧懿影手中真的有针,针上寒芒闪烁,只是在毒氛的遮掩之下若不可查。

    话语落,针已出手,萧懿影没有回身,没有回头,似是看也未看,扬手间八根银针绽开花朵,却是射向刀狂聂心。

    刀狂聂心心中狂意横生,势要将眼前女子斩于刀下,岂料数道银茫激射而来,落在眼中似是花开一瞬。

    花开花落,花影落,针已入体,八根银针仅有三根射入体内,但是这已经足够,因为其中这八根银针之中其中一根与其他七根不同,那根不同的银针弯弯曲曲,扭转不定,似是活物,竟是一枚走穴神针!

    这枚走穴神针才是萧懿影的杀手锏!何为走穴神针?其实就是一枚寻血针。

    寻血针一共八枚,本来萧懿影身上并无寻血针,当初她将寻血针打入萧云的体内,为萧云续命,也是为了到了关键时刻要了萧云的命。

    本来萧懿影是打算等萧云死后再将寻血针取出,奈何事发突然,萧懿影来不及取针,同时还有利用他为自己脱身。

    寻血针再现,又揭开萧懿影心中怎样的过去,又将把战局引向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