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萧懿影是打算等萧云死后再将寻血针取出,奈何事发突然,萧懿影来不及取针,同时还有利用他为自己脱身。

    当萧懿影见到萧云居然选择以死为自己开辟生路之时竟是大生感动之心,那一刻也只是在那一刻她的心中才将那豆芽菜一般的男子装在心间。

    萧懿影丢失寻血针,直到遇到南宫心怡,南宫心怡将八枚走穴神针交给萧懿影。

    走穴神针就是寻血针,只是用途不同罢了,当初百花道圣女南宫玉传给南宫心怡走穴神针乃是让她以此针行悬壶之事,奈何南宫心怡不喜行医却喜剑道,走穴神针留着无用,遇到萧懿影就将这八根走穴神针相赠,并将当初南宫玉留下来的走穴八十一针针法秘籍一并交于她。

    萧懿影对医术也深有研究,自然也不拒绝,而这次寻血针一入手即立下大功。

    刀狂聂心顿感异物入体,并且不受控制的在体内流转,当下封住穴位,将寻血针封困,同时也将其余两根银针逼出体外,但是银针之毒却是没有清除干净。

    刀狂聂心一招受挫,南宫心怡顿时举剑要杀,就在此时南宫心怡却是一阵的心悸,竟是此时真元反噬。

    玉泉洗尘秘法强提功力,本来南宫心怡就是受创之躯,又与刀狂聂心鏖战至今,如今已是强弩之末,伤势再难遏制,强提的真元汹涌反噬。

    “师姐!”

    萧懿影一见南宫心怡真元反噬,顿时知道难以再战,但是对方刀狂聂心虽受创但仍有一战之力,而剑痴田竹盈虽然被压制但却是未败,如今局面真的是不利,大大的不利。

    萧懿影扶住南宫心怡,同时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刀剑再次合璧,一击攻出,顿时四周烟云荡,毒氛毒阵一招扫除。

    “修罗刀无情·魔刹剑无心·刀剑划杀天地灭!”

    合招极招,联手悍招,一刀已非一刀,一剑也非是一剑,一刀一剑合为天地灭杀利器,狂卷袭杀。

    就在此时一道沛然劲气强势轰入,五彩的劲气席卷八方,荡摇山河,竟是一招破去刀剑合击。

    同时幽幽歌声传来,似是来自天籁,似是地涌而来。

    “昨夜江湖是非深似海,置身风尘的舞台,五湖四海的义气澎湃,用胆魄创造出未来。刀光剑影,展现着气概赴汤蹈火,未曾放在柔的心内。伤心仇恨情爱吞腹内,万般情绪谁了解?情啊,你若有感慨,等着柔前来,相识不是一种无奈,是一种期待。情啊,你若有思想陪我着柔同行,从今后迈开脚步,你我携手同在!”(来自网络,略有更改)

    歌声幽幽,吟吟唱婉,歌声中一个如烟似雾,一个柔如云,飘似纱身披五彩霞衣的的温婉少女婉婉而来!

    “什么人?”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与花弄鱼等人汇合一处,同时萧云、丰小依、萧懿影、南宫心怡等人也是汇合在一起,看着来人。

    来人步履款款,似是未到,眨眼间却是已到眼前,风吹彩衣摆,秀发随风扬,仙子临凡气不如,正是翠红楼头牌花魁柔姑娘。

    “江湖是非深似海,置身风尘的舞台,五湖四海的义气澎湃,用胆魄创造未来,刀光剑影,展现着气概赴汤蹈火,杀伐,太血腥,争夺太苦累,可否放下争端,一笑泯仇怨?”

    “呵。叽叽哇哇的唱的什么,不过还蛮好听的,杀伐的确太苦累,争夺的确让人苦,我早就劝说过他们了,但是他们不听啊,不信你问那暴龙女,我是不是说过?”

    萧懿影看着柔姑娘撇了撇嘴,又用眼睛瞟向剑痴田竹盈。

    剑痴萧竹盈早已气的不行,当即冷哼一声催剑来战柔姑娘。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速来修习的是刀剑合璧之功,单单一柄剑威力已经大打折扣,但是萧懿影的话让她心中怒气似是火烧,同时她见到剑痴刀狂聂心那直勾勾的看着柔姑娘的眼神,心中怒火更炙,难以自抑,拔剑来战柔姑娘。

    柔姑娘身上五彩霞光乍现,同时一把奇异的环刀在手,环刀回转荡起一道五彩匹练,剑痴萧竹盈一剑无功。

    柔姑娘收刀,微笑嫣然,“可以止战了。”

    “止战?怎么个止战法?我们这么辛苦才将他们逼入绝境,你一到我们就止战,你当你是谁,我若是不愿意呢?”萧懿影挺着高高的胸膛逼问柔姑娘。

    “我只不过是不想多造杀端,而且你们各个受伤,此外又有万人围困,今夜死人已至十万,可谓是血流成河,难道你们还要在其中填上一抹血彩不成?”

    萧云闻言大吃一惊,“十万?怎么会死这么多的人?”

    柔姑娘轻身慢转,“自由联盟八万众攻杀天道城,不慎被困,几乎全军覆没,天道盟也损失两万有余,这一战已死进十万人数,你等还在这里为了神兵你争我夺,难道还嫌死的人不够多吗?”

    萧云心中其中有异,当下与丰小依等人交流一番,眼下也不能再战,能化干戈最好不过。

    萧云道:“还请姑娘做主。”

    柔姑娘道:“这位姑娘以奇针、奇毒伤了对方,还请赐下解药。”

    “呵,你说给就给啊,我不给,偏不给,就是不给,给他们我又没有什么好处,不给,不给,不给,不给,就是不给,你能拿我怎着吧?”

    萧懿影说着叉着腰,捋了捋额前的一缕秀发,挺着高高的一对饱满向柔姑娘叫嚣着。

    “不知这位姑娘芳名?若是姑娘体内的银针不即使取出的话,全身精血逆流,到时候姑娘可是有的苦吃了。”

    萧懿影闻听顿时脸色一变,“你懂得刺血八针之法?”

    “略知一二而已,不知姑娘怎么也知道这刺血八针之法?”

    “呵,我娘的绝技,我这个做女儿的当然也会一点点喽,倒是你,我却不知道你是何人,怎么也知道这刺血八针之法?”

    “我亦是不知此法何来,不过确实知晓,姑娘赶快逼针吧,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柔姑娘出面一句话点破萧懿影所面临的的境况,可是此时强敌再侧,不即使将针逼出体外又将反噬功体,她到底该怎么办?